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章 受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白氏不喜欢沈氏,但对于傅明霞却着实是打心眼儿里疼爱的。

    她所生的三个儿子中,长子傅其孟只留下了傅明霞一根独苗,次子傅其弦嫡出的子嗣只得傅明华一个,三房钟氏倒是生了两儿三女,可惜却不得她眼缘。今日傅其弦伤了丫环之后自己也烫着了手,白氏一时担忧之下,傅明霞凑上前来要与她说话时,白氏心中其实是有数的。

    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她来不及和傅明霞说话,她便红了眼出门,白氏心里虽有些不喜,但仍派了常嬷嬷去哄她,却没想到常嬷嬷回来会说傅明霞会跟傅明华在自己院前就吵起来了。

    “让她抄写女诫十遍,在月底前交到我的手中,这十天就让她不要出院门了。”白氏阴沉着脸,摇了摇头。

    而此时傅明华摸着刚刚被傅明霞打过的手,也回到了自己院落之中。

    碧云替她将外头沾了雪的大氅脱下,拧了热帕子过来让她擦手,看到她手还放在手腕处,不由想起之前在白氏院前的情景,抿了抿嘴角:“大娘子手臂可是受伤了?”

    傅明华摇了摇头,她穿得厚,傅明霞力气又有多大?她是故意让她打的。

    她接过了碧箩递来的茶水,嘴色勾了勾:“疼倒是不疼,不过傅明霞应该难受了。”傅明霞总是看她不顺眼,每次见面都找她麻烦。

    今日明明傅明霞在白氏处受了气,却偏偏在自己身上来发泄。傅明华知道她最恨的就是自己嫡长女的身份,每次自己一叫她妹妹,她一准儿翻脸。她今日做出温柔体贴的模样作势要替她穿上大氅,果不其然傅明霞当场伸手便打翻了。

    若是没有傅明华的插手,傅明霞估计被大丫头碧红一追上,自己冷了也会披上,可有了傅明华的举动,依她那脾气,肯定不会再穿。

    当着常嬷嬷的面,她又伸手打了自己,白氏虽疼她,可她如此没有规矩,白氏哪怕再偏心,也会罚她。

    “等着瞧就是了。”傅明华歪在贵妃椅上,一双腿冻得蜷缩起来,难得露出小女儿家的娇态,轻声呢喃。

    碧云替她拉了拉厚毯子盖在她腿上,屋里没人说话了。

    她早晨起来先洗漱了去向长辈请安,至今还未用膳。

    新唐规矩一日两餐,朝食一般是她请完安回来之后再慢慢安排。

    傅家虽然是新贵,可富贵了三十年,也开始学着贵族的做派。傅明华身边除了四个大丫环之外,还有一个谢氏让人从江洲谢家送来的乳母替她安排膳食,除了两餐饭食之外,每日还会熬煮些对女儿家身体有益的养身汤与甜点。

    只是最近乳母江氏回了一趟江洲,已经去了十几天,恐怕再过半个来月便该回来了。

    此时傅明华请完安一回来,房里负责她膳食的绿芜已经下去安排。

    丫环们正送来朝食,那头婆子进来回话,说是傅明纱到了。

    屋里碧青等人倒并不意外,傅明纱跟傅明华一向亲近。

    她是傅其弦庶出的女儿,在傅家众姐妹之中排行第五,是通房何氏所生。

    何氏原本是谢氏的丫环,是谢家在当初将女儿嫁进洛阳时,为了给谢氏固宠的丫环之一。

    当初谢氏嫁进傅家时,谢家准备的四个通房之中,除了何氏之外,其余几人都看得出来傅其弦此人贪新厌旧,并非良人,因此当时都表明愿意侍候在谢氏身边。

    唯有何氏并不甘心错失了富贵,她容貌长得好,再说本来当初谢家将她送到谢氏身边,就是为了给傅其弦准备的,她并不甘心嫁个管事当一辈子下人,因此趁着谢氏身怀有孕时,勾引了傅其弦。

    事后倒也幸运,一验便查出了喜脉。

    何氏以为自己终身有靠,没想到十月怀胎之后,落地竟生了一个女孩儿。

    而此时的傅其弦有新人在怀,哪儿还记得她?长乐侯府的世子爷,从来就是不缺女人的。所以到最后,何氏连个名份也没捞上,便想着要再巴结谢氏。

    可谢氏又哪儿是她好巴结的,她怨恨女儿不是儿子,对女儿不闻不问。

    傅明华第一次看到傅明纱时,她瘦得跟个小猫崽似的,与被调理得肌肤白皙,体态修长的傅明华相比,她只小傅明华六个月,却足足比她矮了半个头。

    事实上傅明华性情凉薄冷淡,傅家几房姐妹不少,除了傅明霞,她与每个人关系都不冷不淡。

    倒是傅明纱总爱来她院里,估计是何氏背地里支使,深怕母女二人遭了傅家遗忘,想借她谋得好处吧。

    “多摆双碗筷。”傅明华冲傅明纱招手,她穿着一身嫩绿色的半新旧袄子,一张巴掌似的小脸冻得惨白,那小巧的嘴唇也冻得乌青,足下穿着一双单薄的绣鞋,此时浑身冻得哆嗦。

    只是在看到傅明华时,她却有些僵硬的勾起了嘴角,露出嘴边两个小小的梨涡来。

    她有些怯生生的朝傅明华走过去,傅明华将她手拉住时,她柔软温暖的手越发显得傅明纱一双小手冷得似雪砣一般。

    傅明纱本能的将傅明华手抓住,只是又很快的挣扎着想要将手放开,傅明华身边的大丫环碧箩很快递过来了一个暖炉,屋里烧着地龙,好一会儿之后她脸色才渐渐有了些血色。

    “这么冷的天,就该呆在屋里。”丫环很快送来了碗筷,傅明纱却怯生生的不敢去拿,直到傅明华示意她拿了筷子,她脸颊才浮现出两团小小的红云,乖乖的道了句谢。

    “五娘子总吵着想大娘子,想来看看。”傅明纱身旁的大丫环碧如讨好的说了句,傅明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傅明华一眼,见她不像是生气的样子,才小小口的顺了气。

    小桌子上摆着几样小菜与糕点,这些是谢氏带来的厨子专门侍候着为傅明华做的,每一样都精致无比,其中几样糕点与养生汤都是谢家传承了数百年特有的隐秘方子,这些是谢家的底蕴宝藏,哪怕白氏就是眼馋了许多回也是没有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