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四章 病了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由碧云侍候着躺上了床,她想起了今日阴丽芝问的话。

    阴氏带她们进洛阳是为了相看未来的婚事,可自己呢?

    她闭上眼,仿佛想起了梦中的‘傅明华’的一生。

    早期的记忆因为她出生之时年纪小,已经有一些记不大清了,可唯独她之后的记忆尤其深刻,她耽搁到十五岁尚未定亲。

    这在洛阳权贵之中已经是人人嘴里的笑柄,年纪越大,越不好嫁出去。

    真正出身显贵的,早早的便定下了亲事,等到十四五,好的人家已经定了亲,若是没定亲的,必定就是有原因的,要么高不成低不就,是人家看不中的,要么便是其他因由了,总之让人说起来就是名声不好听。

    傅家里人人都对‘她’不管不问的,那时曾经万般羡慕过‘她’的傅明霞也是明里暗里拿话讽刺‘她’,‘她’是直到十六岁时,才与陆长砚定下亲事,时隔半年,便匆匆嫁了过去,那时在旁人眼中,‘她’已经算是老姑娘了。

    傅明华翻了个身,感觉到旁边的碧云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她坐在床下休息,傅明华一动她便惊醒了。

    “大娘子睡不着么?”

    她似是感觉到傅明华还没睡着,不由出声问了一句,傅明华出声道:“嗯。”

    “可是认床了?”

    碧云有些关切的跪直了身体,趴在床边。伸手轻轻拍着被子,温柔的哼着歌曲。

    傅明华心中一痛,死死将牙关咬紧。

    被子下的她身体绷得极紧。碧云察觉了不对劲儿,温柔的问:

    “大娘子怎么了?”

    她将手从被子中伸出来,碧云忙要将她手臂搁回被子去,傅明华却将她手死死抓紧,那时的她婚事定下,在知道她要嫁的是陆长砚时,碧云这个平时话并不太多的丫头便想要离开傅家。前往江洲报信,求谢家救她。

    可惜她没能走得出洛阳,便被傅家以逃奴的名义。抓回去送官活活打死。

    与碧云合谋的乳母江氏被赶出傅家,梦里的‘她’自那之后,大受打击。

    这几个丫环都是谢家送来‘她’身边的人,对‘她’忠心耿耿。傅家哪怕想给她除去。也无可奈何,梦里的傅家将碧云除去之后,‘她’将其余三个丫环看得更紧。

    可惜‘她’也没什么出息,嫁进陆家之后,自己也过得并不开心,‘她’曾想放几个丫头离开,可几个丫环却死活也不愿离去,直到‘她’死后也不知道几个丫头怎么样了。可惜跟了‘她’这样一个没有出息的主子。

    “娘子,天寒地冻的。可别冻了手臂。”碧云想将她手塞回被窝,傅明华却将她抓得极紧,半晌之后她才放开,任由碧云将她手臂塞回被窝里。

    她轻轻的打着拍子,学着当初她乳母江氏的音调,哄傅明华缓缓入睡。

    对于谢氏母女留下来,阴丽芝两姐妹倒是最欢喜的,晚上用膳时,也要挨着她坐。

    因为今日的事儿,阴氏看傅明华的眼神十分柔软:

    “姐姐可生了一个好女儿。”那心思简直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通透一般,实在让人意外。

    谢氏笑了笑,没出声。

    “对了。”阴氏一拍手:“元娘的乳母江氏有些事情耽搁了,所以恐怕会到腊月二十出头之后才会归来。”

    傅明华就点了点头。

    晚上两个小姑娘非要去她院子挨着她说说心里话,傅明华知道她两人的心思,也不过是知道往后会嫁到进洛阳,想要提前交结下交情,以便将来嫁人这也是她们的资本。

    世家的女孩儿就没有真正单纯的,傅明华心中有数,几个女孩儿耍到天都黑了,乳母前来催促才离去,又约了明日一起赏雪景。

    第二日天气放晴,傅明华向阴氏请了安,便被阴丽芝拉出去赏雪景了。

    园子里种了梅花,冰天雪地里这几株种的梅花开得正好,点点花红煞是好看。

    几个姑娘坐在走廊下的长椅上,透过梅树疏落的影子,傅明华看到几人朝这边过来,很快那几人越过梅林,沿着小路朝另一边走了。

    为首一个人穿着紫色大氅,大唐曾有明文规定,这可是禁色,不是一般人可以穿的,她心里正在猜想这是谁,那人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朝她转头看来。

    三皇子燕追那双细长阴冷的眼神与她对上,看了她一眼,缓缓伸手拉了拉大氅,转头离开了。

    傅明华这才看到谢利贞也跟在了他身后,看这样子,三皇子像是私下来见了谢利贞一面,此时是要离开了。

    “那是谁?”

    阴丽淑有些好奇的问,傅明华看了她一眼:“三殿下。”

    两个女孩儿一下子就微张了嘴,不说话了。

    虽说阴氏留谢氏住两天,但谢氏也只是歇了一晚,便带着傅明华回去了。

    傅府之中,白氏神色有些难看,傅明华回到自己院中,才刚换了衣裳,便听说傅五娘子来了。

    她皱了皱眉,让人唤傅明纱进来。

    这是傅明纱第一次要见傅明华要通报。她依旧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进来就道:

    “大姐姐,你知道吗,二姐姐病了。”

    傅明霞确实病了,她一闭睁就想起了那日碧红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横流的样子。

    那一天她的尖叫与哀嚎仿佛还响在她的耳边,傅明霞仿佛还能闻到血腥味儿,以及碧红盯着她看,想求她救命的样子。

    当时的她不敢救,之前摔镯子的勇气在傅侯爷面前再也提不起分毫。

    她哭得浑身哆嗦,沈氏抱着她默默流泪,还轻声的诅咒着:

    “这该死的阴家死丫头。”

    傅明霞咬着嘴唇,连哭声都不敢太大了,她抱着沈氏的胳膊,头靠在她胸前,有些脆弱的道:

    “碧红死了。”

    沈氏看着女儿,心如刀割:“那是她福薄。”

    傅明霞流了泪,又恨又怕:“不应该是我的错的,明明是她的错,我们都是嫡女,难道就因为她是嫡长女,所以大家便只能看到她?就连祖父也只罚我,不罚她?”(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无邪打赏的金蛋+1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