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章 要求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谢氏听到这话,眼神冷漠。白氏提出这事儿,别看她此时说得轻描淡写,若是事情没办成,或是到时哪怕自己就是借了崔贵妃的势,与丁治平谋了位置,人心不足蛇吞象,到时有的是麻烦在后头。

    此事长乐侯府都不插手,白氏反倒要让她来办事儿,摆明就是想将此事推她身上。

    傅明华心里猜想,像谢氏这样冷淡的人,恐怕白氏要失望了。

    果不其然,谢氏拉了拉身上的披帛,温柔的道:“这事儿倒也不难办,只是不知丁大人可有安排,倒不好贸然插手。”她说得好听,可是面对傅仪琴的夫婿,却不知唤一声姐夫,反倒极为生疏的称其为丁大人,话里行间全是推辞,白氏哪儿听不出来?丁治平若真有安排,哪儿会要她来求谢氏?此时没想到她都开了口,谢氏却断然拒绝。

    白氏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可眼里的神色却是冷下去了,她冷笑着将原本抱着傅明华的手一松,拿指尖揉了揉自己额头,不出声了。

    屋里气氛顿时冷了下去,一旁的沈氏母女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正有些尴尬间,外头传来丫环婆子请安的声音,帘子被打了起来,外间屋里冻得直跺脚的傅其弦与三房的钟氏以及两个庶出的儿媳先后进来了。

    傅其弦身上厚厚的黑貂皮大氅被丫环取了下去,露出里头天蓝色的锦缎长袄来。傅明华转头去看,正好就与傅其弦的目光对上,但他只是若无其事的看了女儿一眼,很快就将目光转开了。

    他今年虚岁三十,身材消瘦,唇上留了胡须,面皮细白,浓眉大眼的,若是恍惚一看倒也仪表堂堂。只是一双眼睛下方已经显出眼袋,哪怕敷了细粉,但也能看得出眼圈青黑,显然是被酒色掏空身体了。他眼神轻佻,眼里多了几丝昏黄,走路时脚步虚浮,背脊略弯,给人一种气虚之相,使他原本还算是俊雅的容貌多了几分猥琐阴沉之态。

    几个俏丽的丫环面目含春的望着傅其弦,傅其弦的目光却并没有落在这些丫环们身上。他虽然贪花好色,可他也不是不挑的,他府中妾室不少,个个姿色不凡,哪怕就是不受他宠爱的嫡妻谢氏,也不是这些低下的丫环可以比的。他看了谢氏一眼,先是有些吃惊,紧接着又有些皱眉:“你怎么来了?”

    谢氏看也不看傅其弦一眼,心中对他这神态暗自作呕,傅其弦进来时,一股香腻的脂粉味儿也随之扑鼻而来,谢氏强忍了恶心感,没说话。

    这些年正是因为傅其弦贪花好色,名声在外,导致每回傅侯爷在与谢氏之主见面时,隐隐感觉抬不起头来,对自己的儿子便颇为不喜,每每看到哪怕傅其弦已经一把年纪,但总是会训斥几句,这也导致了傅其弦没本事跟父亲抗议,却对自已的妻女极为不喜。

    倒是白氏看到儿子前来,脸上露出几分真切的笑容:“快些给世子搬炉暖端热茶。”白氏说完这话,这才盯着儿子道:“你姐姐要回来了。”

    傅仪琴要回长乐侯府的事儿,如今连傅明华都知道了,可傅其弦此时却像是一点儿不知一般,听了白氏这样一说,他有些欣喜的瞪大了眼睛道:“母亲此话当真?”

    “那是自然了。”白氏含着笑意点头,伸手抚了抚自已的裙子:“你们姐弟多年不见,东哥儿今年都已经虚岁13了。”

    东哥儿是傅仪琴的长子,傅仪琴嫁丁治平后生两儿一女,大的儿子今年已经十三,还未定亲。

    “正好我在跟阿沅提起治平的差事,若能使贵妃美言几句,治平的差事也就应该有着落了。”刚刚白氏在谢氏这儿吃了一个回绝,此时却心里并不甘,想借儿子之后迫谢氏就范,她这话一说完,果不其然,傅其弦想也不想的就道:“姐夫的差事还没着落吗?”他问了一句,看也没看谢氏一眼:“你抽空去宫里说一声吧。”

    谢氏听了这话,冷笑出声,手一把就将袖口抓紧了。

    她命不好,嫁了这么一个废物,关键是若人知耻便罢,倒也能后进,可偏偏傅其弦却又骄狂自大。她深呼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傅其弦还在撩着衣摆落座:“反正都是自家人,也该拉把手的。”

    “那你跟侯爷提议,由侯爷出面为女婿谋职位不是更好?”谢氏眼中满是讥讽之色,之所以傅其弦说这话,崔贵妃对她又尤其好的原因,是因为谢氏的姐姐嫁的就是青河崔家,正是宫中崔贵妃的嫡亲嫂子,双方正因为有这样的关系,所以崔贵妃一向对谢氏照顾有加。

    可此时傅其弦这窝囊废拿着崔贵妃当成自己亲戚一般使唤,把皇宫大院当成他房屋一般以为进出顺畅,说起替丁治平安排差事就像喝水那么简单。

    如果谢氏爱他也就罢了,可偏偏谢氏怎么看他怎么恶心,此时被他这样一使唤,谢氏眼中全是厌恶之色,这话一说出口,当着白氏以及府中几房的人面前,傅其弦勃然大怒,手里的茶杯一下子就端了起来,一下子作势要朝谢氏掷去的模样。

    沈氏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拢在袖口中的手紧紧撰住了帕子,巴不得傅其弦这盏热茶朝谢氏当头泼去才好!谢氏冷冷盯着傅其弦看,他满头的怒火在谢氏冰冷的眼神下,登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手里的茶杯高举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谢氏嘴角边露出几分冷笑来,傅其弦看到她的笑容,头脑发热,奉茶的丫环还跪在他面前,他端起手里的茶一把朝这目光含情的丫环脸上扣了过去。

    “狗东西,茶太烫了!”他嘴里阴森森的骂,丫环嘴中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样大冷的天,捧着滚烫的茶水正好,可若是浇在人脸上便要被烫掉一层皮了。

    白氏脸色铁青,丫环捂着脸被人拖了下去,大好的早晨便被搅了兴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