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章 烧了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刚刚齐氏服侍得她并不好,她留了少许指甲,刚刚齐氏替她抹的香膏有些塞进了指甲缝里,她伸手弹去,一旁碧蓝忙拿了帕子替她重新净手。

    她任由碧蓝侍候,收回看齐氏的目光,转而望向一旁的傅明纱:

    “五妹妹稍坐片刻,绿芜,端些瓜果茶水来。”她说完站起了身,傅明纱愣了愣,也跟着站了起来,看她在一群丫环的簇拥下进了内室,再看不见她的身影了,目光还没收回来。

    傅明华换了一身衣裳出来,就看到她眼巴巴的盯着内室的方向,倒是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

    她伸手理了理额前没有挽起来的细碎刘海,招呼着傅明纱进来,她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有些不敢置信:“大姐姐是叫我进去吗?”

    傅明华年纪虽小,规矩却立得很严,接人待客从不迈进外间的这道门坎,里面洗漱的闺房以及平时练书习字儿的地方,从不轻易让人进去,哪怕就是她房中的二等丫环,也是不得召见不允入内的。

    此时傅明纱看到傅明华招手,一时间还有些不敢置信,待她点了点头,才吞了吞唾沫,由贴身的丫环碧如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进去了。

    身为侯府的嫡长女,傅明华的屋里地底与墙壁四周都有管道,一旦到了冬季时,外头烧火,热气由管道排入屋子之中,使得整个房间温暖如春,并不是傅明纱那个简陋阴冷的房间可以比的。

    脚踩到地上时,透过薄薄的鞋底,仿佛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她规规矩矩的坐在杌子上,连手都不敢乱放,目光就落到傅明华身上。

    外头绿芜在准备着膳食,阵阵香味儿飘了进来,傅明纱喉间小小的滚动了一下,傅明华头也没抬,听到这吞咽唾沫的声音头也没抬:

    “多摆副碗筷。”傅明纱的小脸微微的就红了起来,她有些急促的站起身,小腿打到杌子,发出响亮的声音,她脸更红了,一副不知该是站还是坐的样子:

    “不用了不用了。”

    傅明华抬头看她,她还摆着手,对上傅明华的目光时,声音就渐渐的小下去了。

    绿芜还在撤着炕上的桌子,窗外竟然‘嘀嘀嗒嗒’的下起了雨,想要走的傅明纱皱着一张小脸,手撑着桌子望着窗外发呆。

    “姐姐翻花绳吗?”她伸手摸了摸腰,回过神来盯着傅明华看。

    傅明华并不是个性格热情的人,对于哄孩子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她是真的对这个玩法不感兴趣,因此自然就摇了摇头。

    “哦。”傅明纱脸上笑意一滞,应了一声,旁边站着的碧云看了傅明纱一眼,又将眼珠移开。

    大娘子就是这样,可偏偏五娘子每次都还会再来。

    碧云眼中闪过几分不喜,也不知大娘子身上有什么值得五娘子觊觎的,总是隔三茬五的便来。

    屋里点着檀香,傅明华坐在炕上,上半身撑着桌子,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吩咐:“将东厢房收拾出来,以便五妹妹休息,待雨小些,再送她离开。”

    碧青应了一声,傅明纱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来:“大姐姐,我不能跟你一起睡吗?”

    她咬着嘴唇,伸了手出来,一副想要去碰触傅明华,却又不敢的怯生生的模样。

    傅明华睁开眼,那双眼中仿佛聚了繁星一般:“听话。”她声音温柔,语气却十分坚定,并没有因为傅明纱小小的撒娇就改变了心意。

    坐在炕上的傅明纱慢慢的就露出失望之色,却依旧是听话的应了一声,从炕上爬了下来,任由碧如抱着她跟了碧青出去了。

    她这一走,傅明华才坐直了身体:

    “以后如果她再来,若我没在,便打发了她回去。”

    碧蓝抬头看了她一眼,就见到她冷淡的神色,当下心中一凛,低头便应了一声‘是’。

    虽说傅五娘子看起来可爱又可怜,不过傅家里却不可能真出了她这样一朵无害的白莲花。

    傅其弦总共庶出的有四子七女,傅明纱在这些庶出的子女中,也是身份地位最差的。她的生母何氏并不受宠,不能给她任何庇佑,使得她小小年纪便得另寻他法。

    梦中的傅明纱也是在谢氏未死之前,极粘傅明华。

    那时的傅明华端庄大度,被教导得善良而又极有长姐风范,对这个可爱且粘自己的妹妹多番照顾,是真心的心疼她在府中的处境,极力帮她,一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衣食住行样要由自己的份例里会分些与她。

    她总以为自己与傅明纱姐妹情深,可直到谢氏死后,傅明纱便渐渐不来了。

    后来的傅明华因为谢氏之死,傅家对其莫名其妙极不待见,她也渐渐顾不上傅明纱了,直到她后来出嫁,只听说傅明纱嫁了山西都乐侯庶三子,并在两年后都乐侯庶三子考中同时士,受家里荫庇,带着她前往四川任职,傅明纱也算是苦尽甘来。

    后面的事儿梦里的傅明华自顾不暇,便再也不知了。

    虽说有梦里的情景,可傅明华倒是并没有因此而疏远傅明纱,只是她来得实在太过频繁,让她已经有些不喜了。

    她并不是梦中那个温柔大度的好姐姐,对于傅明纱的耐性也并不那么足,她皱着眉头吩咐了几个丫头,听到她们应声了,才吐了口气:

    “将齐姨娘送来的书卷烧了。”

    碧蓝一听这话,忍不住就道:

    “何必烧了?”她们不比其他目不识丁的丫环,跟在傅明华身边,她们也曾受过严格的教导。

    真正的大家闺秀,除了比性情、礼仪、气度与容貌、家世之外,身边的下人也是能给主子挣脸的,几个丫环字儿倒也识得,那‘玉铭春’那样几个大字,碧蓝也是认出来的。

    刚刚齐氏送书来时,碧蓝当即便眼神阴沉了下来,只不过是强忍罢了。

    这样的书本并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姑娘能看的,一旦被发现,恐怕难逃长辈斥责,更有可能会被罚抄写女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