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三章 燕追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蓬莱殿美其名曰,依水而建。从高高的阶梯上去之后,进了宫门之内,首先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下方与太液池相连的水池。四周建廊桥,下方以石雕支撑,若是夏季,中间种满荷花,养些鱼儿,那风景实在美不胜收,只可惜冬天没什么好看的。

    那水面甚至已经结了些冰,虽然大部份已经被宫人捞走,但这样的冷天气,依旧很快便又结出新的冰来。

    “少夫人来得不巧,若是夏天,这里清风送爽,正是乘凉的好地方。”静姑有些得意的笑,这里虽然不比以往皇后所住的清宁宫那般大,可若论景致,这後宫之中,没有哪座宫殿能与蓬莱殿相比的,哪怕就是如今天丰帝正宠爱的容妃所住的承香殿也不行。

    进了走廊之后,对面的正殿便能看到了,正殿之上是宽敞之极的亭台,四周木雕栏精美无比,后殿傍太液池,想也知道夏季之时,坐在上面会是何等的惬意。

    “倒是来得不巧。”谢氏听了静姑这话,也跟着附和了一句。

    这里确实很美,几人踩上回廊,静姑指着不远处的高台:“娘娘盛夏时节最喜上去歇凉,不止能将这满池荷景收入眼底,哪怕就是这洛阳城,也可窥得大半。”

    大唐规定,洛阳房舍高度不可超过皇宫,这蓬莱殿因为建在水上,除了不如天丰帝所居的宫殿以及本该是皇后所居的清宁宫,却比其他宫殿高了些。

    谢氏边由静姑扶了走,边听静姑介绍,她走的是左侧回廊,快进入主殿前的那道门坎时,一行人远远的超这边走来,静姑看了一眼,便避让到一旁,跪下去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谢氏也强忍了咳嗽,跟着跪了下去,傅明华跪在她身后,那行人越走越近,走到静姑等人身侧时,便停了下来。

    “长乐侯府的世子夫人?”

    一道属于少年变声期的声音响了起来,音调微微上扬,带着几分傲气凌人的感觉:“也是长辈,起来吧。”

    静姑这才叩了个头,缓缓起身。

    谢氏也跟着起来,傅明华低垂着头,感觉到有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应该是在上下打量,她抿着嘴唇微笑,目光只落到面前的人胸膛上。

    这是崔贵妃的儿子,当今天丰帝的三皇子燕追,她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

    只是她并没有看清过那张脸,只记得他的高傲。

    出生之后母凭子贵的三皇子确实是有高傲的资本的,他是目前天丰帝的子嗣中,出身最高的皇子,他的母妃出身古老的青河崔家,父亲又是大唐皇帝,并不是一般人高攀得起的,傅明华印像中,只记得这位皇子性格并不好接近。

    “三皇子又高了。”谢氏微笑着,看着燕追道。

    这是崔贵妃的儿子,也是未来崔家会不会发展得更加鼎盛的希望。

    他虚岁十三,可是身高已经要与谢氏相差无已了,在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中,他身材算是高壮的,听说崔贵妃利用青河崔氏的名义,请了名满天下的姚释入宫,教导燕追。

    姚释此人早年曾师从岐山老人,除了学王道之术,一身武功也极其厉害,早年先帝曾效仿刘备三顾茅庐,却并没有将他请出山,只是感念当初先帝殊遇,后在先帝被围困于江丘之地时,曾献计相救。

    大唐初立,先帝定都洛阳时,曾欲封赏姚释,可姚释却拒不接受。

    正因为这一桩事,姚释在新唐之中名声极高,却不知他与青河崔家有什么渊源,当初先帝亲自三进三出岐山,都未能将他请出来的人物,如今崔氏一出手,便将他请来了。

    梦中的‘傅明华’并不在意宫庭之事,但最后也知道,能登上皇位的,就是这位燕追了。

    燕追微微勾了勾嘴角,他性格极为高傲,此时能停下来与谢氏说上两句话,已经是极为给脸面了。

    “母妃正在等侯世子夫人。”他说完,谢氏福了一礼,他微笑着,半侧开身体,就见谢氏微微弯着腰从他身侧过去了。

    这长长的走廊进入正殿的门坊虽然不小,可是燕追已经带了些人,将位置占了大半,此时谢氏等人要进,哪怕再是避让,也离他极近。

    傅明华跟在谢氏后头,经过燕追身侧时,他身上传来龙涎香的味道,那目光落在她头顶上。

    她绾着双鬟,两侧头发垂在耳后,那头发黑得发青,从他的位置,隐约能看到傅明华鹅蛋似的小脸,以及下巴处那微微露出来白嫩的双下巴。

    新唐以丰盈为美,她这样不胖不瘦,倒是恰恰好。

    她没有一般孩子的好奇心,很懂规矩,可称为新唐贵女典范了。

    燕追看了两眼,正要将目光收回,鼻端似乎能闻到若有似无的馥雅气息。

    已经走了两步的傅明华,却是想起梦中的情景,这位后来极有可能会君临天下的三皇子,她微微转头,正好就与那漫不经心即将要转开的目光对上。

    他双手笼在袖口中,穿着一身银色锦袍,还没有束冠,头发只捆了一半,眼睛细长,那有棱有角的眉梢使得原本就神情高傲的他看起来更是高高在上。

    继承了崔贵妃的美貌,如今已经锋芒毕露,可见往后更不是善茬。

    傅明华目光与他对上时,他眼神渐渐就锐利了,她转过头,安静的跟在谢氏身后,提了裙摆迈过门坎,进入蓬莱殿了。

    目送她们离开了,燕追才勾了一侧嘴角,转了头:“走。”

    崔贵妃已经在宫中等候许久,她比谢氏大两岁,正是风华绝代的好时候。

    她云鬓高挽,额间贴了花钿,勾眉描目,戴着属于贵妃份位方可佩戴的步摇,那流苏一晃一荡。崔贵妃今日穿着湘妃色的宫装,长长拽拽拖到地上,微露香肩,领口在胸前交叉,里头若隐若现的露出鹅黄色的肚兜来。

    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傅明华偷偷看了一眼,心里却有些好笑的想起之前见到的三皇子燕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