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章 砸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郭嫔对她的畏惧就有些令傅明华意外了,郭嫔一进来,请了安之后,谢氏冷着脸不看她。

    “阿沅……”郭嫔看了谢氏一眼,小声的呼唤:“可是许久不见你了,你,你还好吗?”

    郭嫔欲言又止的,谢氏冷笑了一声:

    “多谢郭嫔记挂了。”

    场面一时便有些尴尬了,郭嫔眼中泪都要流出来,可怜兮兮的:“阿沅,你,你还不……”

    谢氏不欲与她多说,看着崔贵妃就道:“娘娘,娘娘既然有客人,臣妇也不便打扰了。”

    崔贵妃看了脸涨得通红的郭嫔一眼,嘴角牵了牵,冲谢氏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阿沅便早些回去。太后那里已经派人前来传过话,说是今日身体不适,令人赏了些好些东西过来,你一并带回去吧。”

    谢氏应了一声,崔贵妃命静姑去送她,母女俩刚出蓬莱阁宫门,后头郭嫔便追了过来:“阿沅,阿沅,阿沅……”

    傅明华听着后头一声一声的,转头去看谢氏,谢氏阴沉着脸,大步朝前走,身影有些晃荡却不停下来。

    倒是送她们出来的静姑微微叹了口气。

    后头的郭嫔已经有些哭音了,呢喃道:“我只是想问……”

    出了宫门,谢氏还一副心情不佳的样子,靠在马车上。

    候在车里的碧蓝两人还候在车上,看到母女二人归来。谢氏神色凝重,也不敢说话,只服侍着傅明华坐下了。又拿了帕子替她擦了擦手,坐在角落中不吭声了。

    谢氏强撑着回到傅府见过了白氏,便脸如金纸。

    第二天谢利贞便来了。

    他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之后了,听到消息的傅明华便先往谢氏院中,随她一块儿去白氏院里等候。

    谢利贞夫妻俩是同进长乐候府,却是分开进入院子的。谢三爷先进外院见傅侯爷,阴氏则由婆子迎进内院之中。

    白氏院里三房媳妇儿与嫡出的姑娘以及傅仪琴都带着女儿。阴氏领着两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孩子进来时,谢氏嘴角便紧抿了,眼中露出些水光来。

    与傅明华梦中所见的情形差不多。阴氏约摸二十,穿着窄袖长衣,下配蓝色襦裙,外面则罩青色绣白花宽厚披帛。气质冷傲。

    只有在见着谢氏时。脸上才露出些许笑意,面对傅仪琴等人则是连看都不屑看上一眼。

    她打发了几个傅家姑娘礼物,到此时方可见阴家富贵,几个女孩儿收到的皆是价值不菲,就连傅仪琴的女儿都得到了,给白氏的则是一张礼单,喜得白氏忙让人接下了。

    “想当初,谢三爷也曾来过洛阳。只是那时并未成亲,没想到娶了如此一个端雅的女子。”白氏笑呵呵的。阴氏面对她的夸奖,始终是淡淡的。

    几个孩子被打发去暖阁玩儿,阴氏带来的两个孩子皆是姑娘,也不管傅家其他姑娘,拉了傅明华的手:

    “你就是姨母的女儿?早就听说你了,如今才见到。”两个姑娘一左一右的挽着傅明华,有些亲热。

    这两个孩子称呼谢氏为姨母,明显就不是谢家的人,只是四姓彼此联姻,难免有亲戚关系,既然是阴氏带来,便极有可能是阴氏的姑娘了。

    “我叫阴丽芝,小字宝儿,她是我妹妹阴丽淑,小字阿倩。”

    上身穿粉色窄袖小衣,下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孩儿挽了傅明华的手,小声的介绍。

    一旁的傅明月有些羡慕的想跟上来,傅家的女孩儿养在深闺,若是平时无甚要事,别说是傅家姑娘,就连姑娘身边的大丫环都是二门不迈的,此时好不容易见到有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尤其还是江洲来的,都万分的新奇,忙跟了上来要一起耍,一旁的傅明霞看到傅明月的动作,一把便将她抓住了,声音有些尖锐:

    “你干什么!知不知道点儿羞耻,人家可看不上你,你上去干什么?”

    傅明月被她抓得有些痛,虽然穿着厚厚的小袄,可是傅明霞小小年纪的,手上力道却不小,她有些吃疼的要将傅明霞的手甩开:“你放开我。”

    原本挽着傅明华的两个姑娘转过头来,刚刚傅明霞的声音又没有半分遮掩,像是故意说给三人听的一般,阴丽芝冷笑了一声:

    “旁人倒不说了,确实有些看不上你,收了我姑姑的礼物,转头对客人竟是大呼小叫的,傅家的规矩就是这样教你的?”

    傅明霞一张脸涨得通红,手里抓着的傅明月还在不停的挣扎,她几乎是有些火大的将傅明月一推,傅明月没想到她会这样做,冷不妨被她推倒在地,手撑到地上,傅家姑娘养得娇贵,那掌心儿一下便破皮了,傅明月脸色一白,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了。

    周围侍候的丫环没想到竟然会出了事儿,连忙上前将傅明月扶了起来,一旁的阴丽芝可丝毫没有要在别人家里做客便小心翼翼的感觉:

    “真是丢脸。”

    “我教训我妹妹,关你什么事?”傅明霞最是好强,当着这样多人的面,尤其是还有傅明华在,被一个外人这样教训,她哪儿忍受得了,已经是要哭了,却强逼着自己不要哭出声来。

    今日知道有客人要来,她还换了簇新的衣裳,可没想到客人对她并不善,反倒拉着傅明华说话,当下她心里就不舒服了。

    “是不关我的事,你便是要将她打哭,又跟我有何关系?”

    阴丽芝撇了撇嘴,冷冷的笑。

    傅明霞只觉得周围人都仿佛在看自己的笑话,眼中有泪却硬是不肯滴落下来,想到之前阴丽芝说自己收了阴氏的礼物,不就是拿了她的东西,才使现在阴家的人来嘲笑自己么?

    阴氏送她的是一对白玉手镯,她之前还欢喜得很,戴在了腕子上,此时被阴丽芝笑话,忙哆嗦着褪了下来,想也不想的便朝地上重重扔了下去,旁边人还来不及阻止:

    “不要你阴家的臭东西!”

    随着她说话声,一对手镯落到地上,‘锵锵’两声脆响,手镯断为几截,她身边的丫环碧红惨白着脸,跪到地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