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九章 祖父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难为母亲想得到。”好半晌之后,谢氏目光才从手下的摆件上移开:“你来得正好,我许久没有进宫见贵妃娘娘,明日会与元娘一块儿入宫。”谢氏说到这儿,顿了顿,眼中露出讥讽之色:“今日人多事忙,也是忙了跟母亲说一声。”

    谢氏声音婉转动人,话里的讥讽之意虽十足,可常嬷嬷仍是松了一大口气,白氏让她过来的意思她也知晓,此时谢氏一见礼物便说要入宫,虽然语气不大对头,不过仍是让常嬷嬷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了。

    “奴婢会回禀夫人的。”

    “那就好。”谢氏点了点头,顺手端起一旁桌上摆着的茶杯,常嬷嬷便见机的告退了。

    回去禀告过白氏:“少夫人说今日人多事繁,也忘了和您说。”

    虽说白氏没想到谢氏会带着傅明华一块儿进宫,可好歹自己的意愿已经达到。只是听常嬷嬷说谢氏‘今日人多事繁,忘了和自己说’,便如同她找了常嬷嬷去给谢氏送礼一般的借口。

    当下白氏脸上就火辣辣的。虽然她是有求于人,可自己好歹也是谢氏的婆婆,她如此不给自己脸面,性格也实在太过放肆了。

    只是此时不是跟她计较之时,白氏脸色青白交错,将这口气强忍下了。

    白氏遣人去了谢氏的院子,并没有隐瞒,事情一会儿便在府中传开了。

    傅明华从谢氏院中回来时,几个丫环侍候着将她外裳脱了。

    想起今日发生的事儿,碧青脸色阴沉:

    “今日之事,夫人就此算了?”

    开始大家还担忧丁孟飞不知深浅将今日撞上傅明华的事儿说出去,可此时回过神,傅家确实将这事儿捂下去之后,碧青心里又有些不快了。

    当时傅明华并非与丁孟飞私下相约,傅明华身边又有一群丫环在,事情传了出去,最多长辈罚她抄写两遍女诫,并不算什么。

    可是丁孟飞明显有意为之,就实在可恶了。

    晚上去了谢氏那边,当时白氏打发了常嬷嬷前来,可对此事却只字不提,也实在有些过份了。

    “不算了还能如何?”

    傅明华任由几个丫环将自己头发挽了起来,送水的婆子接二连三的抬了热水进左侧的耳房,进进出出的动静倒是不小。

    碧箩拿了几个荷包出去打赏,回来正好听到这话:“少夫人心中,是不是另有打算?”

    她话音一落,几个丫环脸色一振,傅明华却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母亲心中确实是另有打算。”她说这话时,语气轻柔,但那眼皮却垂了下来,掩住了眼中的神色。

    碧云正替她褪了脚上的鞋袜,听她不以为意的‘嗤笑’声,抬头看她,就正巧与傅明华双眼对上。

    此时她嘴角带笑,但笑容却并未达到眼中,碧云呆了一呆:

    “侯爷莫非还能对此坐视不管?”

    傅明华是傅府嫡长女,傅仪琴一回来便想算计她,白氏忍得了,可侯爷也忍得了?

    碧云是四个大丫环中,年纪最小的,她不如碧蓝娇俏活泼,也不如碧箩温柔稳重,没有碧青老沉冷静,平时话不太多,可是却耐心极好,对她忠心耿耿。

    梦中的‘傅明华’在谢氏上吊自尽后,在府中备受冷落,几个大丫环与乳母江氏却一直跟在她身边,最后碧云更是为了保‘她’,而死在傅府之中。

    可以说后来的‘傅明华’哪怕生活的不那么幸福,可是那样的生活,也是眼前这群人拼死为她挣来的。

    她伸手摸了摸碧云的头,碧云没防着她会突然伸手,愣了一下,傅明华已经微笑着将手收了回去:

    “侯爷倒是另有盘算呢。”

    少女娇小的身体靠坐在椅子之中,刚刚摸了她头的手搁在小腹前,另一只手托腮,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就看谁输谁赢了。”

    几人听了这话,疑惑不解,傅明华却冷笑了一声:

    “乏了,先洗漱。”

    隔壁耳房已经备下了热水,几个丫头虽然没明白她刚刚说的话的玄机,可依旧是侍候她下了水。

    她洗漱完,回了房绞干头发,一时也没有睡意,便靠在床头看琴谱。这是江洲今年令人送来洛阳给谢氏的东西之一,谢氏令人送来她这边了。

    今夜碧蓝值夜,她在脚踏前铺好了褥子,见傅明华看得入神,不由跪坐直身体,拿了铜签将灯盖揭开,把火拨得更大了些,屋里亮了许多,她才将盖子盖上。

    “大娘子早些歇了吧,明日还要进宫。”

    谢氏今日说了明日一早要带她入宫,肯定是要一大早便起床收拾马虎不得的。夜里看书又伤眼,她将铜签搁下,傅明华应了一声,却是连眼睛都没从书上挪开,根本没有要将书放下的模样。

    她长着一张鹅蛋似的脸,一缕顺滑的青丝从她左侧肩着顺着脖子往下坠到身前,那眼睛似杏仁般,已经可见往后美貌了。

    傅明华身上骨肉均匀,并不算纤瘦,可占了脸小的便宜,总让人觉得她身材纤细。

    想到她这般美貌出身性情,再想到今日看见的丁孟飞那轻浮的模样,碧蓝心里作呕,忍不住道:

    “若是侯爷知道,将表少爷一番喝斥,赶出府去才好。”

    今夜守夜的丫环就是她,其余值夜的丫环都在外屋里了,她话音一落,傅明华便转了眼珠看了她一眼:

    “丁家出倒是会出府,但不是此时。”

    白氏今天让常嬷嬷来给谢氏送礼,那几样礼物谢氏也不是白收的。

    碧蓝心里也清楚得很,听了傅明华这话,便点了点头,想想又有些郁郁不快。

    傅明华看她脸色,不由勾了勾嘴角:“我估计,祖父心中对于姑母打了这样的主意,恐怕不怒反喜了。”

    今日从白氏口中听到了傅家竟背地里与容妃有联系,光凭白氏这样的内宅妇人,肯定是不可能与容妃有瓜葛的,也就是说,傅家之中必定有人与容妃达成了某些共识,所以容妃才会赏赐茶叶以示亲好。

    想到这里,傅明华一双漂亮的杏眼便眯了起来。

    她想起了自己的祖父傅长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