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六)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你先进柜子!”李延玺将柜门打开,拖着她往里面推,少女还在挣扎:“你先答应我再说。”

    “行!”他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少女这才咬着嘴唇坐了进去,一面叮嘱:“你可得说话算话啊。”

    “快进去吧!”废话那么多!他有些气愤的将柜子门关上,楼下百合听到动静,也朝楼上走来。

    之前那少女洗过澡,进来时将李延玺卧室的门开着,百合上来时,一眼就看到李延玺靠在了柜子边。

    “你怎么来了?”

    他虽然强作镇定,但是浑身紧绷,眼神游移着不敢与她对手,手还撑着柜子门,仿佛里面藏了什么东西一般。

    百合往他身后看了一眼,李延玺双手撑在柜子边沿,神情有些紧张的样子。

    “饿了吗?”

    她看得出来李延玺柜子中藏了什么东西,但看李延玺一副紧张的模样,她顿了顿,最终并没有问他藏了什么东西。

    地上还有几个湿漉漉的脚印,他一副才刚起来的样子,还穿着睡得皱巴巴的衣裳,一看就是昨天出去玩了之后回来倒头就睡的,赤着双脚。

    这屋里应该有其他人!是李延玺并不想让她看到的。

    她问了一句,李延玺本来紧绷着一口气,可听她开口,好像并没有发现自己房中异常的样子,他微微松了口气:

    “没有。”他脸颊肌肉还在微微抽搐,说完这话,便沉默了下去。

    以往她过来时,他总是躲着的,尤其是近日临近中考,今日竟难得会与她说话。

    百合心里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她顺着地板上的脚印看,这脚印延伸出来,直到卧室之外的卫生间里,那卫生间大门敞开着,透过透明的玻璃,依稀能看到里面挂着的粉红色的裙子。

    李延玺向来是独居,李母最近两年有了儿子之后,已经不再来这边了。

    他性格阴晴不定,据她观察,这两年时间中也并没有交女朋友,莫非是剧情中那个进入李延玺家中的姑娘已经出现了?

    剧情中那个住进他家里的姑娘什么时候出现的,原百合并不知道,她皱了皱眉,如果这个姑娘出现,那么她也就不准备再来李延玺家中了。

    原主的心愿只是想要保住他的性命,使他不要加入黒帮,死于帮派斗争之中。

    她之前进入任务,一直跟在李延玺身边偶尔过来照顾他,其实只是希望能将他拉回正轨,让他重新进入学校读书而已。

    可李延玺跟她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甚至这一年多以来进学校的时间更少了。开始李母还时常过来,可紧接着对他越来越失望,后面渐渐便不来了。

    如果剧情中住进了李延玺家中的姑娘已经出现,那她自然也不用再过来这边了。剧情里李延玺死的那一天她记得清楚,大不了到时救他一回,往后多看着他一些罢了。

    虽说这样的方法远比使他改正要复杂得多,但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了。

    她看了李延玺一眼,将头低了下来:

    “冰箱里我已经买了些蔬菜。”她微笑着,退着要往楼下走:“稍后你家的钥匙与水电气卡,我都会放在桌子上,你自己好好收起来,每个月初时记得交费就行了。”

    李延玺开始还因为她没有多问而松了口气,可听她这样一说,他渐渐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了。

    这几年来他家里的事儿都由百合一手包办,她对他远比李母对他更细致周到,以前不想见她又害怕见她。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成绩越来越差,周围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鄙夷而又害怕,只有她的目光从来没变。

    百合待他一直如同当年那般,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她面前时常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来。

    两人曾经拌嘴时他恼羞成怒也说过要让她将房门钥匙等交出来的话,可他没想到真有一天,不用他再说,她自己就要交出来。

    他其实已经习惯了她三不五时来这边,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李父死的这些年,她时常过来照顾他,为什么此时她就要走了?

    “你什么意思?”

    李延玺强忍了心中的慌乱,连柜子中藏着的少女都忘了,他走了两步想向百合走去:“干什么突然要把钥匙给我了?”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百合看,双手紧紧握成拳放在大腿两侧,强迫自己做出无所谓的模样来:“以前让你还都不还……”

    百合看了他一眼,少年此时靠在门边上。

    他长高了,平时她不过来时,他就只吃泡面等垃圾食品,身体很瘦,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风采。他眉眼阴柔,眼睛下方有些黑眼圈,但如此一来更增添他几分颓废的美感。他长得有些像日系漫画中的美少年,难怪会有女孩儿愿意住到他家里来。

    她低下头,作势整理自己的衣摆:

    “始终要还给你的,这可是你家里。”她转身下楼,李延玺眼中露出几分焦急之色来,他单脚有些烦燥的在地板上抖了抖,眼中露出几分阴鸷。

    百合想要抛弃他,就如同当初说着会永远爱他,哪怕结婚也会关心他的李母一般,这些人始终都会离开。

    他背脊紧紧的抵在门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支撑着他不坐到地上。

    开始他还强撑着不想下去,可是楼下的声响此时却越发清楚,他能清楚的听到她拉开了皮包拉链,放了什么东西的桌子上,如果他不下去,可能她真的会这么离开!

    若她一走,从此以后,他做他的社会垃圾小混混,她当她的乖乖女,她可以顺利考上重点高中,他知道她成绩不错,往后上个心仪的大学,毕业之后谈几场恋爱,最后结婚生子。而他则可能会加入某个帮派,若是走运混出个名堂来,若是不走运,恐怕会被人砍死在外面,都不一定会有人替他收尸的。

    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可心里一股钝钝的疼却又涌了上来。他想起许多个午后醒来,都是她在替他洗衣做饭,面对他的不争气,她总是温和劝说,就连他的母亲都坚持不了这几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