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十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扔了。”李延玺冷冷盯了她一眼,顺手就要将门甩上。

    “扔了?”少女速度极快的伸手挡在了门中间,那厚厚的防盗门被大力甩过来时,正好将她手臂夹住,她疼得娇呼了一声:“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都没扔你衣服,反倒还将你的衣服洗干净送来了,你为什么要扔我的?”

    “你是不是想找死啊?”这个少女纠缠不休,实在是很烦人,李延玺想起了当初周任的话,眼睛眯了眯:“当初是不是王老大看中了你,你给我惹了麻烦?”

    少女听到这话,便‘嘻嘻’一笑:

    “我也不是故意的。”她吐了吐舌头,她在酒吧里卖唱,可是总有一些男人会来骚扰她,那天什么青龙帮的老大生日,结果来了一堆混混,她在唱歌时,有个满脸痘痘的男人就非指明要她去喝酒,她已经说了自己已经喝不下,还要逼她去喝,万般无奈之下,她看来看去,一眼就看中李延玺了。

    在一堆猥里猥琐的混混中,他看起来是长得最好看的,当时他已经醉得好像没什么意识了,所以她就跑了过去,指着李延玺说是她男朋友,当着青龙帮老大的面,那王老大哪怕就是觉得丢了面子,可是为了不在青龙帮老大面前闹事儿,打搅了他生日,所以像少女想的一般,他强忍了下来,反倒跟李延玺约了什么决斗之约。

    “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女说完,又笑道:“我叫方起旋,你叫我方方就好了,我知道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不过呢大恩不言谢,所以等到小恩的时候我再谢吧!”

    “要不……”她眼珠转了转:“你让我住你家,这个小恩呢,我再谢你吧?”

    李延玺看她拍着胸口笑得一脸狡黠娇俏的样子,此时心里不止没有半点儿心动,却是不由自主的涌出怒火来。

    他沉默了片刻,勾着嘴角舔了舔嘴唇,拳头一握往四周看了看,现在夜黑风高,打她一顿将她扔出去,也没有谁能看得见。

    少女看到他这模样,脸上露出警惕之色:“你要干什么?”

    “不过就是假装你是男友,你又没吃亏……”方起旋撇了撇嘴,她越是这样说,李延玺心中越是厌烦,他可没有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打女人的规矩,抓起她手里的袋子往她头上一套,顺手一巴掌就往她脑袋上打去了。

    她被打得一个踉跄,整个人都蒙了,回过神来要跑,李延玺正要追,百合却站在了院门外,正要拿了钥匙开门,看到院子里的情景,一下子就惊呆了。

    “你真不要脸,居然打人!”方起旋又羞又恼,刚刚李延玺的巴掌她躲得快,不过头顶却仍是被拍到了,自己好心好意来给他送衣服,没想到他竟然打人。

    院门打开的声音传来时,她停下了脚步,转头去看,就见百合已经打开了门进来了,回头又看李延玺,他停了下来,瞪着自己的神色仿佛自己死定了一般。

    “回家了?”

    李延玺看到百合的一刹那就心里暗叫糟,其实他什么也没做,可此时却本能的有些心虚了起来,看到百合手上还提着袋子,赶紧就去接。

    刚刚被打过,脖子上还套着袋子的方起旋一看这情景,顿时心里就不舒服了。她跟李延玺也算见了两次面,可每次李延玺见她都没个好脸色,不是打就是骂的,对眼前这个女人却这么体贴。

    她心中不快,脸上也露出不爽之色,听到百合问:“这是谁?”,眼珠一转便道:

    “我呀,可是跟他关系不一般。”她抿了抿嘴角,将脖子上的袋子取了下来,李延玺看她的眼神像要吃人一般,她却拿出里面的衬衣在百合面前晃了晃:

    “看到没有?这是我穿过的他的衣裳,你说我是谁?”

    “你闭嘴。”李延玺这会儿真想打死她了,转头看着百合,认真道:“我还没满十八岁,如果打死她我要关几年?”

    方起旋听他这么一问,吓了一跳,脸色都微微变了,本能的后退了两步。

    百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伸手拍了李延玺胳膊一下:

    “不要胡说。”

    “你是谁啊?怎么进来的?”百合其实心里已经知道眼前这个脸色通红,有些狼狈的女孩儿估计就是剧情中不知何时住进李延玺家中的少女了。

    明显自己刚刚进来时,李延玺就在追着她打,不可能是她所说的有什么暧/昧关系,刚刚她这样说,估计就是想引自己和李延玺吵架罢了。

    “谁知道她怎么进来的。”李延玺一肚子的火,这个死不要脸的女人不知道怎么进来,之前自己一看到她就发火,这会儿经百合一提醒才想起来:

    “你怎么进来的?”

    方起旋听了这话,眼珠左右游移,抿着嘴唇就是不出声。

    眼看李延玺又要发火,百合伸手将他拉住,盯着方起旋看了两眼:“我劝你老实说,阿玺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你不说话我就要报警抓你了。”

    李延玺一拍脑袋,自己刚刚怎么没想到这个?他有些高兴的要进屋:“我去打电话。”

    “你叫阿玺?”

    少女却问了一句,等到看一边的百合皱着眉头时,才鼓了脸:“我走就是了。”

    如果事情闹大了,引了警察,肯定是会惊动她妈妈的。她脸上这才露出害怕之色,将手里袋子提住,跺了跺脚,转身跑了。

    百合之前进来时院门还没锁上,少女的身影出了院子之后,很快在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李延玺赶紧将门关上,这才脸上露出笑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吃完了我就走了。”她考上了重点高中,百父百母今天约了亲戚朋友吃饭,她吃到一半就说自己要去图书馆。

    女儿这么争气,如今考上了好学校也如此自觉,百合父母自然高兴的,今天跟朋友约了要打牌,晚上都不会回来。

    她走时还在饭店打了包带回来:“你吃饭了吗?”

    他根本没吃,本来准备等会儿泡面吃,这会儿百合为他提了饭菜回来倒是正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