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八章 来访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安嬷嬷替她揉背顺胸,有些担忧的望着她看。

    谢氏拿帕子捂了嘴,眼神有些放空。

    今日她向贵妃娘娘说了昨日发现的情况,崔贵妃当时便拉了她的手,与她说明了利害关系。

    如果所料不差,如今她的女儿傅明华与魏氏如今已经卷入了这场皇子争夺战中,如果崔贵妃看中柱国公府魏威之女,那么依容妃性格,极有可能会选择主动投诚对她有利的傅明华。

    而崔贵妃若是不愿放弃傅明华,那么容妃便会选择魏氏。

    傅侯爷的举动让崔贵妃陷入了被动之中,崔贵妃代表青河崔氏,而崔家与谢家同气连枝。

    四姓都很清楚,一旦崔贵妃所生的三皇子燕追登上皇位,对崔家有利,同时与崔家联姻关系密切的其余三姓同样会受益。

    崔贵妃当时拉着她的手,温声恳切:

    “还请阿沅助我,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

    谢氏当时心乱如麻,只是强撑着出宫而已,回来又应付了白氏等人,心事重重出了白氏院落,要不是安嬷嬷提醒,恐怕她此时还根本想不起傅明华来。

    “少夫人可是累了?”安嬷嬷关切的问,谢氏摇了摇头,眉心仍是微皱。

    她该怎么办?崔贵妃都解决了不了的难题,为何要让她来?她咬着嘴唇仰头,那雪停了一日,到了晚上却纷纷扬扬的又下了。

    “少夫人……”

    谢氏这一刻身上透出来的死寂与阴冷让安嬷嬷都打了个哆嗦,她唤了谢氏一声,谢氏将头低垂了下来,又恢复了以往那个清冷的她。

    安嬷嬷提醒道:“下雪了,您的身子骨不能久站。”谢氏的双脚已经没入了浅浅的积雪中,哪怕她的鞋底纳得厚,但寒意从脚底透上来,最是渗人。

    谢氏点了点头,眼皮垂了下来,脸上面无表情:

    “走吧。”

    傅明华还在暖阁里吃着瓜子,她实在是饿了,早晨收拾打扮之后便没有再吃东西,在崔贵妃宫里时虽然用了几块点心,但此时还是饿了。

    只是白氏那头还没派人来唤她,她也不能走。傅明月几人早就呆得有些不耐烦了,冬日白天本来就短,这会儿外头都点灯了,正房那边却仍未见动静。

    半晌之后白氏派人来跟她说,让她自个儿回去了,说是谢氏已经走了。

    前来传信的丫环看傅明华的眼睛里都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显然是怕她心中不快。傅明华却是从炕上下来,一旁的碧云勾下身去替她穿鞋,她拍了拍手,碧青拿帕子又仔细的擦拭她的手指头。

    她笑了笑,问了白氏,却听丫环说白氏已经拆鬓准备歇下了。

    回到院里,院子里准备膳食的绿芜早就已经吩咐过傅明华院中所设的小厨房里了。

    傅明华拆了头发,又换了衣裳擦了手,绿芜已经领着一个端汤的丫环进来了。

    “大娘子可是饿了?”那丫环将碗一搁下,绿芜将盖子揭开,冒着热气的香味儿便扑面而来了。

    在这寒冬腊月天里,又饥又饿还冷的时候,被这汤的热气一熏,傅明华只觉得嘴中唾液不由自主的便分泌了出来。

    那汤呈枣红色,显然已经熬足了火候,为她熬的汤里面材料自然十足,浓稠得喝上一口仿佛都有些粘嘴了,将碗里汤一喝完,傅明华只觉得浑身都暖起来了。

    今日跟她出门的是碧青与碧云二人,只是进宫时两个丫环都候在了马车中,一整天时间冻得不轻,傅明华将勺子放进碗中,拿了帕子擦嘴:

    “你们两个下去休息,今夜就由碧蓝值夜。”

    两个丫环虽然答应,但仍强撑着等她洗漱之后才下去的。

    傅明华想着今日的事儿,心中已经渐渐有了眉目,哪怕是梦中谢氏的上吊自尽,她心中也是数了。

    她睡得不太踏实,夜里碧蓝还起来替她掖了掖被子的。

    早晨去向白氏请安,在外室候了一会儿,白氏才差人出来说,今日身体有些不适,便让大家回去了。

    才刚回到自己的院落,昨夜休息好的碧云与碧青两人都已经起来了,正在院门口候她,看到傅明华便迎了上去,脸色有些古怪:

    “齐姨娘和五娘子都来了。”

    傅明华听了这话,眼中就闪过疑惑之色。

    五娘子傅明纱在自己院中也就罢了,傅家几个姐妹中,她是来傅明华院子里最勤的,可是齐氏却也来了。

    碧云几人说起齐氏时,脸上就毫不掩饰的露出鄙夷的神色。

    这倒也怪不得她们,齐氏的儿子傅临钰是傅其弦的庶长子,她仗着自己受宠,儿子又是傅其弦的长子,如今傅其弦不宠谢氏,谢氏生下傅明华后身体又更虚弱,往后再有子嗣的可能性并不大。

    齐氏便想着要使谢氏将自己的儿子领到她跟前抚养,若是能被谢氏记在自己名下成为嫡子,往后这诺大的侯府也就是傅临钰的了。

    她的心思浅薄,又明晃晃的摆在台面上并不遮掩,所以府中好些人都看她不上。

    “无事不登三宝殿。”傅明华笑了笑,裙摆下冻得僵疼的十根细嫩的脚趾不着痕迹的卷了卷,传来一阵的刺疼。她脸上神色倒是丝毫不显,一群丫环也并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回到屋中时,傅明华提了裙摆迈进门坎,就听到里头齐氏在说话:

    “……快回去吧,我跟你大姐姐有话要说。”

    似是听到了外头的脚步声,齐氏住了嘴,傅明华进了屋时,就看到齐氏正坐在内室平日傅明华接待傅家几个来访姐妹的地方,正端了热茶在喝,转头看到她进来时,齐氏顿时便将茶杯一搁,笑着站起了身来。

    碧箩替傅明华解着大氅的丝带,齐氏连忙一脸讨好之色的靠了过来:“我来我来。”

    她今日真是热情得有些过份,看样子倒像是另有所图。

    傅明华心中思咐,却见齐氏将她大氅丝带解了,并亲自将这狐裘挂在了一旁的架子上。

    “姨娘怎么来了?”傅明华对她的殷勤既不抗拒也不喜欢,微笑着问了一句,齐氏就伸手扶着她要坐在椅子上:

    “婢妾这不是得了个好东西,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大娘子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