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六 来意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这话,傅明华歪脑袋仰头看了安嬷嬷一眼,她脸上带着笑意与感慨,一低头便见傅明华看她,那容貌依稀能看到几分少女时期谢氏的影子,只是她比娇弱瘦小的谢氏看起来健康了些,安嬷嬷只觉得喜欢不尽,又搂进怀里:“三爷还曾看过你呢,在你刚出生那一年,还抱过你,喜欢你得很,只是你记不得了。”

    她牵了傅明华的手,往屋子里走。

    那双温暖干瘦的手将小少女白嫩软糯的手握在掌心中,傅明华仰头看她一眼,手指将她掌心扣紧。

    “少夫人知道三爷要来,心情必定会好的。”安嬷嬷有些犹豫的看了傅明华一眼,在她面前弯腰替她整理衣貂裘被雨水沾湿而粘而一缕一缕的皮毛,小声的道:

    “不能问起贵妃娘娘的事儿,也不能说起丁太太,多提三爷的事儿。”

    她眼睛不看傅明华,这样一句提醒,让傅明华睫毛垂了下来,轻应了一声。

    屋里谢氏果真是欢喜得很,不知是不是因为弟弟的到来,她脸上都飞着两团红晕。

    看到安嬷嬷牵了傅明华进来时,她笑容一滞,安嬷嬷将傅明华手放开了,傅明华朝谢氏走了过去:

    “母亲可好些了?”

    谢氏点了点头,手里还握着一封书信。

    一旁的安嬷嬷冲傅明华使眼色,显然是在提示她提起谢三爷的事儿,傅明华笑了笑:

    “舅舅来信了?”

    谢氏出身江洲谢家嫡系。其父谢应荣娶连海祝家的嫡长女为妻,祝氏生三子两女,谢氏之上有两位兄长一个嫡长姐。这谢三爷谢利贞是她唯一的弟弟。

    这个弟弟与她相差四岁,祝氏生他时年纪不小,险些没醒过来一尸两命,得了这个儿子之后伤了身体,便再也没有身孕。

    祝氏那时身体大伤,对这个险些以命换来的儿子疼得如同眼珠子似的,连带着谢家人都宠他。谢氏与他感情更是极深,未出嫁前对这个弟弟是百般维护的。

    如今听到谢利贞要前往洛阳,谢氏自然激动万分。连带着当日崔贵妃要求她帮忙‘排忧解难’而生的心病都一下子不药而愈。

    此时听到傅明华说起谢利贞,谢氏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是的,你舅舅快则两三日,迟则四五日。必定会到洛阳的。”

    她拿着手中的信。看了又看:“你舅舅也是见过你一面的,他今年二十三了,听说已经当爹……”

    谢氏说着说着,语气便有些低沉,眼中已经有些水气:

    “都多少年没见了,恐怕大变样了。”她自顾自的念着,倒将她面前的傅明华也忘了。

    她想不起傅明华来,傅明华也不难受。她开始琢磨着谢利贞的来意。

    谢家能使嫡出的儿子前往京城,恐怕不止是为了给谢氏送礼这么简单的。

    她努力回想梦中的情景。只隐约记得舅舅与出身淮南阴家的舅母阴氏来到洛阳,并带来了两个孩子,兴许是觉得舅舅与舅母以及他们领来的两个孩子对于自己并没有任何的影响,梦里的‘傅明华’下意识的没怎么记这事儿,连名字也想不起来了。

    只记得那一年舅舅的到来,带来了大批珠宝首饰、皮毛与药材等珍贵东西之外,还给她带来了不少新奇好玩又极为难得的东西。

    傅明华从谢氏院中出来,还在皱眉苦思。

    谢利贞的到来,说不定并不是偶然,值得让傅明华注意的,是她的这个三舅母阴氏。

    梦中的情景看来,她是个精明而又高傲,不太容易让人亲近的性格。

    大唐立国之后,朝廷并未发布诰令管制武器。

    也就是说百姓也可铸造兵器,只是对兵器与马蹄之上印刻的图案不允使用禁卫军和各府卫的图案,盔甲则不能有龙、凤等图案。权贵豢养的私兵、平民等则不允穿紫绯色的衣裳之外,便并无过多禁令。

    正是因为这条规定,所以大唐不少势力都喜招揽门客以及训养私兵。

    而其中偏居淮南的阴氏颇有来历。阴家是个古老的姓氏,足可追溯到一千多年前,曾有古籍记载,阴氏乃是周天子后裔管仲的后人,直到其第七代孙前往楚国做了阴大夫,才改阴氏。

    阴氏祖居南阳,数百年的时间,在那里繁衍壮大,显赫一时。

    直到陈朝中期,朝廷开始打压阴氏,将阴氏打压得险些灭了族群传承。

    为了躲避灭族之灾,阴氏迁居淮南一角,隐忍过日子。

    直到陈朝后期,皇帝昏庸,政权**,阴氏趁机崛起,不过一百多年功夫而已,这个昔日险些被朝廷灭了根的阴氏一旦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自然便又开始在淮南扎根发育。

    之所以阴氏再度崛起之后能与谢、崔、祝三家相提并论,是因为阴氏干的营生,则是与朝廷息息相关的。

    阴家擅长铸造武器、盔甲,自前朝时便名动天下,出自淮南阴氏的兵器、盔甲等每年朝廷都会大量购买的。

    可以说阴家虽然后来居上,但却富可敌国,底蕴来历,样样不比几家差到哪儿去。

    出身于这样的家族的阴氏是阴家嫡系嫡女,自然是有傲气的资本的。

    四姓之间彼此联姻,同气连枝,谢利贞娶阴氏女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可是他们来洛阳干什么?

    傅明华想了半天,脑海中将关系利害一一梳理一遍,却始终察觉不到有什么古怪的地方的。

    她从傅仪琴归来之后动了歪心思开始梳理,结合梦中的情景,再到无意中发现傅侯爷与容妃结盟,使崔贵妃陷入困境想了又想。

    甚至包括崔贵妃可能将这种不利于她的情况交给谢氏处理,傅明华都想到了,她甚至隐约能猜到梦中的谢氏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而死,却唯独猜不到谢利贞夫妇是来干什么的。

    她皱着眉,梦中好像谢利贞夫妇的到来像是没对‘她’有什么影响,莫非真是自己多疑,还是有什么地方自己漏掉,或是不知道的?

    “大娘子喝碗羹汤暖暖身。”(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感谢立冬哥哥给我一百块~~~

    这一章是加更……

    求月票……

    有票晚上再加更。。。没票我也加!这就是我,一个多么有性格的淫儿。。。

    快给我票,给票,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