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六章 为难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何止是生气,傅家简直要翻天!”

    她重重的一巴掌拍到了桌上,这力道震得桌上原本洒落的几个瓜子都跳了起来:

    “傅长胜那老贼背地里与容氏勾搭上了!”崔贵妃发完了火,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坐直了身体整理了自己的头发,眼神冰凉;“他估计想以元娘的婚事与燕信小儿做媒,换来权势。”

    说到这儿,崔贵妃神色如常,手掌却紧紧的攥了起来。

    想到自己今日送出去的那支花钗,原本是想稳住傅家,暗示谢氏他日自己儿子登基之后,傅明华必定会由她做主另择一门婚事的。

    可现在看来,说不定那花钗意思便要变了。

    “那娘娘准备如何?”

    静姑跟在崔贵妃身边多年,从青河便一路跟她到洛阳,看她从当初的崔氏贵女成为如今满腹心机,阴狠毒辣的贵妃娘娘,哪儿不了解崔贵妃此时心中已经有些乱了。

    她是知道崔贵妃打算的,崔氏名声虽好,底蕴十足,可却缺少军中威信,崔贵妃正想为儿子千挑万选一个对他有益的对象,此时傅长胜的举动显然打乱了她的安排。

    “傅家的势力也是重要。”除了傅家之外,还有一个与之为姻亲的谢家。

    静姑知道崔贵妃最近正有意为儿子娶柱国公之嫡女魏氏,可若失了傅、谢两家而娶魏氏,又有些因小失大了,毕竟当初的傅老侯爷在军中颇有声望,谢家又有银子。

    崔贵妃听了这话,不由又咬了咬牙:“再看看吧。”

    她比了个手势,示意静姑起来。静姑站到她身后,替她捏着肩,崔贵妃此时还下不了决定,她既舍不得魏氏这股势力,又放不下傅、谢两家。

    可惜她虽然有两个儿子,但是年纪与之匹配的,便只有燕追了。

    若她选傅家,那么容妃必定会选魏氏,若她选魏氏,则又将傅明华便宜了容妃。

    “傅长胜这个老匹夫。”崔贵妃咬牙切齿的骂,心里暗暗将这笔仇记下,这个决择实在是难,她也想多拖一段时间,看谢氏有没有办法能使她两全了。

    此时的傅明华就算是不知道她与谢氏前脚一走,后脚崔贵妃便发了一通火,但从谢氏的神色便看得出来,她应该是将傅侯爷的打算告诉崔贵妃了。

    这一回傅侯爷可真是失算了。

    说来也是好笑,白氏为了女儿,透了傅侯爷与容妃可能有瓜葛的口风不说,还为了丁治平而使谢氏进宫,如今谢氏却反将傅家将了一军。

    若是他日傅侯爷打算功败垂成,在得知坏了自己的好事的是白氏与傅仪琴时,那表情必定十分好看。

    去求见了太后,得了些赏赐母女二人回到长乐侯府时,已经是傍晚了。

    白氏早已等着这母女二人归来,谢氏的马车刚一进府,她便已经得到消息让人候在府中了。

    谢氏与傅明华二人连衣裳也来不及换,便来到了白氏所在的院落。

    傅仪琴抱着女儿,她七岁的儿子不耐烦的坐在她身旁,扭来扭去的。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她看到了傅明华,便恶狠狠的瞪了她几眼,紧接着才冲谢氏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昨天丁孟飞被傅明华令人打了,傅仪琴背地里虽然被白氏训斥了两句,让她不准找傅明华的麻烦,可是她仍怀恨在心。

    反正白氏现在说的是不准找傅明华的麻烦,又没说不准找谢氏的麻烦。

    “该不会是不想帮我夫君这个忙,所以故意拖到这么晚才回来?”

    傅仪琴阴阳怪气的,谢氏看了她一眼。

    明明谢氏的眼神并不凌厉,但傅仪琴却没来由的心里一慌,回过神来时又有些恼羞成怒,正想跟谢氏说上几句,谢氏却已经别开了脸。傅仪琴只觉得自己像吃了闷亏一般,心中不快。

    “怎么回来的这样晚?”

    傅仪琴不说话了,白氏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母亲,宫里又不是自家大门,哪怕就是到了宫墙外,也得递牌子等着相见。”谢氏脸上带着微笑,眼中却隐藏着不耐:“贵妃娘娘召我时,时辰便已经不早了。”

    幸亏如今宫里没有皇后,虽然有个太后,却并不掌权,治理六宫的权利在崔贵妃手上,所以谢氏要见她时,才会这样的快。

    若是换了旁人,哪怕就是今天能够进宫,但此时恐怕还不一定见得能回来。

    白氏听了这话,心中有些不快,但仍吩咐丫环搬了杌子出来。

    “那治平的差事,贵妃娘娘怎么说?”

    谢氏作势捏着帕子挡了嘴轻咳两声,嘴角边笑意冰冷:

    “贵妃娘娘今日打听倒是打听过了,说是如今太常寺、太仆寺、司仪署俱有职位倒有闲缺,只是不知道大姐看重哪个职位了。”

    白氏一听,脸上就露出了失望之色。

    新唐官职分三省、六部、九寺、五监、诸卫,分工十分明确,谢氏所提的两个职位,都不是什么重要的职缺。

    最重要的,太常寺下分各署,但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位,一个太仆寺则是管畜牧,另一个司仪署更是管凶丧赙葬宫墓之务,都不是什么往后有前途的职位不说,最关键的是还根本没有油水可捞。白氏没想到自己请谢氏出面替丁治平谋个位置,她却谋来谋去只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若是这样,哪儿用得着她出门?简直不给自己这个做婆婆的脸面,白氏脸色阴沉下去,傅仪琴道:

    “太常寺?可是太常少卿?”

    谢氏听了这话,眉头便皱了起来。

    “你说话呀?”

    傅仪琴翻了白眼,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谢氏最不喜与这样的蠢货打交道,傅仪琴不知是自己本身出身太低,出身低下没甚教养的缘故,还是下嫁丁治平后身份格调一下便低了不少,此时说话简直可笑,侯府长嫡女的风范全无,简直笑话。

    “丁大人当初在江洲任职,不过是从六品的通判。”谢氏本来对傅家人便没什么好感,此时傅仪琴一不耐烦的催促,她也懒得再绕弯子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