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四章 偏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母亲息怒。”她硬着头皮开口,今日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清楚,来去都是侍候着白氏,傅明霞单独乘坐的一辆马车,只是想到女儿性格,若是跟人发生了争执,肯定就是傅明华了。

    想到这里,沈氏咬了咬嘴唇:

    “二姐儿的性格,母亲也是清楚的,不会无缘无故如此失礼的,肯定是因为旁的人,才会失仪于谢家。”

    白氏胸膛不住起伏,坐了下去,手指在椅子扶手边不停敲打,目光森然的看了傅明华一眼:

    “元娘来说。”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傅明华身上,傅明华站了出来,不惧不怕,相较之下跪在她身旁的沈氏没有出息的哆嗦个不停,连嘴唇都吓得发青了,更是让白氏心中厌烦。

    “回祖母的话,今日孙女不巧遇上丹阳郡主……”傅明华从遇到丹阳郡主开始说起,再到郡主邀她赏花,傅明霞却不知好歹胡言乱语,“孙女当时担忧她胡言乱语惹怒了丹阳郡主,便责问她,没想到她摔到梅林之中,还险些将九妹妹也拉下去了。”

    一旁的傅明雅眼圈有些发红,点了点头,显然傅明华说的是真的。

    白氏心中又气又恨,又有些头疼的盯着傅明霞看,打又打不得,骂又不舍,这是大郎留下的唯一一根独苗一个念想,大房唯有的血脉,她从小就是最疼这个孙女的,可惜她越长大,性情倒越发古怪了。

    “简直丢尽了傅家的脸!”白氏这话没有指名道姓。又像是说几个傅家娘子,又像是在指傅明霞。

    “是她吓我,吓了我才会摔倒的。”傅明霞含着泪。想起找阴丽淑借衣服时受到的为难,终于再忍不住,指着傅明华就开口。

    傅明华盯着她看,眼中全是嘲弄:

    “没想到二妹妹这么胆小。”她轻声细语的,又将傅明华气到了。

    “好了!”白氏厉喝一声,心中实在是备感烦燥,“你们先回去吧。二姐儿这几天呆在屋里,抄十遍女诫,就不要再出来了。”

    傅明华垂下了眼皮。已经猜到白氏的处理结果会是这样了。

    众人从白氏屋里出来,谢氏走在前头,咳了两声,目光盯着远方看。神色冷淡的吩咐:“往后离她远一些。”她指的那个‘她’肯定说的是傅明霞。傅明华应了一声,谢氏已经示意安嬷嬷扶着她,很快走远了。

    晚上傅侯爷进了内院,不久又出来了,白氏院中虽然捂得严,但据说她被傅侯爷狠狠喝斥了一顿,声音大得连屋外的下人都听得清楚了。

    白氏脸色不好看,胸口儿总觉得梗着一口气顺不出来。

    常嬷嬷端着炖好的养生粥。眼圈发红的劝:“夫人好歹吃些,身体为重。”

    白氏捶打着胸口:“侯爷怕是盼不得我死了才好。”今日丝毫脸色也不给她。当着下人便拿她当奴婢似的喝斥了,并直言若是下次再有丢人现眼,不对傅明霞严加管教丢了傅家的人,他就让白氏去佛堂吃斋念佛两个月。

    若她真去了佛堂,往后在这侯府还有什么脸面?

    “侯爷只是说的气话罢了。”常嬷嬷温声宽慰,只有白氏自己心中知道傅侯爷性格的。

    她嘴上虽然说着气话,但心里却也有些害怕傅侯爷从此夺了自己的权。

    “二姐儿如何了?”

    到底是自己以往最宠爱的孙女,白氏今日气了她一回,此时又开始挂念。

    今日她受了气,以往那样倔强的人,从不肯轻言叫苦喊委屈的,下午看到时眼圈都发红了,白氏担忧她怄坏了身体。

    “回房之后奴婢令碧心去看过了,说是哭了还没有吃饭。”

    常嬷嬷知道白氏心思,也明白她最宠傅明霞,便讨好的道:“二娘子果然与夫人您性情相似,此时与您一般,连饭都不肯再用了。”

    白氏虽然明白常嬷嬷说这话是要哄她宽心,但却又受用无比。

    她压了压眼角:“我只得这么三个儿子,大郎早早没了,独留下明霞,我不宠她,谁宠她?莫非还靠得到她母亲?”

    说起沈氏时,白氏语气中带着几分鄙夷之色。她坐了一会儿,到底放心不下傅明霞,趁着天黑,令厨房准备了些饭菜,带着常嬷嬷一块儿去她院中了。

    傅明霞哭得一双眼睛都红了,看到白氏来,更感委屈。

    沈氏在一旁已经哄了半天却不见效,傅明霞扑进白氏怀中:

    “祖母,孙女心中冤。”

    白氏只是拍着她的背哄她。

    傅明霞哭了一阵,发泄了心中已经好了许多,一边拿了帕子敷眼,一边声音透过帕子含糊不清道:“她如此对我,不就是因为二叔母出身好吗?”

    她吸了吸鼻子,想起今日傅明华说谢氏要带傅临钰去谢府的事儿,眼中闪过气恨,凑近白氏耳边:“祖母,孙女有事相求……”

    祖孙两人说着悄悄话,沈氏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欣慰之色。

    也许她的出身比不上谢氏,傅明霞也并不是嫡长女,可能自已也不能女儿像傅明华一般天天衣裳不重样儿的,但是傅明华唯有一点,却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傅明霞的,那就是她得不到白氏的眼缘。

    傅明华也并不需要白氏的宠爱,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是可以依靠的。

    这一点从她自小到大每天不停的做梦就已经明白了。

    梦里的白氏、傅侯爷,甚至连亲爹娘都靠不住,更不要提旁人了。

    梦里的‘她’在得知与陆长砚定下亲事时,曾想过要依靠碧云,可碧云的死却让梦里的‘傅明华’开始感到绝望。

    沈氏以为的傅明霞强过她的,只是沈氏自己的臆想罢了。

    桌上摆着几碟点心,每碟不同颜色,一碟装四个。

    每个点心只是刚好够傅明华小小口吃进嘴中的份量,她挟了两个,碧箩就来阻拦了:“娘子少用些,若是再吃不易克化。”

    她自制力很强,此时碧箩一说话,她果然就点了点头放了筷子不用了。

    碧青端了水来让她漱口,两个二等的丫环一个端着干净的帕子一个端盆供她吐水用。

    “夫人可是去了二娘子院中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我家管理溪儿妹妹18岁生日快乐!!!

    于是我无耻的决定今天还是三更。。。

    为了庆祝小溪生日,要不大家把手里的月票投出来狂欢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