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十六)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你先回去。”楼下百合原本还想收拾厨房客厅的,李延玺下来便先冲她摇了摇头。

    如果可以,他其实也希望百合今天能就在这边陪他,可是现在房间里乱成这样,并且他也不是第一次跟警察打交道,也知道今晚这事儿恐怕一时半会儿完不了。

    百合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百父百母其实已经睡下了,没想到她会突然回来,倒是有些惊喜,百合随意找了个借口圆过去。

    兴许是女儿平时太乖巧了,百父也没想到其他的,倒是百母一面替女儿端来热好的饭菜,一边就道:

    “隔壁的李延玺交了女朋友。”百母这话一说出口,百合就吓了一跳,还以为父母已经知道了自己跟李延玺的事儿,没想到百母又道:

    “就是隔壁住的那女孩子,听说是姓方的,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小小年纪不读书,净在外面瞎混。”

    说到这个,百父也是一肚子怨气:“这女孩子晚上不睡觉,净折腾,白天睡到下午才起来。”

    “以前还觉得李延玺在外面混着不安生。”百母摇了摇头,那时她还觉得隔壁住了李延玺这样一个邻居不好,就怕哪天他在外被人砍死,连带着大家都害怕这里治安乱,天天盼着他赶紧走。

    没想到他倒真走了,结果却搬来一个更要命的。

    “晚上那歌开得大得很,吵得周围邻居都睡不好,已经投诉了好多次了。这个月警察已经是来第六的次了,希望她早点搬走。”百母人都憔悴了,她又不像那孩子,一天到晚不工作呆在家里。

    百合安静的听着,一面吃着饭,百父百母说了一会儿,两人也确实累了,只叮嘱女儿吃了早点睡觉,两人也回房了。

    而方起旋被带进了警察局后,倒是冷静下来了。

    她要冰用来敷脸,可是这一时半会儿的哪里找得到什么冰块?只有拿了毛巾用冷水沾湿了敷在脸上。

    “……今天我收到水电费的交费短信之后,回来才发现有人闯进了我家里。”李延玺将事情来龙去脉的说了,警察局里几个人都皱着眉头冲方起旋看。

    方起旋倒吸着凉气,李延玺刚刚下手可真狠,打得她嘴角都破裂了,疼得很。

    “我没有地方去嘛。”她撇了撇嘴。

    从九月时,她本来还去李延玺家中想做恶作剧的,谁让他欺负她,对她那么凶,一点儿不像是对那个女人似的,她心里不高兴,又去他家找他,没想到这才发现他应该是不在家里了。

    开始她是试探着在晚上住在他家里天不亮则离开,直到几天之后,她发现李延玺确实不回来了,才放心大胆的住了进去。

    她没有钥匙,就找了人把锁换了,遇到邻居看她时,她就说自己是李延玺的女朋友,搬来跟他同居的。

    在邻居们心中李延玺早就变坏了,年纪轻轻交了女朋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因此慢慢的就没有人再问了。

    住了几个月,她心里其实已经将李延玺的家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了,没想到今日李延玺会回来。

    住在这里多好啊,每天空调想怎么开就怎么开,有冰箱有空调有电视,不像她那个破破烂烂的家里。

    “你没有地方去,关我什么事?”

    气极之后,李延玺反倒冷静了下来:“你是不是有病?”

    正常人谁会跑到别人家里去住的?

    没想到方起旋听了他这话,忍不住就俏皮的去接:“你是不是有药?”

    她这话不止没让李延玺笑,反倒让他心情更加恶劣。

    “像她这样,擅闯我家里,如果当成小偷,得要关多久?”

    方起旋听了这话就有些着急,拿帕子捂着脸:“喂!你要不要这么过份!不就是住你家里吗,我又没偷你东西,凭什么要关我。”

    “警察同志,别听他的。”她冲警察眨了眨眼睛,咧着嘴笑:“我是他女朋友,他跟我开玩笑呢。”

    几个警察都有些发蒙,李延玺遇到这样的人,则是冷笑:“你再说一声,我将你嘴剪了。”

    方起旋也不是第一次跟他打交道,知道他性格,听他这样一说也有些害怕,咬了咬嘴唇不敢吭声。

    “不就是住住你家里,有没有必要这么凶。”她一脸的委屈。

    警察也不知道他们情况,只是犹豫了一下,像她这样闯进别人家中,最多也就是关得了两三个月。

    “她还欠了我九千块钱。”李延玺追加了一句,方起旋一听这话又忍不住了:“我什么时候欠过你钱了!”她脸色涨得通红,一副像是受辱的样子:“我从来不会要人家的钱的,哪怕我再穷再苦!谁稀罕你的臭钱,不要以为你有钱了不起,你滚,你滚啊!!!”

    她激动异常,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李延玺也不理睬她,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你们看,水电费总共这几个月,加上滞纳金,接近九千。”

    原本他账户中还有几百块,也被她花光了,这些钱算起来比九千还多了。

    方起旋听了这话,像是一只被捏住了脖子的鸡,眼珠转了又转,紧接着讨好的笑:

    “不要这么认真嘛?就是钱嘛,大恩不言谢……”她看李延玺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眼中不由闪过受伤,紧接着她又精神一振,强装出坚强的嘻皮笑脸模样:

    “要不,要不大不了就,就,就我以身相许啦,可以吧?”她一副李延玺占了大便宜的样子,看得李延玺拳头又握紧了。

    “我只要她坐牢。”跟这个女人说不清,他盯着警察道。

    方起旋一下子就惊呆了,回过神来之后就有些发慌,她没想到李延玺竟然真的这么狠,说要抓她就要抓她,她眼圈一红,有些害怕的盯着警察看。

    “欠的钱,我家里还有被破坏的东西,清点好财务之后,我会好好报备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