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三章 原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嘴角弯了弯,看阴丽芝大方坦然的样子:“有主意了?”

    “看姑母如何安排。”身为世家女子,享受了荣华富贵,便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她们心中都有数,往后她们的婚事可不能因为自己喜好而嫁,而是得嫁给对家族有利的对象。

    两个姑娘对此都早就明白,所以说起这事儿倒是十分淡然的样子。

    “你呢?”阴丽淑随口问了一句,傅明华没有说话。

    耍了一会儿,那头谢氏令人来唤傅明华,说是要回去了。

    阴丽芝与阴丽淑倒有些依依不舍的,盼她下次还来。

    傅明华随丫环来到阴氏的院落,丫环被打发到外面,谢氏好像还与阴氏在房里说话,她任由下人侍候着脱去了大氅,进去便听到阴氏在小声的道:

    “……时隔如此多年,没想到还会见到那个不要脸的。她怎么还敢有脸叫姐姐你闺名,并追着你跑?”

    不知为何,傅明华一下子便想到了郭嫔。

    谢氏能让人追着跑的时间并不多,可是那日见崔贵妃,她却是着着实实被郭嫔追着跑的。

    听阴氏话里的意思,竟然像是也认识郭嫔一般,她心中生疑。

    只是自己何时进来,外头的丫环婆子都知晓,若是藏藏躲躲,等婆子进来通报再被人发现难免失仪。

    更何况这两人也不见得就真会说出什么话来,她故意放大脚步声。里面谈话声嘎然而止,阴氏与谢氏二人从内室出来,阴氏看傅明华的眼神暖和:

    “真是个好孩子。”她又转头去看谢氏。拉了谢氏的手就轻声道:“姐姐,你与文远难得见上一面,此后一别,再见不知是何年何月,又何必急着回去?更何况我那两个侄女喜欢元娘,反正亲家老爷已经开口,不如住上两日再回。”

    文远是谢利贞的字。

    谢氏不知是不是被阴氏那句往后再见不知是哪年哪月触动了。犹豫了一下,也就点头应了下来。

    阴氏欢喜的让人去收拾院子,谢氏说了半天话。脸上现出疲色,阴氏让她回院中休息片刻,晚上再一起用膳。

    谢氏示意女儿前来将自己扶住,回到院中将屋里丫环遣退。才看着傅明华:

    “之前的事儿。你听到多少了?”

    她眼神锐利,傅明华握着帕子乖顺的站在她面前:

    “听到舅母提起了郭嫔。”谢氏见她老实,微微松了口气,手撑在椅子旁的小几上了,才皱着眉:

    “那郭嫔,”她犹豫了片刻,想了想还是张嘴:“她早前是郭显忠的女儿。”

    谢氏声音温和,小声的将郭嫔来历说了出来:“郭显忠是江洲地界有名的文人。当年你外祖父年少时不计身份与他相交,此人淡泊名利。满腹文才却不肯入仕为官。”谢应荣欣赏他的清贵品格,与他成为莫逆之交,连他当初的婚事都是由谢应荣出面张罗的。

    郭显忠婚后得一女儿,妻子却难产而伤了身体,没隔几年便去了。

    他满腹文才,却家境贫寒,谢应荣出银子为他安置了妻室下葬,他感激谢应荣数次出手相助,想着自己如今再无牵挂,又欠谢家大恩,便抱着女儿进了谢府,成为了谢应荣身边的一个幕僚。

    妻子死后,他专心辅助谢应荣,一面独自拉扯女儿宛如。

    郭宛如年纪虽小,却知道自己寄人篱下,对祝氏尤其讨好,这一年恰好谢应荣的嫡妻祝氏身怀有孕。自从生了女儿之后,祝氏肚皮已经好些年没有动静,如今再次得怀,心中认为是郭宛如给她带来了好运,对郭宛如也颇为关照。

    直到十月怀胎,祝氏难产,正浑浑噩噩间,认为魂魄已经要及阴曹地府时,仿佛听到郭宛如的声音,祝氏当即清醒,生下儿子。

    自此之后,她对郭宛如更加喜欢,并且丈夫又颇为看重郭显忠,因此谢家人盘算着要使儿子谢利贞娶郭宛如为妻。

    那时郭家父女欢喜不尽,虽说郭宛如比谢利贞大了四岁有余,可是祝氏认为自己母子性命都是由她所救,将她看成儿子福星,拿她当成谢家真正的姑娘看,吃穿用度比庶出的谢氏女孩儿还要尊贵。

    小时谢利贞便知她是自己未来妻子,直至她十六岁时,谢氏嫁入洛阳,她以谢家人的名义,送谢氏入洛阳,这一进来,她便被荣华富贵熏瞎了眼。

    谢家虽然名声鼎胜,可在郭宛如看来,却不如洛阳令人金迷纸醉。

    少女经不起诱惑,也没有父亲郭显忠那般视名利如粪土的冷静,她在洛阳不久,谢家人还盼着她归去时,她却被人以一顶小轿,抬进了光宅坊旁的太子东宫之中,成为了早年嘉安帝的其中一个女人之一。

    她满心以为自己能在宫中出人头地,与其当一个只知窝居江洲的谢家那个不能继承家业的嫡次子的正室,她更向往的是那往后受皇帝宠爱,风光无比的位置。

    “只是郭氏想的太天真了。”混到如今,在宫里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可没有家族支持,她在宫里简直举步维艰。

    到现在也不过是个五品的嫔,真是笑死了人!

    没有孩子,没有宠爱,没有依靠,若不是崔贵妃有心留她性命,她早死在了宫里。

    谢氏冷笑着,理了理自已的裙摆,头也没摆:“当初皇上算计她,只是因为谢家看重她而已,谢家不看重她时,她又以为她是谁?”

    傅明华听到这话,心里暗自思量,谢氏说这话,莫非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她没出声,谢氏眉头轻颦:“好了,你以后谨记,不要在你舅母面前提起郭嫔便是。”她有些不耐,“我乏了,你自己回去歇息。”

    傅明华福了一礼:“母亲好好休息。”

    谢氏这一回连头也不再抬,只应了一声。

    从她房中出来,傅明华临时所住的房间是跟谢氏同一个院子,只不过是在左侧的厢房里。

    她也习惯了每日要午睡,这里虽然摆设装饰与她闺房不一样,可碧云几人却是跟在她身边的。(未完待续。)

    ps:  感谢有妹纸的捉虫,标题已经给编辑留言了~~~~

    第一更。。。

    今天节操充满了,大家快用月票来投票给我充节操,不然我不要脸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