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七章 巧遇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最重要的是,傅其弦房中人可不少,平日有她盯着倒还好,外头他虽然也喝花酒,不过有侯爷在,不敢将外头的抬回来,最多置个外室,可她若是被困在佛堂中,这些人还能老实?

    齐氏骂了半天,问傅其弦在哪儿?

    下人回说尚未归家。

    齐氏压了压眼睛,想也不想要去找傅仪琴帮忙。

    自己与傅仪琴好歹如今也算是一伙的,白氏不知为何要折磨自己,可去求她总没有错。

    去了傅仪琴院子,又听人说姑奶奶被夫人唤去院子了,齐氏哪里敢去白氏院中,等了一会儿不见傅仪琴回来,也只有灰溜溜的回去了。

    晚上傅明华听说齐氏被白氏院中派去的人盯着收拾了包袱,眼泪滴滴嗒的去了南院佛堂时,才微微笑了。

    她刚沐浴完,碧云替她绞着头发,炕上摆着一方桌,此时桌上放了残棋,她一手执子,一面分心听碧蓝说话。

    碧箩替她收拾了换洗后的衣裳抱出去,碧青端了茶水进来:“江嬷嬷快回来了,若是看娘子晚上看书,又得心疼了。”

    江氏是傅明华的乳母,从她还未出身时,谢家便选中了刚刚生产的她,将其送到了洛阳。

    傅明华出生之后便由她奶大,江嬷嬷对她的感情比对亲生的儿子还要深,平时将她照顾得十分周到。

    这次是听说江嬷嬷的儿子重病一场,险些没了。她才告了假回去瞧瞧的。

    碧青提起江嬷嬷,是希望她不要再下棋了。

    她们总害怕她慧极则损,平时深怕她太过费神。

    傅明华将手里棋子一放。此时外头天色已经黑了,不过内院门恐怕还没落锁。

    今日白氏问她如何知道傅明霞身体不适时,她故意讲‘听说’的,依白氏性情,必定会误会是齐氏不知好歹跟她说了。

    “今晚的糕点不错,端些去五娘子房中。”傅明华吩咐着,碧蓝就回过神来:“娘子担忧齐姨娘留了人下来。想要向世子爷通风报信,让世子爷去救她?”

    “那不是担忧。”傅明华缓缓纠正着,手靠在矮桌上:“她必定会这么做的。”

    而她让人给傅明纱端糕点去。何氏必定会知道。

    只要何氏稍一打听,必定会想办法将傅其弦缠住的。

    之所以选择何氏的原因,是她在傅府之中位置最为尴尬。

    为傅其弦生了一个女儿,却没有得到名份。因为不是诞下儿子的原因。何氏往后无靠。

    只不过是个通房,眼见傅明纱越来越大,将来出嫁之后,一个庶出的女儿不见得会谋到多好的人家。

    一旦傅明纱嫁了,依傅其弦凉薄的性情,若她安份守已,恪守本份,将来恐怕能老死后院。已经是幸运了。

    可是何氏当初选择成为傅其弦的通房,便证明她并不是那安份守已的人。她肯定不甘愿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有野心、有**的人,才会在发现有机会时牢牢抓住。

    “只是此次让齐姨娘去佛堂的,可是夫人,莫非齐姨娘还以为世子爷能救她?”

    当时齐氏哭得那样凄凉,看起来不像是打着什么主意似的。

    碧蓝有些疑惑,傅明华闭着眼睛,任由碧云的手指在她发间穿棱:

    “贼心不死罢了。”齐氏此时眼泪还是流得太早了,“她不是早就希望我的母亲能亲近傅临钰吗?”那就如她所愿好了!

    腊月二十一,阴氏在谢府之中设宴,邀请洛阳有身份地位的人前往赴宴。

    傅家白氏自然也是接到了邀请的,谢氏与傅明华,以及钟氏、沈氏母女等都要前往。

    谢利贞虽然没有入仕,但他出身谢氏,光是江洲谢家这个名字,便足以给他镀上一层金了。

    洛阳权贵无不以收到请贴为荣,二十日晚的前一天,傅明华就去了谢氏房中,请她带傅临钰出席这场宴会。

    明日便要赴宴,安嬷嬷替谢氏拿了衣裳去熏香,紫莹与紫萱两个一等丫头跪在谢氏面前替她染着指甲。

    “带他?”

    谢氏闭着眼瞎,脸上抹了厚厚的香脂,说话时语气有些不耐烦:“你该不会是被齐氏哄得晕头转向,迷了心吧?”

    最近齐氏总是数次三番的前往傅明华院中,谢氏是心里有数的,但她却不动声色的。

    她不能护着傅明华一辈子,若是她连齐氏的算计都躲不过,这样一个蠢货,往后哪怕是她留下庞大的嫁妆,她也是保不住的。

    傅明华微笑着站在她面前,听了这话既不伤心也不害怕。

    脑子虽然没长好,不过这涵养倒是够了。

    谢氏出了一口气:“你也应该知道,你舅母办宴会的原因是什么,你若非要带他前去,你也应该知道后果如何。”谢氏话音冷冷的,一副她若坚持,便也由她,只是往后后果由她自个儿一人承担的语气。

    傅明华点了点头:

    “女儿明白。”谢氏不再说话,她告了退从谢氏屋里出来。

    其实谢氏明白的道理,傅明华也明白,她只是要谢氏一个态度罢了,至于带傅临钰,那不是便宜了齐氏了吗?

    第二天一早,傅明华早早收拾妥先向到谢氏院子向谢氏请了安,才与谢氏一块儿前往白氏的院子。

    虽说阴氏与谢氏之间关系密切,但谢氏始终嫁进了傅家,一切还得以夫家为重。所以傅家的人都是会分批乘坐马车前往谢宅的。

    来到白氏院外时,傅明华脚步顿了顿。

    靠安嬷嬷扶着走的谢氏拿帕子捂了嘴,有些不耐烦的转头看她,正要说话,傅明华手里的帕子却落到了地上,她弯腰去捡,眼角余光便看到另一边也有人来了。

    今日时间倒是掐得好,正巧与沈氏母女遇上。

    谢氏虽瞧不起沈氏,但遇都遇上了,若是离开未免失礼。只是雪地冰冷,安嬷嬷扶着她前往不远处的回廊木板上候着。

    傅明霞其实神色还有些苍白,不过今日这样的盛事,错过了未免可惜。

    阴氏摆明就是要给阴家的两位娘子相看夫家的,今日必定会有洛阳各夫人带着儿女出现。

    沈氏一心想着要给女儿寻门体面的亲事,以便往后自己在傅家抬头挺胸,自然是不会缺席的。(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来了~~~

    为无邪金蛋打赏加更3~!

    双倍来了,大家手里的月票……暂时借我把玩一下,月底还你们啊,我早就想要拥有这个神物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