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三章 意指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仪琴闻到了他身上的酒与胭脂味儿,喘了两口气,理了理头发,心里一股怨气又涌上来了。

    当初她憋着一口气,非要嫁给丁治平,还不是看中他有出息,跟其他纨绔子弟不一样,认为自已终有一天能妻凭夫贵,得封诰命。

    可如今看来,当初的自己果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丁治平这些年一直窝在江洲,仕途上没有半点儿寸进,如今不要说是封诰命了,他就连进阶官品都难!

    “你又去哪了?”

    她眼神不善,丁治平一见不好,连忙便道:“那日弟妹未能为我谋得好的差事,最近我有幸得岳父大人指点,结识了吏部的黄忠义黄大人,与他去醉香楼喝酒了。”

    丁治平嘴里所说的黄大人,是尚书省下吏部的正五品郎中,这黄忠义之祖父原名黄四,后得先帝赐名为黄虎,在开国之后被封县伯,食邑七百户。

    黄氏后人也算是争气,黄忠义的二叔任东都河南尹,黄家子孙之中在各地也是担任官职。

    听到丈夫是跟黄大人出门喝酒,傅仪琴脸色好了许多。

    只是听他提起谢氏帮忙不力,不免又诅咒了两声。

    看她不像刚刚细眉倒立的模样,而是有恨记到了谢氏身上,丁治平松了口气,狠狠的瞪了丫环一眼:“还不快去端茶。”

    “到底什么事儿,竟发了这样大的脾气?”

    丁治平替傅仪琴顺了顺胸口,不由就道:“仔细急坏了身体。”

    “还能有谁?还不是傅明华那小贱人!”傅仪琴冷笑了一声。将今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丁治平心里自然是知道妻子打算的。

    从心底里说,他觉得傅明华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傅仪琴从嫁进丁家的那一天起。便从未侍奉公婆,受过姑子的气。

    他倒是有些担忧如今妻子回到娘家,得罪了傅家人,到时将他们一家赶了出去。

    若是能如傅仪琴所说,使丁孟飞娶到傅明华,那自然是千好万好,可若此事不成。到时反倒坏了傅、丁两家情份,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他心里虽然这样想,嘴上却不敢说的。傅仪琴这些年积威甚深。他也是凡事懦弱惯了,不敢再提。

    “哼。”傅仪琴冷笑了一声,伸手理了理衣襟:“走着瞧,日子还久得很。待到他日让她落进我手里。我倒要好好教教她规矩!”

    傅明华只觉得耳朵发烫,想来也是傅仪琴在诅咒她。

    她摸了摸发红的耳朵,碧箩忍不住就道:“今日的事,要不要奴婢知会付嬷嬷一声?”

    今日傅仪琴当众为难傅明华,几个丫头都看在眼里。

    付嬷嬷是谢氏身边的贴身嬷嬷,与安嬷嬷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深得谢氏信任。

    碧箩的意思就是在向谢氏告状。

    只是告状若有用便罢了。告了结果没用,说了也是白说。

    傅明华摇了摇头:“不用了。恐怕母亲正在烦心。”

    一旁正为她收拾着衣裳的碧云一听这话,便愣了愣。

    碧蓝为她剥着柑橘,她拿了银签叉着刚剥好的橘子送进嘴中,酸得眼睛都眯了眯。

    谢氏从宫中回来便‘病’了,依傅明华看,这个病恐怕是心病,不大好医。

    她笑意发冷,又叉了一瓣橘子送进嘴里,不再说话了。

    齐氏隔了两天又来了一回,这一回则是由建元七年的状元提起的。

    “建元七年时,那杜郎君实在是文才风流无人可及,以三十二岁的年纪被皇上亲点为头名状元。”齐氏做出一副回忆的样子,“杜状元被朝廷派到岭南任职,婢妾当时倒有幸见过杜状元一回。”

    她自顾自的说着,傅明华拿了琴谱,在古筝上拨弄。

    几个丫环倒是觉得琴声悠扬,只是齐氏聒噪未免有些惹人厌烦。

    齐氏自个儿倒像是没察觉一般,见傅明华不睬她,也说得来劲儿,还凑近了她一些:

    “不过这杜渐德最出名的可不止是文才而已,大娘子可还知道其他的?”

    傅明华低垂着头去端一旁的茶杯,听到这话,眼神便晦暗莫名,她端了茶杯,挡住了嘴角边的狰狞,望着齐氏,眼神冰冷。

    直看得齐氏浑身发寒,本能别开了脸,待心里一定回过头再去看她时,却见傅明华浅浅的笑着,嘴唇虽然被茶杯挡住,但是眼睛下方却露出两抹卧蚕,眼中漾着温婉的笑意,刚刚的凌厉倒像是她自己的错觉了。

    “据说这杜渐德最出名的,还是他的痴情。”齐氏抚了抚手臂,上半身倾斜着朝傅明华靠得更近了些:“他的妻子是他的表妹,自小定下婚约的,夫妻俩恩爱异常,婚后数年杜娘子未曾为傅家延续香火,却也未影响夫妻感情。”

    她说到这儿,‘吃吃’的笑了两声:“如今住进傅家里的姑奶奶一家里,据说表少爷也是小小年纪启蒙读书的,姑爷当初也算是天子门生,这家学渊源的,据说今年是要入场应试的,若是能博个秀才功名,年纪轻轻的,往后求亲的恐怕要踏破傅家大门。”

    说到这儿,齐氏见傅明华没什么反应,顿时着急了:

    “大娘子觉得婢妾这话有没有道理?”

    看傅明华仍不说话,只顾着单手拨弄琴弦,她眉头皱了皱,眼中露出不耐之色,也不明白这破琴有什么好值得专注的。

    她就不信自己还搞不定这样一个闺阁少女。

    想到这儿,齐氏伸手也去拨琴,只听一声重响,打乱了傅明华刚刚正在研究的琴谱,她转头盯着齐氏看。

    齐氏被她看得心中冷笑,以为她会含泪喝斥,却见她将杯子一放,温声缓缓道:

    “齐姨娘这话说错了。”齐氏正待要驳斥她,傅明华接着开口:

    “要踏破的,也只是丁家的大门,表哥姓丁不姓傅。这样的话齐姨娘以后就不要再乱说了,免得人家嘲笑你。”

    她说完,见齐氏的手还扣在琴弦上,勾了勾嘴角,站起身来,一手拉了拉披帛,一手拿起旁边放着的拨琴的象骨弹筝,用力的重重拨动一根弦。(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

    求首订!!!

    求支持!!!

    我是大家心爱的宝宝,是大家心中等在江南歪脖子树下的夏雨荷呀!!!

    黄桑,黄桑们!!!你们还记得我吗。。。。

    那个挥着小手绢,一脸哀求的白莲花就是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