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十二)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百合一来,他连作业也不想做了,百合问了他几句有没有不懂的地方,他倒是聪明,只是以前没把这股聪明劲儿用在读书上,如今一收了心,倒是将初中时的课程补了不少回来。

    看百合脸上的笑意,李延玺却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儿。

    也不知道她是不在意那个女孩儿,对自己十分信任,还是对于这种情况并不担忧。她不问了,他心里反倒像是梗着一根刺,吃饭时也欲言又止,百合看他作业时一抬头就看到了他有些纠结的脸色。

    “怎么了?”她这话一问出口,李延玺就将头低了下去:“没事。”他想了想,开口解释:“刚刚那个女的,我不认识她是谁。”

    “嗯。”百合应了一声,李延玺心里有些不舒服了,原本饿得慌,手里端着的饭也觉得不那么可口了,他索性将碗一放:

    “嗯是什么意思?”

    百合抬头看他,他已经有些生气了,从他说过允许自己喜欢他后,他不再出去乱晃,也很少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发脾气,一个多月来倒是难得有些发火了。

    “怎么了?”

    百合将作业一放,盯着他看。

    他喜欢这种被人全心全意盯着的感觉,仿佛百合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个人一般,他有些想笑,却又极力强忍,故意作出生气的模样来:

    “你不问问她是谁?”

    这话一说出口,百合才知道他是在气什么。

    “管她是谁,反正你又不喜欢她。”百合说到这儿,倒是心里一动。

    不知是不是这一次剧情发生了改变,所以李延玺极为讨厌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姑娘,甚至刚刚还追着她打呢,一点儿不像是对她有好感的样子。

    “那倒也是。”李延玺被这样一说,有些高兴了:“我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如果下次她再胡说八道,你不要相信就是了。”

    百合点了点头,李延玺吃了饭,看百合将碗筷拿到厨房里,茶几上乱糟糟的,他将作业本收了起来,转头看到厨房里百合在开水洗碗。

    家里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人,他心里也不像以前再感到孤独。

    倒是他自已以前想错了,以为交些狐朋狗友就能找到爸爸在世时家里的感觉,可是混了这么多年,此时才发现,哪怕不出门,也不用干什么以前在他眼里看来是十分酷的事儿,就这样坐着收拾一下桌子,那种感觉也是好得很。

    饭后李延玺要看电视,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呆在家中看看电视了,电视里正巧开的是电影频道,里面放的是一个恐怖片,电影的特效做得真实,那音乐也是有些阴森,他心里想百合说不定看到这电影是有些害怕的。

    谁料到最后他自己倒有些后背发麻,百合却像没事儿人似的。

    两人看电影时,那电影已经放了一半,等到看完已经是十点多了,百合要回去,李延玺却坐在沙发上,眼巴巴望着她,一副像是被抛弃的狗的样子。

    反正百父百母今晚说了不回来,她原本站起了身又坐回去,李延玺一看她的动作,心里一喜,连忙从下面的dvd格子里翻出一张港片光碟,放进dvd机器里。

    早晨李延玺醒来时,百合还躺在沙发上,昨晚看电视看到凌晨,说是看电视,其实大部份的时间他都是在偷瞄百合,看她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倒是以前没觉得她有这么好看的。

    百合是在李延玺家里吃了早餐才走的,百父百母还没回来,这个暑期因为女儿考上了重点高中,平时又十分乖巧听话的缘故,百父百母以前又曾打过招呼让她不要再去李延玺家,所以两人竟然丝毫没有防备过女儿会三不五时的仍往李家里走。

    两个月的假期很快过去了,李延玺趁着假期的这两个月,将初三的课程也复习完了。

    高中是在省城里,得提前两天出门,百合说到了省城之后可以逛一逛熟悉环境。

    要换环境了,李延玺倒觉得有些舍不得了。这里他住了十几年,虽然曾经讨厌过这个家,并不想回来,可如今真要走了倒舍不得了。

    他从冰箱里拿了两瓶汽水到三楼的露台,楼下草丛中蛐蛐不停发出鸣叫,他望着对面楼百合的房间方向,希望两人心有灵犀,她能感应到自己的想法赶紧打开窗子出来。

    可惜百合没感受到他的希望,倒是被蚊子叮咬得够呛。

    夜里凉风送爽,他坐了半天,正要下楼,却发现楼下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在自己院子外走动。

    看样子像是个女人,不过看不清脸庞。这女人穿着青色的连衣裙,夜色中险些没把她注意到了。

    她背着一个包,这会儿蹲在自己大门前也不知道干什么。

    李延玺站了起来,皱着眉头正想要回房取个望远镜出来,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搞什么鬼。

    只是他还没回房,那女人却已经从包里抽出一张纸来,将纸放在墙上,好像是拿笔在写什么,下一刻她将纸折成了飞机,在嘴里哈了两下,直接朝这边飞了过来。

    那纸飞机直接飞过院子,李延玺看到直接落到了二楼的窗台上。楼下的少女又开始抽纸写,他忍不住下楼进了那纸飞机落下的房间,打开窗户一看,果然就摸到了纸飞机,将纸摊开之后一看,上面写着‘猪头大混蛋’,旁边还画了一个猪的头像。

    他狠狠将纸揉成一团,下了楼将门打开,外头好像听到了屋里的动静,那少女一下子抓着包站了起来。

    李延玺将外头院门外的灯一打开,少女就像是一个惊弓之鸟般,跳起来就跑了。

    院子里已经落了好几架纸飞机,李延玺诅咒了两声打开院门,那少女边跑边转头冲他吐舌头,不是方起旋又是谁?

    他恶狠狠的将手里的纸团一扔,看少女的身影在街的转角不见了,才恨恨的将院门锁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