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一章 母爱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至于傅容两家事成之后,四皇子燕信登位,若想太平,後宫与朝堂不可兼得。

    也就是说,如果傅家想要权势,宫中傅明华便不可太过得势,势必有名无宠,甚至为了防傅家,她可能连拥有子嗣的资格都没有。若新帝宠她,那么傅家便得不掌权,须韬光养晦,闭门藏拙。

    要想两者兼得,傅家便必定成为出头鸟,最多不过富贵十数年,傅氏满门定会化为乌有。

    这样的事儿,历史上多得很。

    可傅侯爷绕了这么大一圈子,就是为了权势,又如何肯放权?势必到时牺牲的就是她!

    夜色之中傅明华勾了勾嘴角,脚踏之上碧蓝已经睡得熟了,发出细细的鼾声,她真有些羡慕碧蓝这样的无忧无虑了。

    她坏心眼儿的翻了个身,就听到碧蓝有些警醒的问:

    “大娘子可是要起夜了?”

    “没有。”她幽幽的开口,下方的碧蓝嘀咕了一声,又睡去了。

    傅侯爷拿她婚事作赌,所以傅仪琴在打她主意时,触及了傅氏的利益,白氏才会断然拒绝,母女二人闹僵,才有了后来傅仪琴的自作主张,派丁孟飞出来。

    恐怕谢氏今晚也是知道了傅家的打算,所以那时她的眼神才会冷得如冰一般。

    至于梦中的傅仪琴归来之后,明面上谢氏是不堪傅仪琴逼迫而上吊自尽,陷傅家于不义,可事实上傅明华怀疑,背地里谢氏的死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她猜得没有错,傅侯爷确实想用她的婚事来当成与四皇子燕信合作的诚意,那么后来‘梦中’的傅家却提也没提及此事,那就证明,谢氏肯定是以死破了傅侯爷设的局,使傅、容两家想要联手的打算落空,保全了谢、崔二氏。

    傅明华无声的弯了弯嘴角,被子下的手掌,却悄悄握成了拳头。

    在谢氏心中,终究还是家族利益重要于她。

    事到如今,傅家与容妃极有可能联手,这些事她都能看得透,自小被谢家当成儿子一般教养,曾得大儒指点过的谢氏又怎么可能不明白?

    可是今日谢氏明明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却只字不提。

    心肠冷漠到对自己的性命也不屑一顾,漂亮的将傅侯爷布下的满盘棋打乱,使谢氏与崔氏获利。她倒是为娘家,为四姓利益想得周到,可她有没有想过,她再讨厌傅其弦,可是自己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她没将‘梦中’的傅明华安危算在内,谢氏甚至没想过,她保全了谢家,傅长胜希望落空,会是如何恼羞成怒。

    ‘梦中’的傅明华那时不明就里,在傅家处处受到排挤。谢家对她不闻不问,傅家又对她恨之入骨,她长到十二三岁,竟然还未曾订下亲事,最后也不知幸与不幸,嫁给了陆长砚。

    ‘梦中’的傅明华一直都认为谢氏是因为傅仪琴的归来遭受排挤而死,幸亏她不知道,她若知道,得对谢氏多失望?

    傅明华翻了个身,脚踏下碧蓝打了个哈欠:

    “大娘子睡不着?”

    “只是太冷罢了。”傅明华抓紧了被子,无声的冷笑。碧蓝就要坐起来:“可要奴婢替娘子暖暖床?”

    “不用了。”她只是觉得替梦中的‘她’心冷,这一年的冬天,尤其难熬。

    表面傅仪琴的归来引起了‘梦里的她’一生的不幸,哪怕是梦中的傅明华也是这样想的,可事实上傅仪琴的归来,只是将这满府的算计,提前摆到明面上罢了。

    虽然拒绝了碧蓝的提议,但她仍是坐了起来,伸手去摸傅明华脚下的汤婆子。

    她并没有因为天寒地冻而偷懒,哆嗦着披了袄子出去了。傅明华的院子中一天到晚都有人当值,碧蓝回来时冻得嘴唇乌青的样子,傅明华看了她一眼:

    “回去睡吧,在这里睡不踏实。”

    碧蓝却不肯,最后只得在外间小榻上和衣而眠。

    晚上虽然没有睡好,可是傅明华已经习惯了,平时哪怕她睡得沉,一晚也是梦境不断,早晨天不亮梳洗打扮好时,谢氏已经在院子中候她了。

    “进了宫中,得注意规矩……”谢氏并没有注意到女儿眼中的红血丝,只是淡淡的叮嘱:“宫里规矩多,不得乱跑。”

    傅明华早过了爱看新鲜热闹的年纪,谢氏的担忧是多虑了,哪怕谢氏不叮嘱,她也绝对只会牢牢跟在谢氏身边,绝对不会乱跑失礼,惹上麻烦的。

    但是哪怕谢氏多此一举,她仍耐心的听着,谢氏对于女儿这副安静聆听的模样十分满意,傅明华这性格并不是傅家能养得出来,可惜姓傅了。

    她心里生出的淡淡怜惜随着这个念头一起,又化为乌有,眼神渐渐变得冷漠,心又硬了。

    天色还早,昨天因为没有提前递了牌子进宫求见,今日一早谢氏的马车就得提前候在宫门外,递了牌子之后等待崔贵妃的召见。

    母女二人坐着傅府的马车出来时,天还未亮。

    谢氏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她今日上了脂粉,胭脂使她的气色难得好了起来,谢家养出的女儿,哪怕此时车中只得母女并无他人,她依旧姿仪挑不出半点儿错处来。

    教养规矩仿佛刻入了她的骨子里般,傅明华看了一眼,目光便又移开。

    央人递了消息,傅家的马车被安排在宫门外等侯。外头风刮得呼呼作响,不时能听到马儿在雪地上踩动的声音,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里头有人来传话,崔贵妃召见她们了。

    为了防止天丰帝猜忌,以及避嫌,崔贵妃虽然时常赏赐谢氏东西,但谢氏还极少进宫来拜见。

    以往逢年过节时虽也有进宫的机会,可是谢氏并非傅府的侯爷夫人,坐的位置并不靠前,与崔贵妃能说话的时间并不多。

    这次谢氏主动见崔贵妃,是她嫁进洛阳傅家之后这些年以来,第二次求见。

    宫里不比傅家,规矩很重。

    在宫中若是没有一定份位,便唯有步行入宫。谢氏跟在崔贵妃派来领路的姑姑身后,一步一个脚印吃力的往前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