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二章 玉郎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女孩儿身边有丫环婆子,哪怕是与郎君说上几句,只要不是避着人在阴暗的角落,便无大碍的。

    傅明华并不感兴趣,正要拒绝,丹阳郡主拉了她的手,已经走了两步了。

    “你这手,又软又嫩,怎么养的?”

    丹阳郡主抓了傅明华的手捏了两下,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快又恢复了之前冷冰冰的样子,傅明华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任由她拉着走。

    透过梅林,隐约能看到不远处有不少儿郎结伴同行,像傅明华两人这样偷看的也不少。

    大唐少女性情大胆热情,不止是少年对小娘子有好奇之意,小娘子们同样也是好奇这些少年的。

    丹阳郡主在傅明华耳边小声道:“听说今日谢三太太设宴,连贺元慎都来了。”

    傅明华脑海里便浮现出丹阳郡主嘴中所说的贺元慎来。

    那是卫国公贺桂的嫡长子,年纪轻轻不靠家族蒙荫,中了秀才,最重要的是,他长得秀美绝伦,美名远扬,与陆家那位名满天下的陆长砚并称为当世玉郎。

    傅明华想了想,好像贺元慎前世娶妻西都侯嫡女苏氏,贺元慎成婚之日,府中傅明霞都难受了两日躲着没出来。

    “据说贺郎之美,是连先皇后都曾赞过的。”旁边躲在花丛中的一个少女捏着帕子,抓了挡住视线的树枝往外看,跟旁边的小娘子说着,只是心急瞧郎君。忘了注意声量,倒是让傅明华与丹阳郡主都听到了。

    傅明华不由弯了弯嘴角,对于那姿仪过人的贺郎半点儿兴致都没有。

    她转头要走。后方傅明月的声音传来:“大姐姐在看什么?”

    傅明华转过头,后方傅明月拉着九娘子傅明雅,身后还跟了个傅明霞,此时盯着她看。

    旁边丹阳郡主显然是不想跟傅家这几位娘子打交道,连头都没回过来,因此几个姑娘也一时之间没有将她认出来。

    “还能看什么,不就不知羞耻。看外男了。”傅明霞自己也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恐怕得罪的人要多,因此也不敢说太大声了,只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只是她声音再小。依旧是被傅明华身旁的丹阳郡主听到了。

    她转过头,眯着眼睛盯着傅明霞看,傅明霞开始还没将她认出来,只是看到丹阳郡主眼神不善。心里也有些害怕。不由退了两步。

    “你再说一次。”傅明华冷笑了一声,傅明霞实在是让人厌烦,有些话该说不该说的也是乱嚼一通舌根子。

    若是刚刚的话听了出去,她自己被人笑话也就算了,长乐侯府姐妹不合,恐怕该洛阳城中各大后院笑上半天了。

    傅明霞头一回看到傅明华眼神这样冰冷,她几乎紧张得手心都要冒出汗来。

    不知为什么,这个一向被她嫉恨的姐姐此时让她有些害怕。

    可是当着傅明月等人的面。她又实在下不来台,只得强忍了心中的心虚。小声道:

    “你让我说,我便说?”

    傅明华上前一步,傅明霞便后退一步,一旁的丹阳郡主冷声道:“大娘子让你再说一次,你没听到?”

    傅明霞脸庞涨得通红,傅明华朝她走去,她退了又退,腰后已经被梅花树枝抵到,那枝上的积雪‘沙沙’的往下掉,几叶花瓣也跟着往下飘。

    “我……”傅明霞一张嘴,脚已经踩到了身后的鹅卵石边沿。

    谢府的这些梅花是根据五行八卦,请大师看过之后才种下的,这些树以精美的石雕小沿包围,傅明霞话没说完,脚便勾了上去。

    大惊失色之下伸手本能的要抓住旁边的人平衡身体,她一手逮住了一旁冰冷的梅花树枝,一手则是抓住了旁边的九娘子傅明雅,傅明雅冷不妨被她抓住,一起带着往后倒。

    旁边的傅明月吓呆了,一把抓住妹妹,还是一旁的碧云见机得快,伸手拉了两姐妹一把,傅明雅只是坐到了地上,却很快被拉起来。

    傅明霞就没那么幸运了,她身体压在树枝上,只听‘咔嚓’的树枝折断声,她直挺挺的倒在了树丛中。

    冰冷的雪渣以及掉落下来的花瓣、树枝洒了她一身都是。

    不管是傅明霞身旁的碧环,还是树林之外经过的郎君都被吓了一跳。

    傅明霞脸颊涨得通红,慌忙想要爬起来,只是她惊乱中找错了方向,一头撞到外面去,只听到外面有少年温和的声音响起:“小娘子没事吧?”

    梅花被她折开,傅明霞红得滴血的脸庞出现在几人面前,一个穿着蓝色圆领锦衣,戴着与身上衣裳同色的幞头的少年正一手倒负在背后,一手虚扶她。

    傅明霞折断梅花枝的那一瞬间,少年脸上露出遗憾之色来,他年纪不大,却是秀美非凡,抬眼便看到了后方的一群娘子。

    紧接着少年的目光就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虽说傅明华比丹阳郡主年纪要小一些,可是却几乎与她同样高了。

    她披着大氅,嘴角带笑,刘海被风吹得轻轻摆动。

    不知是不是这铺天盖地的白雪,他觉得傅明华的笑让他浑身都感觉僵冷起来了。

    “多谢郎君相救。”傅明霞脸红如血,福了一礼轻声的道。

    她一说话,打断了少年的呆滞,他回过神来,微笑着点头:“娘子无碍就好。”

    傅明霞的脸更红了,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如受惊的小兔一般低头赶紧进来了。

    少年目前她的身影离开,才有人在旁边唤:“季昭,快些走了。”

    一阵脚步声响起,那边驻足的少年才缓缓离开了。

    傅明华走了两步,捡起地上被傅明霞压断的树枝,看着她微笑:“二妹妹教训我时头头是道,如今损坏了这梅树,恐怕回去要向祖母好好解释了。”

    听了这话,刚刚还沉浸在少年卓越风姿中的傅明霞才回过了神来,她几乎是有些慌乱的低垂下头,紧接着又抬起头来:

    “此事与我有何相干?明明是你害我摔倒……”

    傅明华拿帕子掩了嘴角,一双眼睛里却是冷光闪烁,嘴里温柔道:

    “二妹妹说的哪里话?我并未碰你,又没推你,又怎么害你摔倒?”(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无邪打赏的金蛋加更6~~~

    我是一株缺少天使们爱的月票的阳光照耀的小草~~~

    不投票。。我要营养不良了!!!

    快给我,快给我!!!我要月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