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章 薛家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霞看得心中火气又忍不住要涌上来,虽然她比傅明华小了一些,但她没有傅明华高,此时傅明霞不想失了气势,便连退了几步,才与她目光对望。

    “多谢二妹妹关心了,若是舅母怪罪,等下我向她赔礼道歉就是了。”

    总是这样!她犯了错,便轻描淡写的道歉,可是自己犯了错,还要受到疼爱她的白氏责罚。

    傅明霞咬了咬嘴唇,傅明华上前一步,拿了帕子要替她擦嘴:“别咬,胭脂要掉了。”

    她似是含着笑意的声音还在耳边,傅明霞本能反应便要伸手拍她,可手伸到半空便僵住了。

    周围还有旁人在,她变拍为抓,拉了傅明华的手,压低了声音道:“你在搞什么鬼?你不要跟我装模作样,我不需要你这样假惺惺的装好人。”

    如果她真是好人,早上便不会故意说起傅临钰的事儿了。

    傅明霞心里涌出恶意,看着面前的这张脸,却觉得怎么看怎么讨厌。

    她心里涌出一个念头来,这个念头刚一生起,便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傅明华以为谢氏会认养傅临钰,使她往后有个依靠,为什么自己不能呢?

    从出生之日起,傅明华便抢走了自己的一切。

    二叔抢走了本该是自己父亲的世子之位,傅明华抢走了自己身为世子之女的名头,她甚至比自己早出生两个月,便成了侯府的嫡长女。抢走了自己所有的风头。

    凭什么一向只有她来抢自己,自己便只能生受着?

    她也可以抢走傅临钰,也要从她脸上看到嫉妒恨的神色来。

    想到这儿。傅明霞咧嘴一笑,自己拿帕子将唇上余下的胭脂抹匀,才看着傅明华‘哼’了一声,转头追白氏等人去了。

    等她一走,傅明华将手里的梅花又插回树梢上的小雪堆里。

    那花倒像是仍长在树枝上一般,可惜却经不起风吹雨打,怕是一阵风便能将它刮下。

    她笑了笑。又拿帕子擦手,才顺白氏等人刚刚离开的方向也跟上去了。

    白氏有些不虞的看了她一眼,不过却也不好说什么。傅明华微笑着站到了谢氏身后。

    傅明霞嫉妒的估计就是这样了,白氏哪怕是对她有所不满,但也会强行隐忍着不说出声来。

    不过傅明霞在嫉妒她的时候,却忘了白氏虽然少于训斥自己。但同时却也十分宠爱她。

    阴氏使了丫环出来请傅家人进去。屋里已经有不少人来了,几乎洛阳之中的权贵女眷都在,沈氏与钟氏没有诰命,在一群人中难免显得有些畏手畏脚的。

    “今日难得是个好天气,我令人院中布置了暖炉煮酒,过会儿倒是可以边饮酒,边赏梅了。”

    阴氏笑意吟吟的,内院里有一个很大的湖泊。但是冬日湖面结了冰,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不过今日前来的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并不是为了玩的。

    “听说谢三太太有两个侄女,也一起到了洛阳。”

    定国公府薛少夫人率先开口,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她笑吟吟的,背脊挺得笔直。

    薛夫人一开口,就没有谁再敢与她争锋了。

    这定国公府是唐太祖开国之时,封赏的唯二世袭罔替的家族。定国公当年追随太祖打天下,立下汗马功劳,更是在当年太祖被围困江丘之地时,受姚释指点,而后救太祖于千军万马之中,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太祖后来得救,定国公薛邵却险些死在了江丘之役中。

    立国后太祖感念薛邵功劳,封赏薛家,更将皇后所出的仙容长公主下嫁薛邵之子薛博,而非是让薛家尚主,便可想而知太祖对薛家的偏爱有多深了。

    薛邵死后,得享太庙尊荣,薛博继任国公之位,与长公主夫妻恩爱,只生两个独子,却从不纳妾。

    世子薛晋荣娶越王彭系的嫡长女彭氏为妻,生三子一女,嫡长子今年虚十二,尚未定下亲事。今日薛府的人来,恐怕彭氏是看中了阴家,想要为薛氏一门提高门楣地位了。毕竟薛家虽然风光,可底蕴着实差了些,权势、地位他们都不缺的情况睛下,看中的肯定是四姓这样的传承名声了。

    阴氏也有意定国公府,听了薛夫人这话,简直正中下怀,抿了嘴角就笑:

    “就是性子还未定,请薛夫人多加指教。”

    今日的宴会,仙容长公主年纪不小,并未前来,只是薛夫人前来了,显然薛府的事儿,薛夫人可以全权做主。

    众人一听阴氏与薛夫人对话,便知这两人恐怕有意对方,心里都未免暗感可惜。

    但好在阴氏的侄女儿有两个,去了其一,还有一个。薛夫人的公子还有两位,小儿子年纪虽小,不过还有嫡次子可以选择的。

    阴氏令人唤了阴丽芝两姐妹出来见礼,这两个娘子倒是进退有度,不像当日在傅家时那般嚣张。

    傅明华目光落到彭氏身上,就看到了她身旁坐着的那个挺直了腰,不言不语的娘子。

    这应该就是薛国府据说极为得仙容长公主喜欢,在她出生时受嘉安帝封赏,年纪虽小,却也得享汤食沐邑。

    那小娘子看起来约十三四,傅明华倒是记得,梦里的丹阳郡主,最后似是嫁给了君集侯简叔玉,而简叔玉最后谋反,被嘉安帝杀死,全族流放。

    薛夫人拉了阴丽芝,便似一见如故,再也不放开她的手了,阴氏招呼着众人去外头玩耍。

    外面虽寒凉,可也比屋里人多闷热得慌,傅明华喝了茶水,去了一趟净房,回来便远远的看到前处转角回廊的一侧,一个少女靠坐在那宽敞的转角长椅上,手里拿着一枝梅花,撕了花瓣往下扔。

    这里并不热闹,来往的人大多都在前方靠随着阴氏处,傅明华加重了脚步声,那侧身背对着她的少女便转过了头来,却是之前傅明华在屋中看到的丹阳郡主了。

    “郡主娘娘。”傅明华看到了人,眉头微微皱了皱,这才上前去福了一礼。

    她并不想跟眼前这位身份高贵的丹阳郡主有什么交集,因为最后她遭简叔玉连累,而声名狼藉,后随夫自尽的。(未完待续。)

    ps:  感谢:七音、罗刹、侠飞、蛋蛋、青儿、绝恋、几个大宝贝打赏的灵兽蛋~~~~~

    感谢:我凌可人打赏的阆苑仙葩~~~

    感谢:亲爱的舞影随形、晓昙、王音尘、剑twlj、诺维亚爱弥儿、chieh-ching、kamus^_^~、---雅、杨丽丹打赏的和氏璧~~~~~

    感谢云起:小溪、荣宸、可人打赏的50000书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