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李延玺想起了几年前站在窗边,扔了膏药给他抹脸,站在窗外看他的少女。

    事实上他都已经习惯了他家里三不五时有她的出现,可是她这一走,往后恐怕不会再来了吧?

    想到这里,他有些心慌,身体的反应比他的思绪更快。

    听到楼下开门声响起时,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就往楼下冲,茶几上放着钥匙与门卡以及水电气卡等,他赶紧打开门追了出去,百合已经出了院子,他张了张嘴:

    “……”可是却又不知道要该跟她说什么,叛逆的时间太久,他已经忘了要怎么去低头道歉,一个恍惚,百合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李延玺有些失魂落魄的重新将门关上,这是她第一次过来桌上没有摆着饭菜,甚至她连衣服都没有洗,平时过来时会劝他回学校念书,但今天什么都没说,他坐到茶几上,将百合留下的东西拿了起来,强迫自己冷静。

    不对劲儿,她突然这么反常,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一冷静下来,他首先就发现了许多不对劲儿的地方。

    门口歪歪斜斜的摆放着一双女鞋,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抓了卡片与钥匙便上楼,他试着站在刚刚百合曾站过的地方,一眼就将自己的卧室看到了。

    他曾靠着的柜门,木地板上有几个湿漉漉的脚印,从房间一直延续到外头的浴室。

    浴室的玻璃上倒映出一条粉红色的裙子印来,他一下子有些发蒙。

    想起刚刚自己本能不想让百合发现那个莫名出现的少女,但是她那么聪明,肯定是已经发现了却没有说出来。

    她是不是误会了?是不是以为他真带了女人回家,以后不会再过来他这边,不会再理睬他?

    李延玺脸色一下子惨白,他紧紧抓着楼梯扶手,心里沉甸甸的。

    都怪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他心里涌出几分怒火,想也不想的便回房,柜子门还关着,可是却夹了一个衣角,他一把将柜门打开,里面躲进去穿着他衬衣的少女此时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袋零食正在吃:

    “好了没有,还要我躲多久,她走了吗……”

    那一个‘走’字一下子就将原本就暴怒的李延玺怒火点燃,他动作有些粗鲁的一把伸手揪住少女的衬衣,想将她拖出来。

    少女被他抓住衣裳,将手里的零食一扔,里面的垃圾倒得柜子满是了,才放声尖叫:

    “啊……你要干什么啊?”

    她身上穿着的衬衣原本就是李延玺的,本来就偏大,这会儿被他一扯,简直就要走光了。她伸手想要挠他手臂,李延玺很快将衣服放开,一把拽了她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拖着她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的便拉出柜子。

    开始少女还想坚持着躲在柜子里不出来,可是头发被抓住,头皮简直都像是要被他生生扯掉了一般,她抬起头,看到他阴沉沉的脸,那神情像是要吃人一般,少女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时李延玺已经将她拽出了柜子。

    里面叠得整齐的衣服也因为两人的动作被全部滚落了出来,少女被他扔到一堆衣服上,眼圈都有些发红。

    “你干什么?”

    刚刚他的动作粗暴又用力,将她头发都拽掉了几根,身上也因为他的举动而撞疼了好几块地方。她拼命的伸手揉着身体,一面就道:

    “你女朋友走了,关我什么事?”

    少女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事儿,李延玺心里便如火烧似的,他恶狠狠的盯着少女看,一把拽了她的头发,迫使她将头抬了起来。

    他这几年跟着几个不良少年混,本来就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人,此时表情森然: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怎么跟我来到家里的,现在你马上给我滚,不然你就不要想走了!”

    “你弄疼我了!”少女挣扎了两下,他恶狠狠的推了少女的脑袋一把,态度有些恶劣:

    “滚!”

    “我不走!”少女眼圈通红,看他目光往窗外看,吸了吸鼻子,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你自己答应我留下来的,你说话不算话。”

    “你不走是吧?”刚刚还暴怒异常的少年,一下子便冷静下来,问了少女一句。

    少女心中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看他的样子也觉得有些害怕,但是想到自己无处可去,再加上李延玺对她态度恶劣,也不知为了争一口气还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她咬了咬牙:

    “对!我不走!”

    本来以为下一刻李延玺必定会暴跳如雷大吼大叫的,可没想到他竟然一把抓起少女胳膊,将她拖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放开!”她吓了一跳,伸手去抓他手腕,想将他手指头掰开,可男女体力先天就有差距,她抓了李延玺几把,不止没将他手抓开,反倒将他惹火,使他有些火大的抬腿,‘嘭’的一声便踹到了她背上。

    “啊……”她被踹倒在地,显然是没想到长相阴柔美貌的李延玺会动脚踹她,太过吃惊了,倒是连疼痛都感觉得没有那么清楚。

    下一刻她被李延玺将双臂反剪到背后,推着她就往窗边走。

    “疼,好疼……”他的房间不小,外面原本有个阳台,但在装修时便将阳台与房间打通,而做成了落地玻璃的模样。

    她的身体被李延玺压到了阳台栏杆上,一张脸紧贴着玻璃,他甚至开始推窗。

    “你干什么?”少女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图,吓得拼命的挣扎大叫:“放开我,放开我……”

    李延玺不为所动,一把抓起她就要往窗外扔。

    刚刚还挣扎着想从他手中逃跑的少女一下子便被吓疯了,反手拼命想将他手抓住,吓得浑身哆嗦。

    他房间虽然只在三楼,可是从上往下看也是很高了,尤其是她又被李延玺以面朝下的方式往下推,若是推了下去,哪怕摔不死也得受伤。

    “不要,不要……”少女吓得拼命尖叫,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李延玺动作一顿,冷笑了一声:“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是要自己滚,还是我送你一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