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本来还以为这次任务要另外想办法了,可没想到李延玺又来了,让她的这一次任务又生出几分希望来。她想了想,选择实话实说:

    “我没想到你家里会有女孩子出现。”她双手交握着,搁在大腿上:“你也知道,如果你有女朋友了,那么我再过去,她肯定是会误会的,所以我才会将这些东西交还给你。”

    “我……”李延玺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果然是误会了。

    想到那个少女被误认为是他女朋友,他心里有些不快,原本想说自己并没有女朋友,但不知怎么的,他就想到了今天早上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少女曾在百合出现时问他是不是女朋友来了。

    那时的他可不像现在一样急于要反驳的,反倒是催着少女快躲进柜子中。

    此时想来,少女在提到百合是他女朋友时,他不止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儿,反倒是感觉天经地义一般。害怕被她发现自己屋里的踪影,就如同害怕被她抓了奸。

    他顿了片刻,眼光闪了闪:“她不是我女朋友。”

    “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

    说着,他从怀中又掏出了钥匙和水电气卡来,一把塞进她手中,一副非要她拿下的模样:“更何况你不是喜欢我吗?”他说着,站起了身来,脸上强作镇定,脸颊却隐隐发烫:

    “以后我就让你喜欢好了。”

    他以前没想过,可今日百合说的话却是将他点醒了。

    如果以后自己有女朋友,她说不定哪天就真的不会再去他家了。

    目前来说,他对于女生并没有什么兴趣。在他看来,百合这么多年时常来他家,给他洗衣做饭的,这肯定就是喜欢他。

    也正好他对她也不讨厌,虽然她时常念叨着让自己去念书,可目前为止,他确实是不想要她跟自己分开,那么他就让她喜欢,她成为自己的女朋友以后,也不用担忧有其他女人出现之后,她就再也不来自己家了。

    说完这话,李延玺连百合的脸也不敢看,赶紧走到窗边,将窗子一拉,他爬出了窗外,顺着水管往下滑。

    百合出来时,他已经落了地,笑得一脸得意的模样冲她挥手呢。

    她倒没想到李延玺会跟她说这样的话,可百合转念一想,他误会了也好。

    以前两人没什么关系时,劝他念他总不听,既然以后是他女朋友,说他总归要听了吧?

    反正两人现在年纪还小,大不了往后再分开就是,只要能把他拉回来,不让他去混社会,以后被人砍死在路边,那么她这一次任务就算完了。

    从这一天之后,李延玺也不再出门乱晃了,发生了王老大要找他决斗的事儿,他混着也没什么意思,他想起那天在百合家中看到的厚厚练习册,也想过要去图书馆买回来重新温习功课。

    但因为前两年疏忽的太多,许多题他已经不太会了。

    不过既然都决定了要跟百合在一起,他也不能差她太多。那时他说的话听起来随便,但他心里还是很认真的,他开始收了心认真读书,只是哪怕他再聪明,这两年失去的时间又哪儿是能说收回便收回的。

    中考成绩他考得并不好,而百合则考上了城里重点的高中,他不想要留下来复读一年,也并不想要跟百合分开。

    这几年的时间里,他头一次不是因为惹了祸而打电话给李母。

    电话那一端李母听明白了他的来意之后,愤愤然的道:

    “你既然都不爱读书,为什么还要去上什么学?你早早的跟着别人鬼混就好了啊?”李母心里对于这个儿子已经十分失望了,从当初丈夫死了之后她改嫁起,开始还对于李延玺有几分愧疚之心,可时间一长,这个儿子总让她丢脸,她又有了新的家庭,那份愧疚便早已变成怨恨了。

    此时听到儿子让她想办法,能让他去读重点高中,李母不耐烦的就道:

    “你还想要让我给你收拾几回烂摊子,你还想要祸害多少人?”

    天底下再嫁的女人不是没有,就唯有她过得最差。

    李延玺紧握着电话,听到她满满的嫌弃,神色阴沉:“这次事情办完,以后我不会再找你,哪怕是我被人打死在街上,也肯定不会再给你打电话了。”

    最终李母仍是答应了,他被安排在重点高中里跟百合同一个班,如今他已经真正是除了拥有这个空荡荡的家,以及一些钱,就只得百合一个人了。

    拿了通知单后,他还来不及跟百合说这个消息,百合还没回家,她的父母高兴的在城中摆了几桌宴请亲戚朋友们。

    他还在家里拿着书本复习,虽然上了高中,可是初中很多知识他都不会,如果没有把基础打好,哪怕就是上了高中成绩也起不来。

    屋里开着空调,他拿了初二的数学书正在看,外头却传来叫喊声。

    开始李延玺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一般情况下,附近的人都视他为毒瘤一般,并不怎么跟他往来,除了百合之外。而百合手里有自己家里的钥匙,她要来肯定是会自己开门进来的。

    可是没一会儿,外头喊叫声越来越大了,并且好像这喊叫的声音正站在自己院子里。

    他站起身来将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多月前险些被他从三楼房间里丢下去的少女,此时提着一个口袋,笑嘻嘻的盯着他看。

    “嗨!怎么叫半天都不开门。”她一来就想往房间里钻,李延玺一把将门堵住,脸色有些不快:

    “你来干什么?”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一个多月前百合还险些不理睬他了。

    此时再看到这个女人时,李延玺一点儿好脸色都没有。

    少女皱了皱鼻子:“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都没生你差点儿把我从楼上丢下去的气,你反倒跟我发起脾气来了,行了啊你。”

    她说完,歪了脑袋仰头盯着李延玺看,一边把手里提着的袋子举了起来:“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顺便将你的衣服也还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