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七章 遗忘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谢氏嘴唇被帕子挡住,可一双眼睛中却透出冷笑来:“哪怕就是功劳泼天,也没道理一下子便升任少卿。大姐敢提,娘娘可是不敢想的。”

    吸取前朝节度使权势过大,威胁到国家安危,地方官员尾大不掉,便在各州郡设通判一职,与权知州共商政事,并向洛阳上折子,陈述地方官员政事的大小情况,通俗的来说,就相当于地方监御史。

    这个职业根据州郡大小分品级,若是像大的州郡,如白氏的三子傅其彬以及早前丁治平,都是从六品的通判,已经算是中上了。

    此时傅仪琴一张嘴竟然想要四品的太常寺少卿,可算是将谢氏气得不轻。

    白氏在一旁听着不对劲儿,刚刚女儿说话时她没来得及开口,此时见谢氏眼神不快,深怕女儿在小辈面前丢脸,连忙看了一眼旁边的沈氏母女:

    “绣娘,元娘刚回来,你同二姐儿抓了瓜子,带着元娘几个孩子去暖阁坐会儿。”

    今日倒是两次被人打发到暖阁去呆着了,傅明华露出微笑。

    沈氏正坐在一旁,听了白氏这话,眼泪便险些流了出来。

    想当初傅其孟不死,她也是这府中的世子夫人,曾几何时,自己如今连坐下来听几句话都不成了?还得跟小辈似的,被打发到其他地方去。

    她手掌握成拳头,指甲险些都攥进了肉里,只是越疼她却越不敢放开,深怕自己将手一放,便要哭了出来。

    只是沈氏心里虽然怨恨,嘴上却不敢多说,还得挤出笑脸,轻应了一声,连女儿也不拉,转头便出去了。

    暖阁里傅明华坐在软榻上,沈氏死气沉沉的,连与她搭话的心思都没有,只坐在一旁自哀自怜。

    傅明霞自然看得出来母亲心中的难受,坐了过去,伸手替她抚了抚背,虽没说话,但女儿的鼓励好歹是让沈氏将刚刚那口气硬咽下去了。

    “大姐,宫里好玩儿吗?”

    三房钟氏的嫡女七姑娘傅明月忍不住托着下巴,一边嗑着瓜子儿问。

    她们年纪还小,并未进过宫中,对于那天底下最尊贵之所实在是很向往。

    此时傅明月一说话,傅明霞替沈氏拍着背的手便一顿,一张小脸紧紧的板了起来,喝斥道:

    “七妹,宫里岂是你能随意说起的。”

    傅明霞神态严厉,喝斥傅明月时语气就不见得好,傅明月年纪小面皮薄,被她喝得脸颊通红,回过神来就道:

    “我问什么关你什么事?”她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嘴唇都紧抿起来了,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只是她越是不服管教,傅明霞的表情就更加严肃了:

    “我是你二姐,难道就管不得你了?”

    “大姐都在这儿,用得着你来教训人?”

    傅明月一句话将傅明霞问得说不出话来,一旁的沈氏见不得女儿吃亏,就笑道:

    “七姐儿一张小嘴儿可真利索。”沈氏皮笑肉不笑的,“你二姐姐也是为了你好,这宫中的事儿,你还小,问这么多来干什么呢?”

    傅明月年纪虽小,可是沈氏话里的好歹却是听得出来,当下便强忍了眼泪不出声了。

    “元娘,你和你母亲进宫,怎么不带上明霞?”沈氏将傅明月说得不出声了,又转而向傅明华笑着道。

    昨天夜里白氏派人去谢氏院中时并未避人耳目,沈氏在侯府中地位尴尬,便最怕自己吃亏,平时总让人打听府中动静,昨天正好就打听到了谢氏说要进宫的消息,当下她心中便火热了。

    自己这一生所嫁非人,便算是毁了,可是她还有女儿。

    照傅家这样的情况,虽然白氏疼惜傅明霞,可自己没有丈夫,从某方面来说,傅明霞便是福气不全之人。

    她年纪已经不小了,再过几年便要相看人家,白氏不一定能给她说得了什么好亲事,谢氏要进宫见崔贵妃,沈氏也就动心了。

    所以她昨晚也去了白氏院中,想央求白氏跟谢氏说一声,请谢氏在进宫时将傅明霞带上,若是傅明霞能讨得了贵妃娘娘欢心,往后说亲时贵妃娘娘若是还记得,便有依靠了。

    可没想到白氏一听她的话,便拒绝了不说,还将她教训了一顿。

    沈氏回屋之后心口堵塞,半宿都没睡得着。

    谢氏母女回来之后白氏又将她从正房中赶了出来,连话都不让她听,这府中越发没有她的位置了。

    此时心里有怨,难免说话就带上了几分不满。

    “伯母这话应该跟母亲说才对,我又能做什么主?”傅明华笑眯眯的看着沈氏,见她听了这话,脸色乍青乍白的,这才拉了拉厚厚的披帛。

    沈氏也确实可笑,不敢去找谢氏与白氏,却将气撒到孩子身上。

    “不如,我替伯母向母亲带句话?”

    她微笑着,沈氏哪儿敢与谢氏提这个,连连摆手,脸上笑容很快阴沉了下去,心里却将这笔账记下了。

    暖阁之中一时间没有了声音,侍候的丫环婆子们只当聋子似的,不时上前添些茶水又退下了。

    白氏屋中此时气氛也是紧绷,谢氏将崔贵妃能为丁治平谋的几个职缺一说,傅仪琴脸色就变了。

    这些什么从五品正六品的几个职业听得她连笑脸都摆不出来,白氏也不出声,她忍不住就道:

    “如果只是这些,还用得着你去求贵妃娘娘?”

    傅仪琴声音已经有些尖锐了,谢氏冷笑一声,白氏眼见不好,连忙就道:

    “胡说什么。”她警告似的瞪了女儿一眼,转头再看谢氏时,便挤出一个笑容来:“阿沅,你累了一天,快些回去歇息吧。”

    谢氏应了一声,福了一礼,看也不看傅仪琴一眼,直接转身便出院子了。

    她刚一走,屋里傅仪琴便气得浑身哆嗦:

    “母亲,她也太目中无人了!”

    “闭嘴!”白氏喝斥了傅仪琴一句,目光闪了闪,嘴角边笑容也阴冷了下去。

    谢氏出了白氏院落大门,一旁的安嬷嬷才小声道:

    “少夫人,大娘子还在夫人院中,并未出来。”

    有安嬷嬷提醒,谢氏才发现自己将女儿忘在白氏院中了。

    她想起今日的事情,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喉间发痒,咳了两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