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一章 齐氏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碧蓝离她最近,此时感受到的压力也就最深,她不敢抬起头,半晌之后才听到傅明华淡淡吩咐:“起吧。”碧蓝颤巍巍的起身,碧云与碧青各自挖了香膏子替她在手上抹匀。

    这香膏乃是谢氏独有方子传承,每年送大量进侯府中,将傅明华调养得浑身肌肤不见半点儿瑕疵,碧云自己揉着揉着,看着那双带了淡淡香气如葱管似的手:

    “大娘子歇气。”

    “倒也不是气。”傅明华勾了勾嘴角,“只是原本以为姑母要打我主意,也该有所依仗才是。”她倒是高看了傅仪琴,就这样一个儿子,也好意思来想傅家的姑娘。梦中的‘傅明华’就因为这么一个妇人,结果落了个明明高门嫡长女,最后却下嫁了一个寒门子弟,真是笑死了人!

    她眼中闪过几分冷意,将被揉得已经暖和的手收了回来,半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歇会儿。”

    几人将她从炕上扶了下来,碧蓝替她将绣鞋穿上。所谓下士养身,中士养气,上士养心,乳母江氏因为是从谢家带来的,总是会要求傅明华每日午时小睡一会儿,晚上还有一场接风洗尘宴要熬。

    傅明华午休起来,几个丫环侍候着她穿戴妥当,来到谢氏院中时,安嬷嬷等人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这是怎么了?”

    傅明华解了斗蓬,谢氏倒是冷冷清清的,看不出喜怒,一旁的薛嬷嬷便恨声道:

    “齐氏来过了,想与少夫人一块儿出席今晚的洗尘宴。”

    安嬷嬷也不耐烦:“这可真是想的想方设法,不想去的躲也躲不掉。”

    薛嬷嬷嘴里的‘齐氏’是傅其弦的贵妾,傅其弦贪花好色,府中妾室通房不少,像何氏那样被傅其弦碰过却又遗忘的人不知多少,可是齐氏却是傅其弦妾室之中,最特殊的那一个。

    她原本是老夫人白氏一个表姐的女儿,齐家家道中落之后,将年幼时的齐氏送进了长乐侯府中。

    像长乐侯府这样的富贵人家,对于这样每年以各种各样名义投奔过来打秋风的亲戚不知多少。

    一般来说长乐侯府花少许银子养着这些姑娘,既可以博得仁义的美名,又可以等到这些姑娘成长之时,以她们的亲事谋得好处。像这样的姑娘,名义上是客,事实上地位却又尴尬无比,而齐氏当初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硬生生的与当初还不是侯府世子的傅其弦相好,傅其弦在将谢氏娶进门后,便迫不及待抬了齐氏纳为贵妾。

    齐氏早在谢氏入府前,一直被灌避子汤,直到谢氏有孕之后才停,她运气倒也好,谢氏有孕不久,她也紧跟着传出好消息,谢氏后来生长女,齐氏则是拼死生出了龙凤胎。虽说从此伤了身体,不能再生育,不过她所出的傅临珏是傅其弦第一个儿子,所以在侯府之中更受傅其弦宠爱。

    傅临珏只比傅明华小四个月,时常被齐氏撺掇着前往谢氏院中,估计是打着看谢氏现在膝下空虚,想将儿子过继到谢氏名下,将儿子提为嫡子,往后傅家诺大家业不止她有份,谢氏那丰厚的嫁妆往后也有可能儿子也可以分一杯羹的主意。

    齐氏此人心思浅而又贪婪,可妙就妙在,她知道自己性格却也从不遮掩,她的心思昭然若揭,却每每教唆儿子总以孝顺嫡母的名义前来谢氏这边。

    虽说十回有八回是被安嬷嬷等人挡了下来,可时间长了,这两个嬷嬷也是看齐氏极为的不顺眼。

    像她们这样出身的人,阴谋诡计不害怕,倒是齐氏这样的不要脸,反倒是让她们大开了眼界。

    傅明华抿了嘴笑,看了谢氏一眼:“母亲今日身体可是好些了?”

    谢氏并不想说这个话题,她自己的身体她心中有数,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薛嬷嬷两人抱怨齐氏的话她也听到了,但齐氏这样的人在她眼中不过就是跳梁小丑罢了,她根本不屑于将心思放在这样的妇人之上。

    她对于齐氏并不关心,对于女儿关切自己的话,更是忽略不计,当做没听到一般,皱了眉头就问:

    “傅氏回来了,你怎么看?”

    今日傅明华已经去白氏房中看过傅仪琴了,她知道女儿性情冷静稳重,又心性聪慧。

    此时她话一问出口,傅明华眼皮就垂了下来:“姑母说是此次回来,要替大表哥说亲的。”她一说完,谢氏顿时便回过味来:

    “今日在你祖母房中,她这样说了?”

    谢氏问完,便见女儿点了点头,当下冷笑着,没出声了。

    晚间宴席设在白氏院中,共分为内外两席,外间设在凉亭之中,四面以竹帘垂下挡寒,又放了火盆取暖,由傅侯爷与傅其弦作陪丁治平父子,内间则是在白氏房中,供女眷们玩耍用膳,谢氏领着女儿过来时,白氏抱着傅仪琴的女儿正逗弄着,屋里喜笑颜开的,出乎傅明华意料之外的,竟然之前说想要求谢氏带她前来参加这场宴席的齐氏也在。

    此时她带着自己的女儿三娘子傅明珠正站在白氏身旁,得意洋洋的盯着谢氏看。

    “阿沅来了。”白氏看到谢氏前来,脸上的笑容顿了顿,出声招呼。

    她之前兴致好,抱着傅仪琴的女儿逗弄了一阵,傅仪琴的女儿丁秀玉已经年满四岁,初时抱倒只觉得小人儿软软一团甚是轻巧,抱得久了白氏只觉双臂酸软。

    招呼了谢氏之后正要将怀里的女孩儿交给一旁的傅仪琴,站她身后的齐氏却眼睛一亮,站了出来:

    “婢妾来。”她伸手就要去接傅仪琴的女儿,“妾看到小娘子,便想起明珠小时……”

    坐在旁边正与钟氏说笑的傅仪琴听到母亲招呼谢氏时,转过头来,还没开口说话,刹时便听了这话,想也不想抬手一耳光就朝齐氏脸上抽去。

    齐氏压根儿没防着她会出手,这一巴掌被打了个正着,身体顿时不听使唤,‘噗通’一下便摔落到地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