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一章 丹阳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梦里与丹阳郡主交好的人,到了后来人人自危。

    傅明华性情冷淡,并不愿意自找麻烦,毕竟她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打了招呼寻了个机会要走,那看起来并不好相处,神色冷淡的丹阳郡主却拍了拍椅子:

    “长乐侯府的傅大娘子?坐。”傅明华之前观察到丹阳郡主的同时,丹阳郡主也在看她,因此这会儿一口便将她的身份叫了出来。

    傅明华顿了片刻,这才提起裙摆坐到了椅子上,丹阳郡主挥了挥手,婆子丫环们便都避得远远的。傅明华看了跟来的碧云等人,她们也知趣的离远了。

    丹阳郡主这个模样,分明就是要想有话和她说的,可是两人之间以前从未有私下的来往,哪怕曾经碰到,也不过点头之交,傅明华不明白她有什么话好跟自己说的。

    “郡主娘娘怎么不去梅园之中?”

    丹阳郡主将手臂盘在长椅的扶手,下巴搁手臂上:“傅大娘子不也没去吗?”

    傅明华笑了笑,她没去梅园,是因为她刚刚进了净房,与丹阳郡主又怎么一样?

    丹阳郡主见她不说话,便转头看她:“傅大娘子不必如此生疏,指不定……”她说到这儿,顿了半晌,傅明华却明白了她未说出口的话的意思。

    刚刚薛夫人对阴丽芝如此亲热,明显是看中了她,阴丽芝嫁进薛家的可能性极大。

    阴氏与谢家是姻亲关系,谢氏又嫁入了傅家。往后阴、薛两家成就百年之好,丹阳郡主与傅明华说不定也会有往来的。

    “你叫我丹阳,也可以叫我幼筠。”她说完。伸手要想写出自己的名字,只是她面前只得长条木椅与栏杆。傅明华伸出手来,她看了一眼,冲她抿嘴一笑,倒是有些少女的青涩透了出来。

    薛幼筠比定国公府的长子还要大一半岁,今年已经虚十三了。

    她长得不是十分精致,却有种贵族特有的冰冷傲然。倒给少女多添了几分韵味。

    彭氏能带她来这里,想必她没有与简叔玉定下亲事。

    丹阳在傅明华手心里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眯了眼睛打量她:“你怎么不去梅林那边。要在这里陪我坐着?”

    傅明华伸手撩了撩被风吹得不住乱飘的刘海,听到丹阳反问自己,她就抿了抿嘴角:

    “有我没我都一样。”两人都明白长辈来此是为了什么,可傅明华提起这事。却不见丝毫羞涩。

    丹阳郡主看她看了半晌。不由就笑了起来:“那倒也是。”

    儿女的婚事都由父母做主,尤其是出身在她们这样的家族,更不可能由着自己的性子了。

    “看了也是那样,不看也是那样。”丹阳微微一笑,说这话时脸上的神色不像是一个才十三岁的少女。

    傅明华没说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两人坐了一会儿,说了些话,两人才站了起来。

    梅园里此时倒是热闹得很。众人品排而坐,最中间摆了一架琴。一个穿着绿色小袄的少女正坐在琴前弹奏着。

    丹阳郡主靠近傅明华耳边小声道:“那是左武卫大将军霍让之女。”

    傅明华听到这话,眼睛便眯了起来。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自大唐立国以来,太祖封赏的人中,除了少许,大多都是要么有爵无权,要么有权无爵。

    皇帝都忌功高震主,若是手掌军权的人再有爵位,便相当于名声、实权都有了,极易使朝廷不稳,更有可能养出中山狼,将来觊觎大唐江山。

    大唐允许养私兵、养幕府,却少有王公任朝廷重要职位的,尤其是像薛、傅两家这样的世袭罔替。

    所以无论是当年的傅老侯爷或是定国公薛邵,一旦在封爵之后,子孙后代都不掌权,受得了祖辈的萌荫富贵,却绝对继承不了祖辈的权势。

    除非惊才绝非之辈,偏偏傅侯爷看不清这一点。

    当年的傅老侯爷也曾任过左武卫大将军,这可是一个实打实的受皇帝信任的职位。

    唐朝官职制度严苛,为了防止谨防前朝后期天子政权旁落,而将实权集中在帝皇之手,所以并未设宰相一职。

    而是实行群相制。

    所谓的群相制,便是宰相并非由一人担任,而是由三省尚书担任,并且为了防止三位官员独大,又设同中书门下三品一职,意喻与三位大人同参政事。

    真正掌实权的人品阶不高,反倒像傅侯爷这样只是好听的职位皇帝从来不吝啬等级。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霍让之女,实则其父是真正掌权的大将军。

    只是周围的人虽然拍手叫好,但心动的并没有多少。

    霍让地位虽高,但有一点,声望太低。他只是寒门出生,并非出身世族。底蕴太低了些,虽说此时霍让权势过人,圣上对他极其亲近,但始终他有个最让这些妇人不喜欢的一点,便是出生太低。

    哪怕是霍让往后逝世,圣上最多追封其爵位,但不世袭。

    除非他立下泼天功劳,才有可能。

    也就是说,霍让此时权倾一世,但霍家的荣辱全在他身上,他在则荣,他死则灭,并不牢靠。

    更何况在场的这些人,哪家长辈又没有掌过这些军权的?还是爵位最荣耀。

    霍夫人听旁人夸奖自己女儿,不免也有些欣喜。她的丈夫虽然是武将,不过她的女儿却没有养得粗俗无礼,反倒是读了诗书,连琴曲也会弹上一些。

    就是可惜在场没有几人向自己打听女儿的。

    霍娘子一曲弹罢,众人都跟着拍掌,薛夫人又出了题,考几个娘子的诗句。

    虽说嫁进薛家并不需要满腹经纶,但薛夫人此举是要考验几位娘子接待应答的。

    丹阳郡主冲傅明华笑了笑,靠近傅明华:“这里人多,不如我们去那边瞧瞧。”她指的方向,是郎君们游玩的地方。

    大唐风气开放,男女大防并不是特别重。

    今日阴氏设宴,这边是招待女眷,那边则是招呼郎君们。至于像傅侯爷等人这样的成年男子,则由谢三爷一律领到外院品酒的。(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月底最后两天。。。。

    对手指,我可是泥萌心爱的宝宝,泥萌不投票,会失去我这个宝宝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