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炮灰青梅竹马之番外(完)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百合一开始还想上了大学之后,会跟李延玺分开。

    她不太会说话,性格也并不热情,两人之间在一起的感觉似细水流长一般,没有经历过其他恋人的分分合合,也没有经历过那些海誓山盟。

    两人甚至平时都很少吵架,可是百合所想像的两人自而然而分开的情景却并没有出现。

    李延玺发挥稳定,以全省理科状元的出众表现被京都一等学府录用,学习法律。

    大二时两人刚到法定结婚的年纪,他拉着不太情愿的百合注册结婚。

    毕业之后他进入导师的律师事务所实习,并在两年之后,自已投资了事务所。

    他错开了剧情中被人砍死的结局,没有再跟着那群混混再混江湖了。

    他做了律师,难免会与一些黒道的或是做某些不法生意的商人打交道,狼狈为奸,百合有时候还会有些担忧,他倒是游刃有余的。

    六点李延玺准时睁开眼,百合靠在他怀里睡得正香,他伸手顺着曼妙的曲线往下滑,她一只腿抬起来压在他腰间,手指刚摸到她内裤的边沿想往里钻,又及时的止住了。

    她已经怀孕了两个月,最近正是饱受折磨的时候,像这样安宁的时间并不多,每天醒来就会吐,他亲了亲她嘴唇,强忍着想将她压倒的冲动,还是掀了被子起来。

    将要给她熬的粥放上灶台,他出去跑了一圈回来正好关火。他每天作息时间十分有规律,推开房间门时她还趴在马桶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早知道不要了。”他有些懊恼,他的感情内敛,但是对她的爱是毋庸置疑的。

    这个孩子是个意外,因为小时的事,他并不怎么喜欢孩子,总觉得与其留个孩子下来,不如跟百合继续两人世界,他不喜欢家里多个人存在。

    百合被他半拉半抱着站起来,他接了水给她漱嘴,她有气无力靠在李延玺胸前:“还要吐几天,你快去问医生,让他立即想办法让我停止下来!!!”

    她吃什么吐什么,最近被折磨得要死不活的,每天提不起精神来。

    李延玺忍不住想笑,又亲了她一口,他难得看百合发脾气,其实是很喜欢的,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敢刺激她,免得她会真生气翻脸。

    饭桌上,她捧了碗却不想喝,有些羡慕李延玺吃了东西没事儿人的模样。

    “你早点回来!”她其实也在上班,但最近怀孕之后给折磨得没办法做事儿,无奈只有暂时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里。

    李延玺点了点头,其实每天他回来得已经够早了,一旦没事儿就往家里跑,这会儿百合纯粹是在冲他发脾气。

    他顺着百合的话应声,百合拿筷子戳了两下碗,又将筷子放下了。

    “吃点,都瘦了。”

    她在怀孕,可是却是他受折磨,每天变着方儿的给她做早饭,他并不想请佣人,不喜欢有其他人进入自己家中,两人结婚之后,他就在开始慢慢学着做家务,他一早做好早饭哄着媳妇儿吃的样子,恐怕事务所的人看到了,下巴都会掉下来。

    百合不想理他,他事务所正处于扩张期,他自己本身又是奸诈狡猾的人,混得风声水起,最近忙得不可开交。

    下午他打了电话要接百合出去逛街,她最近请假之后呆在家里,因为孕吐脾气也不好了,他听说有家餐厅不错,想带她去看看。

    他订了位,停好车进电梯时,有另一群人也赶紧进了电梯来,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套裙的女人看到百合时,吃惊的就道:

    “百合!”

    百合转了头去,就见到已经改嫁多年的李母挽着一个手提包,在认出她之后,有些惊喜的朝她伸出手来。

    “这是……”李母看到搂着百合腰的李延玺,一时间没将这个气质微冷并不好亲近的年轻男人认出来。

    她离开李延玺时,李延玺年纪还小,还不到十岁,十几年的时间,足以将一个人改变,尤其是当初李母印象中的他,就像是一个小混混般,染着不伦不类的头发,让她丢尽了脸。

    可此时在她眼前的李延玺,姿仪优雅,容色出众,站在这一群人中,都是最显眼的一个。

    她看了半天,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紧接着她神色大变,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电梯到了楼上时,她与一群人匆匆离开。

    李延玺也认出了李母,却没有去招呼。

    早在当初李母将电话号码一改时,就相当于是将母子两人的情份掐断了。

    倒是之后李母想方设法的通过某些关系拿到了百合电话号码,话里透出想与儿子相认的意思。

    当初李延玺是个混混时,惹事生非的只给她丢脸,她做梦也没想到儿子会有出息的一天,现在他事务所做大了,来往的又是些有权有钱的人,对李母现在的丈夫公司说不定有些帮助。

    只是当初她避李延玺如蛇蝎,如今李延玺自然也只视她为不相干的路人。

    百合挂了电话:“你真不跟你妈见面吃饭?”

    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不再吐了,不过肚子却也不大。

    他伸手在她身上乱摸,她借着孕吐的借口,拒绝了他好久了,他将脸埋在她胸前,那对宝贝又长得更大些了,他含糊不清的话传来:

    “跟她吃饭浪费时间,与其有那功夫,我更愿意跟你在一起。”

    他说的是真的,他童年的记忆中,只有百合占满了他的全部,李母在他九岁时改嫁,他的童年时期,少年时期,甚至到如今的青年时期,全都是有她相伴,李母对他来说,只是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的人罢了。

    所以他知道百合若有似无的想疏远他,好像并不是那么喜欢他时,他并没有让她离开,反倒第一时间用婚事将她绑了起来。

    如今终于属于他了,她以后会为他生儿育女,会越来越离不开他。他学法律,其实对于如何要达到自己目的,怎么算计客户能达到最大利益,是最擅长的。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感觉是不是爱,不过他是精明的商人,知道怎么能快速的圈钱,对别人他从来都是有赚无赔,可对百合他却明知她可能爱自己没有自己对喜欢她那么多,但却心甘情愿付出。

    别人的爱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但李延玺心里在想,自己和百合这样的情况,应该也是一种爱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