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一章 杀鸡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暖阁之中顿时安静异常,只余傅明霞一张倔强的小脸,不服输的望着阴丽芝看。

    外面传来脚步声,常嬷嬷出现在门口:“夫人令奴婢来看看,怎么这边如此……”

    她话没说完,便发现暖阁之中气氛不对劲儿,碧红跪在地上,常嬷嬷看到了地上断为几截的玉镯,再看傅明霞的样式,之前阴氏送镯子时的情景常嬷嬷也是看在眼中的,发现镯子坏了,气氛又有些不对劲儿,她肯定是处理不了的,连忙便回去唤白氏。

    白氏是领着一堆人过来的,看到暖阁内的情景,她脸色铁青:

    “怎么回事?”

    阴丽芝哼了一声,一副趾高气扬摆明就是要欺负傅明霞的模样:

    “傅家姑娘教得真真好,不止是打妹妹,还极有骨气的把我姑母送的镯子砸了。有本事把你们所有收过的东西,全部交出来才好!”她调头去挽阴氏,撒娇道:“姑母,不好玩,我要回去了,我们带元娘回去玩耍两天吧,这里呆一会儿我都嫌难受。”

    当着傅家如此多人,一个孩子说的话让白氏脸上无光,她几乎是有些恶狠狠的盯着傅明华看,像是要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一旁侍候在暖阁的嬷嬷战战兢兢的上前将刚刚发生的事对白氏小声说了一遍,白氏几乎要睁着眼睛晕死过去,她冷冷望着傅明霞,这个让她一向喜欢的孙女此时在外人面前却使她丢尽了脸面。

    沈氏有些担忧又有些心疼的盯着女儿看,钟氏看到还通红着小脸。要哭不哭的女儿,强忍了心中的不快,只将女儿搂进怀中。看傅明霞的目光似是要吃人一般。

    “只是阴家的东西收不起而已。”傅明霞因为没有父亲,便尤其的倔强,此时阴丽芝说起这话,她想也不想的便开口。

    只是傅明霞没想到,她有骨气摔了阴氏送的一对玉镯,旁人却没有。

    白氏听到这话,厉声喝道:“闭嘴!”

    阴氏只是勾了勾嘴角:“傅家果然教出来的女儿就是有骨气。”

    一句话说得白氏脸上青白交错。

    若是不还东西。便证明她们傅家没有骨气,若是还了,得了句阴氏的有骨气称赞。可是白氏又怎么甘心?

    “亲家太太不必跟她一般计较,她不知轻重,冲撞了娘子,回头我定会好好教训她。”

    阴氏也不说话。只唉了口气。转头瞧谢氏:“也不早了,我们一路进洛阳累得很,明日二姐带元娘前来玩耍两天吧。”

    谢氏还没说话,白氏便陪了笑脸道:“那是应该的。”谢家在洛阳之中也有别院,谢利贞夫妻二人此次前来洛阳就暂时住在那里。

    之所以白氏没有为难谢氏,而是痛快的就答应了阴氏的话,全是因为傅明霞刚刚的事儿给闹的。

    阴氏也不便多呆,谢氏令付嬷嬷带人去外院通知谢利贞。阴氏丝毫不给傅家脸面,只坐了坐。听到外头下人来传话说三爷已在候她,便拒绝了白氏要留她用晚膳的要求,领了谢家的人出去了。

    回到院落之中,白氏脸色阴沉得厉害。

    今日阴氏不给她脸面,偏偏她还有气无处泄,只得由常嬷嬷扶着坐下之后,忍了又忍:

    “怎么回事?”

    傅明月还眼圈有些通红,听到白氏问话,感觉到她满脸的怒火,正要开口,外头传来脚步声,身材高大,胡须花白却步伐有力。

    他连皮裘也未披,进来目光在内室之中扫了一圈,白氏起身来朝他迎去,他却未理睬,直接越过白氏,坐到了刚刚白氏的位置,双腿微分,手搁在扶手上便问:

    “怎么回事。”

    他语气平静,甚至并不像刚刚白氏的厉声喝斥,却偏偏给人带来无形的压力。

    傅明月此时可不敢再哭了,屋内鸦雀无声。傅侯爷看到众人不说话,眼皮一眼:

    “说!”

    傅明月浑身打了个哆嗦,刚刚还一脸的倔强的傅明霞脸上这才露出怯怯之色,看了白氏一眼,一旁的傅明月就结结巴巴道:

    “阴,阴娘子与大姐姐说话,我便想过去,二姐姐抓了我的胳膊就说让我不要去,说她们看我不起。”

    她将傅明霞如何掐疼了她,又怎么将她推到地上,再到阴丽芝飞扬跋扈,直指傅明霞收了礼物还对客人不敬,最后傅明霞将手镯摔碎而触怒阴氏的事儿说了。

    一旁的钟氏听到女儿的话,冷冷望了沈氏一眼。

    就这样一个讨好阴家的机会,却被傅明霞这个蠢东西给阻止了。

    屋里气氛一下子紧绷,傅明霞心里生出一股委屈来,旁边沈氏骇得身体哆嗦,她对这个公公向来畏惧,此时见他发怒,忍不住就伸手推了女儿一把,希望她赶紧认错,好使傅侯爷饶她。

    沈氏嫁进侯府多年,深知公公为人,可偏偏傅明霞却是眼中含泪,越是害怕倒越不肯服输了。

    “孙女也没说错,她们进了府还只跟……”

    她话没说完,白氏眼见不对劲儿,傅侯爷的神情平静,一双眼睛中却透出冷色,深怕孙女儿今天要倒霉,伸手便掐了她一把:“还不快赔罪。”

    “我没错……”傅明霞正要开口,傅侯爷却点了点头:

    “二姐儿说得没错,她确实没错。”傅侯爷缓缓开口,目光落到了她身后跪着的碧红身上:

    “跟在她身边的是哪个?”

    碧红此时面无人色,将额头抵在地上,嗓子发干,连话都说不出来。

    傅明霞的脸色渐渐的就白了,傅侯爷道:

    “下人服侍不利,眼见主子行为不妥,也不加制止,杖打五十,以敬效尤。”

    屋里的人听到这里,浑身颤抖。

    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都不一定能挨得了五十板子,更何况一个娇滴滴的姑娘了。

    碧红是死契,身份低贱,此时主子犯错,却使她来填命。

    傅明霞浑身打着摆子,看面如死灰的碧红被拖了出去,小丫头知道自己的下场,连喊也不敢喊,深怕连累老子娘,软瘫瘫的似一堆烂泥,还是两个婆子将她扶起来的。

    (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侠飞的和氏壁加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