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九章 郭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的眼神渐渐的就凌厉了,他转过头,目光落在傅明华身上,这是与少女几次的碰面以来,第一次真正的将她看进眼里。

    他抿着嘴唇不说话,气氛渐渐的就凝固了。

    静姑也不知道傅明华刚刚只不过说了几句打油小诗,为何三皇子的眼神就变了。

    事实上她对于这个即将卷进漩涡中的姑娘是颇有几分同情的,也深恐三皇子顺应崔贵妃的想法,她战战兢兢的出声:

    “奴婢听着倒是挺有趣的,对工虽然不算工整,但却也极为押韵。”

    燕追根本不理睬她,只是眼睛盯着傅明华看。

    周围的宫人内侍慌忙跪倒在地,傅明华也感觉到了燕追凌厉的气势,也跟着要跪下去,他却勾唇一笑,伸手透过大氅将她胳膊捉住了:

    “好诗,倒是我小看你了!”

    他的动作制止了傅明华下跪,那手指长而有力,他很快将手收回,看了傅明华一眼,转头便走。

    三皇子身边侍候的人也连忙跟了上去,傅明华转头看了他背影一眼,这位颇有野心的皇子走得极快,貂裘上的顺滑毛随着他的走动带起的寒风摆出拨浪一般的痕迹。

    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

    之前她念的打油小诗中,大兔子代表着三皇子,自然这里所说的病不是指他真病。而是指心病。

    二兔子替大兔子瞧病,自然是指崔贵妃为他排忧解难了。

    至于三兔子买药,那么便是指容妃的插手。四兔子则是代表着谢氏。

    她的死并不代表她人一死,便如灯灭,而是间接的促使了五兔子的死亡。

    至于这个五兔子,自然代表的是傅明华了。

    崔贵妃的想法,谢氏的死,她几乎心中已经有数了。

    无非就是崔贵妃如今在与容妃的斗争中,处于劣势。尤其是傅侯爷的插手,让崔贵妃感觉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之中了。

    她若替燕追娶魏氏,那么容妃必定会与傅侯爷合作娶傅明华。

    要破这样的局。便唯有找到谢氏。

    可谢氏本来就是局中的人,她选择帮崔贵妃破局的方式,便是上吊自尽。

    谢氏一死,傅明华便必定会受傅家唾弃。没有了利用价值。傅家必定会视她为废棋,容妃到时必然不会再让儿子燕信娶她,同时将燕信的筹码硬折去。

    梦中的谢氏之死,也同时证明了这一点,傅明华被毁,解了崔贵妃的燃眉之急。

    之后所提到的‘五兔子死了,六免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则是在指谢氏一死之后,江洲对她的不闻不问。并不因为她是谢氏之女,便多加照顾。

    而傅家不念骨肉亲情,在她没有利用价值,因为谢氏的死,她一废,自然傅家便对她视如敝屣,弃之不顾了。

    她借打油小诗,简单明了的将众人所处的位置一一点明。

    傅明华的嘴角渐渐的就翘了起来,静姑没懂的‘打油小诗’,她想三皇子肯定是懂了。

    静姑后背冷汗都浸了出来,三皇子年纪越长,城府便越深,那心思根本就让人琢磨不透。

    她深恐等会儿坐在外头再惹出麻烦,颤巍巍的起身:“大娘子不如进暖阁坐会?”

    这一回傅明华没有再拒绝,点了点头。

    暖阁之中摆满了瓜果点心,前日崔贵妃令人知会了谢氏之后,便早有准备。

    傅明华呆了半个时辰,便有人来回话,说是崔贵妃让她过去。

    崔贵妃脸上带着笑意,一来便亲热的拉了傅明华的手:

    “可是耍得习惯?”

    她眼中带着温柔的关怀,一旁谢氏则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傅明华点了点头,崔贵妃便抓了一旁的果仁儿,塞进她的嘴里:“刚刚追儿来过,说是碰到了你,聊了几句,还夸你有意思。”

    崔贵妃的眼中不见探究之意,但是这话却是透出询问了:“你们说了些什么?他可难得夸奖人。”

    “殿下问我会不会做诗。”傅明华握着瓜子,心中冷笑。

    “让殿下见笑了。”

    崔贵妃也笑,她可不相信会是这样简单的。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燕追性情冷漠,从不轻易夸人。刚刚说起傅明华时,分明就是有些上心,这可不太对劲儿。

    她不再提这个话题,反倒说起其他的,殿中众人不时笑出声,一副融洽的样子,背地里却心中各自住着一只鬼。

    傅明华看也不看一旁心事重重的谢氏,知道了真相,她觉得梦中的‘傅明华’真是个傻子。

    到死了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心中已经把她当成废棋,实在是太蠢了些。

    梦里的‘傅明华’怨过傅家太绝情,怨过傅仪琴的归来造成母亲上吊自杀,使她在傅家处境艰难,最后匆匆嫁给陆长砚,却在大好年华便早逝。

    谢氏恐怕早已料到自已死后,她的女儿会日子艰难,但她仍然选择这样做了,她选择了谢家,选择了崔贵妃,选择了以四姓为重,什么都选到了,唯独抛弃了她的女儿。

    只是谢氏有她的选择,傅明华同样也有自己的选择。

    殿里其乐融融,有内侍进来回报:

    “娘娘,郭嫔想要求见娘娘。”

    崔贵妃脸上的笑意渐渐就收了,转头看着谢氏,嘴角翘了翘:“恐怕是知道你来了,掐着点儿来的呢。”

    “我不想见她。”谢氏一听郭嫔,竟然难得脸上露出几分怨恨之色。

    傅明华心中一动,心里便想这郭嫔究竟是何人。

    只是原主实在是太‘单纯’,竟然对此一无所知。她乖巧的坐在一旁,就看到崔贵妃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

    “上回她也想见你,只是你来得匆忙走得也快,她便扑了个空。”

    谢氏冷着脸,没有出声。

    崔贵妃笑了笑,知道谢氏是让了步,这才令人去将郭嫔请进来。

    郭嫔看样子三十来岁,竟比谢氏还要大一些,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宫装,看谢氏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怯生生的。

    她好歹也是五品的嫔,谢氏虽然出身江洲谢家,但嫁的男人不争气,还是崔贵妃为她请了个诰命,否则恐怕要想这样轻易入宫怕是难的。(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第二更为我青儿打赏和氏壁加更~~~~

    今天应该没有更新了~~~摸大家一把,但是我虽然更得少,但是我脸皮厚……

    所以,弱弱的求月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