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章 话本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丫环端了热水上来要给傅明华擦手,她连忙接过,殷勤的道:“我来我来。”

    她挽了傅明华的手放在手心,那双手柔软温暖,如上等羊脂白玉雕成般,竟看不到半点儿瑕疵,齐氏心中有些吃味,难免想起女儿傅明珠那双小手来。

    虽然同是傅家的姑娘,骨子里都流着傅其弦的血液,可是傅家的姑娘也分三六九等。

    在傅家中她虽然尚算受宠,不过哪怕再是贵妾,也只是妾而已。傅明珠的吃穿用度自然是比不上身上嫡长女的傅明华的,更不要提她的娘家早已没落,完全比不上出身江洲的谢氏了。

    傅明华这双手养得让人一看便知道是富贵人儿,连她都有些嫉妒了。

    心里虽然有些嫉恨,但齐氏却很快仔细的替傅明华仔细的擦了好几次手,动作温柔:

    “大娘子这双手,一看便是有福气的人儿。”

    傅明华知道谢氏突然上门又这般殷勤,八成没什么好事儿。

    此时她夸得自己天花乱坠,心里说不定已经开始诅咒了。

    不过她却就是喜欢齐氏这副心中不快,脸上却还要陪着笑,强忍了不喜侍候她的样子!她由着齐氏服侍了,也不出声,齐氏明显是有话要跟她说,可是却没想到傅明华不搭声儿,她说了几句,屋里有些冷场,便渐渐有些着急了。

    齐氏一边嘴里没话找话,一边眼神似刀,连着剜了傅明纱好几眼。

    傅明纱却装着不懂的样子,稳稳的坐着没动。

    齐氏见傅明纱坐着动也不动,心里暗骂了一句傻子,随即也不管她了。

    她挖了香膏在手心温热了,将傅明华两只手都细细抹过了,那淡雅的香味儿可不是平时她能用到的一般膏子,齐氏心中有些眼热,只是想到今日自己过来的目的,将这股贪念强忍了下来,扶了傅明华坐下,自己也跟着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但在傅明华面前也不敢坐实了,只余半面屁股稍稍沾了沾椅子的边儿。她讨好的冲傅明华笑,一面从袖口中取出一本裹起来的书册:

    “听到珠姐儿说大娘子平时最好看书习字,婢妾前日无意中倒得了本书,大娘子也知道婢妾大字不识,拿了这东西也是糟蹋了,正好送来给大娘子,若是好看不妨收着,若是不喜欢,扔了也就是了。”

    说着,齐氏拿了书,便一脸笑容的朝傅明华递了过来。

    那书被她卷成了一团,她塞过来时书页翻开,傅明华便看到了上面写着三个字:玉铭春。

    傅明华一见这书,嘴角边的笑容就更深了些。

    梦里的傅明华,也收过齐氏送来的这书!

    大概是什么时候送来的,只是梦中的情景,傅明华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但是这‘玉铭春’三个字她心里却熟悉得很。

    南安刺史霍最良的女儿闺名玉铭,与一贫困书生相爱,屡次在霍府后院中,通过乳母周妪的帮助私会,最后却遭霍最良阻止,认为女儿此举有辱门第,而为女儿另择良婿。

    霍玉铭忠贞刚烈,不满父亲安排,最后上吊自尽。

    书生痛苦异常,此事感动判官,判官感动玉铭的刚烈多情,也喜欢书生的深情厚意,不忍这对鸳鸯生死离别,而使玉铭鬼魂还阳,最后与书生成婚的故事。

    书中大量描写了朝廷大员霍最良在南安地界中权势滔天,可书生却不畏强权,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若是少不知事的闺阁少女,看了这样的书懵懂感动,但梦里的傅明华却在看到这话本时,羞恼交加,当场便险些哭了出来。

    像书里霍玉铭这样的女子,大多是读书人杜撰出来,使许多人迷醉的。

    真正出身高贵的名门闺秀,若是婚前便与陌生男子亲亲我我,私下幽会,那便是自我作贱。

    新唐风气虽然远较前朝开放,但真正的贵族,依旧是会教导女儿自尊自爱,绝无可能像霍玉铭那般败坏门楣的。

    齐氏拿这本书出来,简直就是居心不良!

    傅明华并没有像梦中的‘她’一般,当时强忍了羞恼将这本书接下,背后却忍气吞声的将书烧了。

    虽说这本书并非什么淫词艳曲,但是未出阁的女孩儿偷看这样的书,到底是不美。

    刚刚齐氏拿书时,说得很清楚,她不识字儿,无意中得了这书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她当着这样多人又说过若是好看便留下,若是不喜欢也就扔了,她若告状,哪怕闹了起来,最终齐氏便只是遭到喝斥一番而已。

    最后反倒是不管这书是从何而来,长辈看她时难免会有不喜。

    估计齐氏也是料定了这一点,才会有恃无恐的。

    齐氏送了书,又见书页摊了开来,傅明华却像是没露出什么怒容来,她心中一喜,双掌一拍,连忙站起身:

    “瞧婢妾这记性,今日世子爷出门时,落了玉佩在婢妾房中,婢妾得使人替世子送去,便不再打扰大娘子了。”

    说完,她双手一搓,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刚刚大娘子擦手的膏子倒是味道好闻得很……”

    傅明华眯了眯眼睛,抬头看了齐氏一眼,似笑非笑的,那目光直看得齐氏觉得浑身有些不大对劲儿了,她才勾了勾嘴唇:“碧蓝,拿盒香膏出来,赏齐姨娘。”

    她坐在椅子上,眼睛半眯,勾着嘴角,仪态娴雅端庄矜持。

    齐氏开始听她让碧蓝取香膏,嘴角边还露出笑意,听到了那个‘赏’字,脸色就有些不对了。

    虽说论身份地位,她确实没有傅明华高,不过好歹自己也是府中贵妾,是傅其弦的女人。齐氏手里帕子被她紧紧的攥紧,她脸上笑容有些发僵,饱满的胸脯不住起伏,半晌之后才笑:

    “婢妾跟大娘子开玩笑的,又哪儿有从大娘子手里抢膏子用的道理。”她说完,将手一甩,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阴沉着脸,直接便出了房门。

    傅明华坐在椅子上,看着齐氏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冷笑了两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