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九)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后面的话,周任不用说了李延玺也猜得出来。

    那混社会的王老大看中了卖唱的小妞,昨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是在青龙帮的老大面前,那卖唱的姑娘说是他女朋友,可想而知当时的王老大肯定是下不来台。

    哪怕是事后自己再找他赔礼道歉,为了挣回面子,王老大也不见得会答应。

    这一次自己可算是被人阴了,听周任说自己还跟那个王老大约好了要决斗。

    李延玺脸色铁青,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今日那个呆在他家里,直到百合来了也赖着不走的女孩儿。

    “那卖唱的女人长什么模样,几岁了?”

    他这会儿手紧紧抓着手机,简直要将手机捏碎了。电话另一端的周任听着他语气有些不大对劲儿,不由吓了一跳:“大约十七八岁吧,长得还挺可爱。”

    事实上周任等人当时还在奇怪,李延玺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老女人’,可当时那卖唱的小妞说得言之凿凿的,对于几个孩子来说,能有个女朋友跟在身边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再加上哪怕这女孩儿不是李延玺女朋友,也应该跟他有关系,要不她怎么别人不找,偏偏就找上李延玺了呢?

    “卧槽!”李延玺嘴里诅咒了一声,恶狠狠的就道:“我根本不认识她是谁!”这个女人不止是给他惹来了麻烦,今天还将百合也气走了,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被她缠上,早知道昨天不要学着人家去酒吧里喝酒了!

    想到这里,李延玺心中有些不快:

    “昨天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你不解释解释?”

    周任既然今天打了电话来告诉他,就证明他肯定是知道这事儿的,平日大家一起出去玩耍喝酒,哪样不是他出钱?

    现在自己惹了麻烦,这些兄弟们却一个个的视而不见。

    “嘿嘿……”周任干笑了两声,哪里好意思说昨天那王老大都没泡上的妞儿却看上了自己的老大,尤其是当着青龙帮的人面前,几个人都觉得倍有面子,又哪儿会去揭穿?

    不过此时听李延玺语气不对劲儿,他自然是不敢这样说的,就吱唔着解释道:

    “兄弟们不是看着,那姑娘坐在老大你腿上时,你没把她推开吗?”

    “昨天那是我喝醉了。”他那时早就喝得断了片儿,连自己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又哪儿记得这女孩儿干了什么。

    “那,那你还来不来?”

    周任也不敢再说,只问了一句:“老大,你还要在道上混,若是这一回不来,以后可没人能看得起我们了。”

    李延玺听到这儿,神色便阴冷了下来。

    以往他混社会,最开始是觉得好玩儿,到了后来是李母看他不上,总认为他不务正业不成大器,曾几次不耐烦的说他迟早有一天再这样,会被人砍死在街上。

    那时的他只是不服气,觉得自己就是混也能混出一个名堂来。

    此时周任的话,却让他有些不爽快了。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这样威胁强迫,反正混着也没什么意思,这几年他自己虽然没有玩过嫖赌毒,但看人家玩的也不少,以前觉得混着倒也可以,如今要是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理由就不能再混了,李延玺哼了一声,哪里不知道周任等人昨天这样,摆明了就是不关他们的事,也压根没想过要管自己。

    “喂……”电话里周任没听到他说话,招呼了几声,李延玺直接将电话一挂。

    今天原本很好的心情,被周任一搅,自然便差了。

    窗外传来‘叩叩’的响声,百合此时正坐在书桌前做着练习题,听到响声时,开始她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直到窗帘拉开,李延玺正抓着窗台,示意她开窗时,她才犹豫了一下,将窗户打了开来。

    “你怎么来了?”

    她没想到事隔几年以后,当初那个爬过她窗的少年又一次会再爬上来。

    这几年的时间他对自己一直不大耐烦,也数次曾要她交出钥匙来,百合今日看到他屋里的裙子,猜到是原剧情中曾住在他家的女孩儿出现,以为自己将钥匙门卡交还给他,依他性格应该不大可能会再跟自己有什么交集了。

    本来她以为自己以后多费些功夫注意他的安全便成,没想到他自己会找上门来。

    他从窗外爬了进来,眼睛也不敢看她,只是顺手将窗关上之后,才目光游移:

    “你平时也能来我家,我为什么不能来你家?”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

    原本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其实只是想要来将房卡钥匙交给她,让她仍然跟以前一样,可是他性格高傲惯了,此时说完才担忧百合赶他出去。

    好在百合早知他性格,并没有跟他一般计较。

    书桌前摊着练习题,这样的情景跟两年前他爬百合的时一模一样。

    可惜那时候他还勉强能看得懂的题目,如今看来却像是天书一般,半点儿不懂了。

    “你……”他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觉得自己和百合的差距有这样大的,几乎是刹那间,他心里便生出几分退意来。

    “还有几天中考?”

    李延玺硬着头皮说了一句,又翻了翻她练习册,前面她已经写好了答案,字体工整清秀,跟她这个人的性格一般。

    他已经许久没有回学校了,老师恐怕都要放弃他了,只是碍于义务教育,他又没惹出什么大祸,所以没把他开除了而已。

    但混的时间多了,他甚至连如今还有几月中考都记不清了。

    “还有两个月。”百合将练习册合拢,又拉开椅子让他坐下,抬头就盯着他看:“你怎么会过来?”

    她已经问了第二次,李延玺犹豫了一下,将头别开:“你今天怎么说来就来,就走就走了?”说到这儿,他有些生气:“还把钥匙水电卡也交了出来。”他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般,有些委屈又有些伤心的盯着她看:“我是要来问原因的。”

    百合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个答案,说实话,李延玺会来真是有些出乎了她意料之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