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五章 花钗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魏氏出身柱国公府,其祖父魏柱乃是前朝名臣,魏家祖上大有来头,可追溯至三百年前,是汉朝时期幽州有名上卿魏护十三世孙。魏氏也算出身名门,其祖父早年被封辅国大将军,镇守幽州任节度使,威望极高。

    后归顺先帝,先帝曾夸其为国之柱梁,允他爵位,因此大唐建都之后,论功行赏,魏柱进爵封柱国公,世袭五代。

    魏柱进封开府仪同三司,位比三公,地位非凡。

    先帝感念魏柱之忠诚,因此允其子魏威如今子承父业,任幽州节度史,直到天丰帝二年才被调回京中,如今任尚书省兵部侍郎,人称小司马。

    新唐建立之后,采用前朝陈国三省六部制,只是却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当初的陈国正是因为节度使权势太大,对地方官兵拥有生杀、赏罚等权利,士兵们便只知有节度使,而不知有皇帝,节度使军权过大,甚至会有一人兼任数藩镇节度使的情况发生,所以到了前朝后期,地方势力远大于天子,这些节度使自成气候,最后起兵造反。

    先帝当初立国之时,深知节度使危害,吸取前朝教训,赏钱夺权,将各地节度使的权利收了回来,而只保留了节度使的名号。

    虽然也是同品官职,但却有名无实,与前朝节度使相比,权势大不如前。

    当年的柱国公府本来镇守幽州,但见大势已去,魏柱极有远见,又识时务,归顺先帝之后,并未像前朝的那些拥兵自立的节度使成为前朝余孽而遭先帝剿灭。

    正是因为保存了元气,魏氏一族虽然权势不如以往,但根基仍在。

    在幽州一带许多人心中,仍是心向魏家。就连如今镇守幽州的刺史,也是与魏家有关的。

    魏家在幽州的势力盘根错节,可以说若谁娶得魏氏,便代表拥有了一些军权的拥护。

    三皇子母族出身高贵,子凭母贵,他年纪又较四皇子长,在朝中也有一些拥护,出声、地位都有了,恐怕差的就是一些名望与实实在在的支持。

    如果傅明华没有料错,崔贵妃给儿子选的魏氏,实在是为燕追铺就帝王之路,她极有可能对儿子希望高,会将他送进军中。

    可惜梦里的‘傅明华’过得懵懵懂懂,因为内宅一些遭遇,对于大事并不关心,只知道燕追曾前往幽州,并斩杀契丹首领屈刺的首级送往洛阳,悬挂在天津桥的南门而在朝中声望大涨。

    那时幽州饱受契丹、吐蕃之苦,常年与之为敌,燕追当初立下如此大功,导致他后来在争夺皇位的斗争中,一下子胜出四皇子燕信一大截。

    正是因为如此,天丰帝才碍于朝中大臣们的谏书,立燕追为……

    “傅大娘子久候了,请随奴婢来。”

    傅明华心里想着事情,静姑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眼神渐渐染上温婉的笑意,将头低了下来,露出几分羞涩的神情,看得静姑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静姑将她带往了偏殿的冬暖阁,坐了约一个多时辰,那头才有崔贵妃身边的人过来传话,说长乐侯世子夫人想念大娘子,让她过去了。

    傅明华回来时,谢氏坐在杌子上,低垂着头,拿了帕子捂着嘴,听到脚步声时,她眼角余光朝傅明华看了过来,那眼神带着未掩饰的凌厉与打量。

    也不知这两人之前到底谈了些什么。傅明华微笑着落座,崔贵妃倒是看起来脸色无异常,看了傅明华头上戴着的花钗一眼,温柔问道:

    “外头的冰雕可好看?”

    “回娘娘话,工艺精巧非凡。”傅明华这话,让崔贵妃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真是个可人疼的,小小年纪,便如大人说话一般。”

    她笑靥如花,只是那笑容却并未达到眼底,她又再看了傅明华头上的花钗一眼:

    “宫中好不好玩儿?以后常来好不好?”

    傅明华听了这话,心里警惕,转头看了谢氏一眼,谢氏低垂着头也不看她,她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几个念头,最后却装出天真无邪的模样:

    “娘娘喜欢元娘吗?”

    “自是喜欢的。”崔贵妃脸上的笑意淡了些,露出些疲色来,谢氏今日进宫来已办完自己要办的事儿,她本来身体便不好,今日又走了这样半天,眼见时辰已经不早了,她还得去一趟太后宫中才能出去,再耽搁,恐怕宫门都得落锁了,因此起身告辞了。

    崔贵妃拉了谢氏的手:

    “你我多时未见,好不容易这一见,又得走了。”崔贵妃说到这话,眼中倒真露出了几分感伤来。

    谢氏身体不好,两人也不知有几回可见面的时间了。

    想当初二人还在闺阁中时,一年也总有几回见面的时间,哪如同这般,都在为了各自的目的谋划,明明同在洛阳,却一年难得说上两句话。

    这话听得谢氏也眼圈发红,紧紧抓住崔贵妃的手,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崔贵妃才让身边另一个贴身的嬷嬷南姑送谢氏母女二人离开。

    殿中一旦安静下来,崔贵妃脸上的笑意便瞬间收敛了个干干净净,静姑垂手恭敬的站在她面前。

    她浑身哆嗦,狠狠一把将面前桌案上的杯盏俱都扫落在地。

    ‘哐铛’的响声中,桌案上的杯盏以及盘里装着的瓜果点心俱都洒落了一地都是!

    殿中的宫人内侍们浑身哆嗦,大气也不敢喘跪在地上,挪着往前收拾东西。

    此时这位出身青河的贵妃娘娘脸颊飞红,眼神阴冷,抿着嘴角冷笑。

    她没有再掩饰自己的情绪,这里都是她的心腹,她胸膛不住起伏,单手撑在桌案上,侧身盯着门口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静姑:

    “性子如何?”

    崔贵妃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的,但是静姑却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她指的是什么。

    “沉得住气,奴婢借口去令人准备暖阁以及瓜果点心等,傅大娘子便硬是在外坐了两刻钟,并不曾抱怨。”静姑说起这一点时,强忍着想抬头的本能:“可是世子夫人带来什么消息,惹娘娘生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