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明霞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其弦拿杯子砸了丫环的脸,可白氏却担忧那水滚烫,将世子娇贵的手掌烫伤,忙让人请了大夫前来。

    大清早的闹了这个事儿,白氏冷着脸让人先离开。她心疼儿子,虽说傅其弦废物,可她生的三子一女中,长子早亡,女儿外嫁,三老爷远被放派到外地,只得这个不成气候的儿子守在身边,此时儿子拿杯盏砸了人,自己也烫得嗷嗷叫,直心疼得白氏脸色都变了。

    傅明华跟着谢氏从白氏院中出来时,谢氏满脸的鄙夷之色,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最后只看了女儿一眼:“先回去吧。”她低头咳了几声,傅明华嘴唇动了动,见安嬷嬷等人一脸担忧的催着谢氏回去,她也就笑了笑,点点头看谢氏在众人扶持下离开了。

    手中的暖炉温度已经冷了许多,丫环虽然替她撑了伞,可雪花依旧洒到她毛领上,冻得一张脸绯红。她往白氏所在的院落看了一眼,正巧就看到里头傅明霞红着眼睛冲出来,后头丫环一步一个脚印的追着,手里还拿着大氅在追。

    傅明霞也看到了还没走的傅明华,当下脸色就变了,刚刚丫环追着她,被傅明华看在眼中,失礼于堂姐面前,简直令她无比的难受。

    “你怎么还没走?”

    她抿着嘴角,一脸的冰冷之色。小小年纪的,偏偏有种老气横秋的严肃,她跟傅明华关系一向不好,她妒恨傅明华比她大了几个月便占了傅家嫡长女的名份,因此看到傅明华时极少给好脸色。

    “你不也没走?”

    明显傅明霞是从屋里冲出来的,估计刚刚在白氏房内受了气,她小时失父,沈氏又是好强的性格,因此教得傅明霞更甚。她总是认为自己越是在府中地位可怜便越是强硬,为人从不会懂得变通,哪怕明知有错,也绝不会承认。

    此时她不耐烦的开口,傅明华反问了她一句,她刹时脸色就铁青:“我走没走,关你什么事?”之前傅其弦伤了手掌,急得白氏忙叫大夫入府,她原本是想要留下来替沈氏向祖母说几句好话的,她知道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侯府之中沈氏地位尴尬得很,白氏看不惯沈氏,时常勒令她在府中诵经念佛的,沈氏心里苦得很。

    难得姑母要回来,白氏今日在交待谢氏差事时,谢氏推到了沈氏身上,傅明霞想要为母亲说情,让祖母同意自己母亲插手一些府中的事。

    可没想到白氏心情其差无比,她刚一开口,白氏便沉下了脸来,她一时气不过,总觉得谁都拿自己当成个笑话看似的,她想起若不是自己父亲去世,自己才是世子的嫡女,又哪儿还得用着她去替沈氏求白氏要差事?她越想越是难受,从白氏房里出来时,便连大氅都不披,直接奔出来了。

    正伤心间,没想到傅明华还没走,竟然站在门口,当下傅明霞心里便在想,估计是她在这儿等着看自己笑话呢!

    越是这么想,她就心里越是不甘:“你想在这里看我笑话?”

    “说的哪儿话?”

    傅明华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看了一旁捧着大氅不知所措的碧红一眼,她是傅明霞身边的贴身的大丫头,此时傅明霞突然的暴发,显然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的,她有些着急的盯了傅明霞一眼,又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傅明华,嘴唇动了动了,傅明华走了过去,将她手里捏着的大氅提了起来,温声道:“妹妹怎么了?穿着这样单薄的衣裳,可仔细别受了凉。”

    她微笑着,那笑容看得傅明霞咬牙切齿。傅明华拿起碧红手里的大氅,一把抖开,作势要替傅明霞披上:“天寒地冻的,快别耍小孩子脾气。”

    那一句‘妹妹’刺疼了傅明霞的心,如果不是她晚出生了几个月,侯府的嫡长女明明应该是她的。

    越想傅明霞越是生气,她看到傅明华那笑脸,想也不想便举起了手来,身后碧红等人一见不好,可是要阻止她时,已经晚了。

    傅明霞举起的手,‘啪’的一下就打到了傅明华胳膊上,将她打得手臂一歪,手里的大氅一下子便落到了地上,嘴里还尖叫着:“谁要你来假惺惺的做好人?我要怎么样,不关你的事!”她举手的一瞬间,白氏贴身的常嬷嬷正好出来看到,还来不及说话,就看到了傅明霞出手这一幕。

    打完了人,傅明霞转身便跑,一会儿便跌跌撞撞的在地上留了一串脚印哭哭啼啼的跑远了。

    碧红等人吓得面色铁青,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傅明华看了傅明霞跑远的单薄身影一眼,又望了望地上的狐衾,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这才含着笑意冲碧红等人道:“起来吧,二娘子已经跑远了,天寒地冻的,可小心别冻坏了身子。”

    和她温声细语的话相比,之前傅明霞又哭又叫的,简直是丢了侯府姑娘的脸。

    几个丫环哆嗦着点头,怯生生的道了谢这才捡起地上的狐衾,忙不迭的朝傅明霞方向追过去了。

    那白氏屋里之前安抚着傅明霞的常嬷嬷见几个丫头走了之后,才上前来向傅明华福了一礼:“夫人让老奴出来送大娘子一程。”

    常嬷嬷绝口不提之前的事儿,只当没看见似的,傅明华也就点了点头,心里却清楚得很,白氏哪儿可能会让她出来送自己,恐怕此时她是烦死了自己与谢氏,看傅明霞刚刚那作派,估计是在屋里受了什么委屈,白氏向来心疼她,应该是派常嬷嬷出来安抚她的。

    “真是有劳祖母挂心。”傅明华微笑着低头小声道,她这么乖顺,常嬷嬷脸上露出几分真切的笑容来:“天气冷,大娘子快回去吧。”

    等到傅明华点头领了人离开,常嬷嬷回去之后在白氏耳边低语了几句,白氏脸色就铁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