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章 自危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如今傅家里女儿不少,傅仪琴想从娘家里挑个侄女儿给儿子说亲,使傅丁两家亲上加亲也不是什么常事儿。

    可自古以来高嫁女低娶媳,傅氏自己当初便算是低嫁,如今丁治平只是个六品小官儿,哪怕任满回京,寻了关系谋个五品的官职,傅家的嫡女嫁过去依旧算是低嫁了。

    庶出的姑娘傅仪琴又肯定看不上,白氏心疼女儿,又不喜自己,难保会将自己的女儿傅明霞许她。

    自丈夫傅其孟死后,沈氏一直都憋着一口气,想使女儿找个好夫家,往后嫁过去了,也好使长乐侯府不敢小看了自己。

    若傅仪琴真起了这个心思,到时别说沈氏不甘愿,恐怕连傅明霞都是不愿意的。

    傅仪琴一句话说完,屋里刚刚还热闹的气氛顿时便冷了下来。沈氏与钟氏二人谁都不敢答这个声儿,傅明华见了这样的情景,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那头白氏眉头皱了皱:

    “洛阳里名门闺秀不少,倒是要为东哥儿好好挑一个的。”她说完这话,钟氏勉强笑着应了一句,白氏心中不快,很快便命几人散了,只晚上出席为丁家设的洗尘宴便是。

    回到自己的院落时,傅明华手里的铜炉已经冷了,她将铜炉递给前来迎接她的丫环,身后碧云替她脱下已沾了雪的斗蓬,绿蓓送来热茶给她漱口,擦了脸与手之后,她才看了碧蓝一眼:

    “去打听打听丁孟飞。”

    碧青拿了香膏替她抹在刚擦过的一双手上,听了这话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来。

    能跟在傅明华身边的这几个丫头,都是当初谢氏请了谢家人送来傅家改头换姓跟在傅明华身边的,谁都不傻。

    刚刚在白氏屋里时,傅仪琴说的话,钟氏、沈氏等人听懂了,其实这几个丫头也是听懂了的,碧蓝忍不住开口:

    “大娘子的意思,是姑奶奶有可能瞧上您?”

    傅明华冷笑了一声,拿起桌上斟满茶的杯子轻轻抿了一口:“十有**。”

    梦中的‘傅明华’到最后嫁的并非傅仪琴的长子丁孟飞,可谢氏的上吊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梦中的‘傅明华’是个真正的孩子瞧不出傅仪琴看她时的眼神,可傅明华看得懂。

    “不可能吧?”

    碧箩等人听了这话,大吃一惊。

    原本傅氏要想为自己的儿子求娶娘家的嫡女便已经是高攀,若是想将主意打到傅家嫡长女之上,可真是痴人说梦了。

    傅仪琴当初嫁郑南侯府丁治平为妻,丁治平当时不是长子,不能承爵,最后只得凭自己努力取得功名而被发派江洲。

    如今丁治平虽然名义上是晋州郑南侯府的嫡子,可因为并非长子之故,往后也不能再算郑南侯府嫡系,丁治平之后除非长子自己博得功名封赏可以荫及家人,否则仅此一生最多只能算是个有来历的大户罢了,最多三代便会没落。

    更何况如今的郑南侯府与长乐侯府压根儿没有丝毫的可比之处,长乐侯府世袭罔替,代代传承,只要后世子孙不犯大罪,大唐若仍在,便可富贵百年,郑南侯府不过世袭两代,从这一代起,若子孙没有建树,便会由郑南侯府的名号降为伯府,最后一一递减,数代之后也是富贵不在。

    此时傅明华竟说傅仪琴想要为她的儿子谋傅明华?她莫不是发疯了!

    几个丫环都有些不敢置信,但自家娘子的性格,几人心里都清楚得很,从来都不是无的放矢之人,碧蓝忍了心中的担忧,应了一声出去了,倒是碧青忍不住道:

    “大娘子可要与少夫人商议?”

    傅明华靠在桌子上,捏着杯子冷笑。

    她若猜测错误也就算了,若是猜测是真,恐怕梦里发生的事儿便要一一应验了。

    谢氏的死恐怕也并不是为了要帮她摆脱傅仪琴的纠缠,更多的应该是要陷傅家于不义之地,让谢家往后谋得更多的好处罢了。

    难怪到最后的傅家对自己如此不喜与怨恨,那时傅其弦恨她就罢,连傅侯爷也对她不管不顾,想必当初生的是谢氏借她名义上吊,最后迁怒到‘傅明华’身上罢了。

    “不用了。”

    她摇头,几个丫环不吭声了。虽说几人都是江洲送来的人,可从她们被送到傅明华身边的那一天起,就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

    碧蓝很快回来,傅明华正用了朝食,拿了本棋谱,她盘腿坐在炕上,面前放着小桌,上面已经摆了一盘残棋,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两旁窗户半支开,将这南室内照得亮堂。纱幔被撩了起来,桌上摆着一个碧绿的瓷烧狻猊,下方莲瓣里加了檀香,那青烟缓缓的从狻猊嘴里吐出,使得一屋里都弥漫着一股淡雅的香味儿。

    小少女一手拿书一手执子凝神苦思的动作,在烟雾下显得宁静而安好。碧蓝像是受了影响一般,喘了口气才缓缓进入室内,傅明华落了一子之后,才头也没抬,目光盯在棋盘上道:

    “打听到了?”

    碧蓝应了一声,跪坐到了傅明华面前的木脚踏上:

    “姑奶奶长子丁孟飞今年虚十三,从五岁起以姑爷替他启蒙,据说在江洲时,还曾得过简知府夸奖年少难得,姑奶奶想要表少爷入仕,此次随同丁家回来的,对他都是赞不绝口。”

    傅明华没有出声,碧蓝知道她要听的并不是这个,接着又道:“表少爷去年曾纳了两个通房,只是在回洛阳时,被姑奶奶打发了。”

    听了这话,傅明华眼中闪过凌厉之色,屋里气氛一下子有些僵硬。

    碧云等人浑身紧绷,大娘子年纪虽不大,但这气势并不比谢氏差。此时她虽喜怒不形于色,可几人跟在她身边久了,都知晓她此时恐怕心中并不如表面这般平静的。

    本以为她会大发雷霆,但出乎意料之外的,她最后只是微微一笑,将手里的子儿落到了桌上,黑子将白子包围,白子已经输了。

    她将手里的书一放,伸了个懒腰,碧箩已经递来帕子,她擦了擦手:

    “就这样的货色,也敢打我的主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