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八)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他要将人推到楼下,这样伤人的事情,他语气却异常的平静。

    少女终于忍耐不住,放声大哭:“我自己走,自己走!”

    她边哭边喊边哀求:“是真的,我自己走,我自己走,我马上走。”她话音一落,李延玺才将手臂一松,她原本被按在玻璃上的身体才‘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手抓着栏杆拼命发抖。

    这一落了地脱离了危险,她浑身抖得十分厉害,一时间坐在地上双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

    她自己还没意识到她春光外泄了,刚刚她洗了澡,只穿了一件李延玺的衬衣,此时下半身是空荡荡的,这会儿露出了她只穿着内裤的修长白嫩大腿,李延玺看一眼,便厌恶的转开。

    “你这个疯子,疯子……”她边哭边骂,李延玺却只是冷冷盯着她看:

    “滚!”

    “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少女崩溃一般的大喊,自己刚刚才差点儿被他摔下楼了,这会儿他就让自己滚,她发疯一般的捶地,透过朦胧的泪眼却见他神情又阴沉了下去,仿佛又要动手的样子,少女吓得一个激灵,也不敢再留下来,突然起身便往楼下跑。

    李延玺跟在她身后,看她哭着打开门跑了,才有些厌烦的将门锁上了。

    刚刚那一刻他其实并不是吓唬她的,而是真想将她从楼上推下去。

    他时常打架惹事儿,伤了人最多赔钱。

    现在他的母亲嫁了人,最害怕伤了她名声,别说他将人推下楼摔伤,哪怕就是摔死了,他母亲也会将这一切办得妥当,免得连累她的。

    至于他的名声,他原本是不在意的,可是他并不想将这件事情闹大了,他在抓着那少女按在栏杆上的一刹那,心里想的是,如果那少女受伤引来救护车,事情闹大了,哪怕以后百合会理睬他,她的父母会不会也不准她再跟自己来往了?

    就是这样一个念头,他不由自主的松了手。

    李延玺有些颓废的坐在沙发上,伸手揉着脑袋,昨天喝酒喝太多,本来就有宿醉,醒来又经历了这些事,他头疼欲裂,想起刚刚百合离开,他越发心烦意乱,有些烦燥的伸手将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了。

    ‘叮叮当当’的响声中,他沉默了半晌,才倒在了沙发上。

    本来没睡好,头又疼,可心里装着事儿,却怎么也睡不着。

    这个家里自从少了父母之后,就变得冷冷清清的,他不喜欢呆在家中。

    父亲刚去世,母亲改嫁时,他最害怕回到家里时,家中只剩了自己一个人,所以头两年,他最喜欢带人回到家中。

    每当一群人在家里吵吵闹闹的时候,他会有种自己不再是一个人的感觉。

    可随着年纪的增涨,他开始又觉得人太多了不喜欢,渐渐的也就不再带人回家了。

    平时百合倒是总会过来,她并不住校,每隔两三天她总会来一次,尤其是周末几乎每天都会过来呆上半天,现在她一走,李延玺顿时就觉得家中安静得有些可怕了。

    他想起百合平时过来会将电视打开,屋里会显得热闹很多,他拿摇控板打开了电视,屋里响起了声音,可还是驱不散他心中的阴霾。

    李延玺将摇控板一扔,抓了一把头发便出了门。

    百合的家与他的家比邻而居,三楼她房间的窗紧闭着。

    他站在楼下偷偷摸摸的看,心中有些气闷。

    这会儿搅得自己睡不着吃不下,她拍拍屁股就走了。

    出现在他房间中的女人其实他也不知道是谁,有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凭什么她说要走就走人?

    想到这里,李延玺精神一振。那时他总赶她走,可赶了好几年,她却总是赶不走,让她将钥匙交出来,她也从来没有交出来过,那时她也没听自己的话,凭什么如今自己要听她的,她说不来就不来,说要将钥匙还回就还回?简直不讲道理!

    他有些欣喜的跳了起来,恨不能立即叫她出来将这个问题跟她说清楚。

    楼下的房门紧闭着,今日周末,百父百母极有可能也在家里。

    如果他一大声喊叫,虽然有可能将百合叫出来,但也有可能会将她父母也引出来。他这几年虽然没跟百家的父母打交道,但李延玺却知道附近的老邻居现在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警惕与不喜,他知道如果叫了百合惊动了她父母,说不定她父母会阻止她跟自己来往的。

    李延玺看了看那根他自己曾爬过的管道,虽然没什么机会爬到她窗外,但这种事儿也不是没干过的,只是这会儿大白天的,他要爬上去比直接叫她还要惹眼,不如晚上再来!

    还没出门,他就接到了周任的电话。

    这是从他当初‘混’社会时起,就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弟,李延玺不耐烦的将电话接了起来,电话那端周任大声的道:

    “老大,你怎么还不来?”

    他满头的雾水:“去哪?”

    “昨天你不是跟王老大约好,今日跟他一决胜负吗?”周任一听他问话,有些意外的大喊。

    李延玺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王老大的身影。

    这个人比他大十来岁,是常年混九龙街那一块的,手下也有几个小弟,最近正想加入青龙帮。像李延玺几个人只是崇拜黒社会,但是毕竟因为年纪小的关系,人家根本不一定会看上他们,可是这个王老大不同,他二十多岁,又据说‘混江湖’好多年了,想要加入真正的黒社会是极有可能成功的。

    昨天青龙帮的老大生日,在夏威夷酒吧庆祝生日,他也去了。

    不过青龙帮的人根本没人理睬他们,他多喝了几杯酒,后面人事不省,干了什么根本不记得了。

    “……”也不知道怎么会跟王老大约好跟他一决胜负,李延玺脑袋都要炸了。

    “昨天啊,昨天王老大看上了夏威夷酒吧里卖唱的小妞,结果那小妞当时就跑到你那去了,非说跟你在交往。”

    周任话还没说完,李延玺就已经暴跳如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