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四章 伤人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拨琴的力道不小,只听‘嗡’的一声重响,那琴弦被傅明华用力挑动,齐氏手放在琴上还没反应过来,那染红的丝弦绷得太紧,又遭大力挑拨,‘锵’的一声便断了。

    齐氏惨呼一声,几根手指被断弦抽中,本能的将手举了起来,一根细细的红印从她食指印到小指尖上,须臾功夫,血珠便从红印中渗了出来,疼得她脸色都变了。

    十指连心,齐氏本能的将手含在嘴中,浑身哆嗦着竟然连喊都叫不出声音了。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将头低垂了下来:“姨娘没事儿吧?”

    除了拇指没破皮只是疼之外,其余几根指头儿都被琴弦划破了,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没有事?

    齐氏心中窝火,想要大声的冲她发脾气,却又咬牙强忍了。她转头看到傅明华低垂着头,含着笑意盯着她看,自己明明被她弄伤,此时她却一副没事儿人般的模样,她心里的怒火一波一波的往上涌:

    “怎么可能没事?大娘子来试试疼不疼。”

    她语气全是埋怨与怒火,傅明华的笑容淡了淡,没想到她会这么傻:“姨娘是在怪我了?”

    “不怪你怪谁?”

    若是傅明华在弄伤了自己之后,稍表现出几分关切倒也罢,可她倒好,仿佛这事儿与她无关似的。

    自成为傅其弦的贵妾之后,她养得皮娇肉贵的,这点儿伤口真是让她吃了大苦头。此时说话也不免带了几分火气,傅明华笑着看她:

    “姨娘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我好端端练着琴,姨娘偏要将手搁到琴上。”她捡起断掉的丝弦这个动作让刚刚才被丝弦割过的齐氏吓得本能的身体就往后仰。傅明华抿了抿嘴角:“这丝线儿又薄又利,一不仔细便割破了手,我练着琴,姨娘不小心被割了,怎么就怪我了?”

    她话里的意思倒像是怪自己是自找的了?齐氏咬着嘴唇,脸色阵青阵白的。

    “如今这丝弦断了,我也不找姨娘出银子替我修补。”她不急不缓的将话说完。又令碧蓝唤了丫环上前将琴抱下去了,这才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姨娘刚刚跟我说到哪儿了?”

    “哦。”她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说到科举考试了。莫非钰哥儿今年准备入场赴考了?”

    齐氏刚刚说了半天,也不知她是真没懂还是假的,此时自己手指头都被割破了,那丝弦细倒是细。割人却不比刀子差。她又疼又恨,却偏偏有气无处使。

    听到傅明华这话,恨得咬牙,却也只得强笑道:

    “大娘子说的哪里话?钰哥儿又哪儿能跟表少爷相比……”

    “那可不能这么说。”傅明华将齐氏话打断了,温声道:“他二人年岁不同,自然是不好比的。”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似是有些意外般的盯着齐氏看:

    “姨娘今日是怎么了,总拿表哥与钰哥儿相比。表哥虽好,却只是外姓人。钰哥儿才是姓傅的。”

    齐氏简直有苦说不出,她当然是不想践踏自已的儿子,傅临钰再差,也是她的心肝肉儿。

    可她这样说,纯粹是为了表现丁孟飞的出众,也不知傅明华是真傻还是假傻,半点儿没朝她想像中的注意力放到丁孟飞身上去。

    她被傅明华绕着跑,下午过来灌了一肚子的茶水不说,受了伤,如今还要听她教训,却是半点儿事情都没办成。

    也不知上回自己送来的那本话本,傅明华到底看没看过,这会儿竟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

    齐氏忍了心中的焦急,出声打探道:

    “大娘子多读了些书,果然是懂道理的。”她说完便顿了顿,接着又问:“说到这个,婢妾倒是想起了上回送大娘子的话本,不知大娘子可是喜欢?若是喜欢,婢妾便找人多送些来。”

    以往齐氏虽然也让女儿傅明珠来讨好傅明华,但她自己可从来没有如此殷切过的。

    傅明华眼皮垂了下来,挡住了眼中的冷色:

    “姨娘不提,我倒忘了。”她仰头去看碧蓝:“那话本搁到什么地方去了?姨娘可是想要为三妹妹讨要的?”

    “不不不。”齐氏摇了摇头,目光闪烁:“那小丫头,哪懂什么书不书的,自然不像大娘子这样……”

    “虽说父亲宠你,但齐姨娘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傅明华笑容一收,齐氏愣了一下,又听她道:“三妹妹是府中的三姑娘,姨娘可不能唤她什么小丫头。”

    齐氏被训得险些吐血。

    照道理来说,她虽是贵妾但也是妾,确实是比府中的郎君、娘子地位低。

    但齐氏是傅明珠与傅临钰的生母,以往她又较为受宠,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低了子女们一等的妾来看,此时被傅明华一说,齐氏当场脸就通红。

    她坐了一阵,终于坐不住了,阴沉着脸起身,傅明华端了茶杯:“送客。”

    齐氏咬了咬牙,领着丫环气冲冲的走了。

    碧蓝过来擦她坐过的桌子,又去捡桌上她喝过的茶杯:

    “这样好的杯子给她用,真是浪费了。”

    这些杯子都是由江西御窖所出的,每年所出的产量并不多,齐氏每来坐一回,便扔一个杯子,哪怕傅明华身后有谢家做依势,碧蓝也有些心疼了:“下回再来,便不用这杯子给她喝了。”

    傅明华没有做声儿,显然是默许了碧蓝话里的意思。

    今日齐氏问起这话本的事儿,看来并非无意所为。

    这几天的时间里她得空便来,又有今日借状元杜渐德扯到丁孟飞身上,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她应该是得了傅仪琴许的好处,来为傅仪琴办事儿,想让她心想事成了。

    至于齐氏得的是什么好处,傅明华心中也清楚得很,傅仪琴为了儿子与齐氏合谋,齐氏为了什么便也清楚了。

    能让之前还挨了傅仪琴打的齐氏心甘情愿为傅仪琴办事儿,还敢冒着事发之后会承受傅侯爷与白氏的怒火,除了傅临钰,也没什么值得齐氏如此卖命了。

    傅明华将手边茶杯里的水小小的啜了一口,那茶水已经有些凉了,失去了之前的味道,略有些苦涩了。

    她将茶杯搁在桌上,手指摩挲着杯沿,眼神渐渐冰冷。(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