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五章 过继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碧云拿了泡过的柳枝木给傅明华咬开,那参差不齐的断口处便如细小的毛刷一般,绿津打开手里白色的陶瓷罐,一股药香便扑鼻而来。

    这是江洲每年必定会送到洛阳的膏子之一,专用来就着咬开的柳枝条擦洗牙齿。

    以茯苓等许多药材熬煮成膏,是谢家独有的秘方,傅明霞看到傅明华笑起来时露出的牙,便也能嫉妒许久的。

    那膏子是以药材熬成,味道自然不会香甜可口。

    碧云仔细的替她将嘴里刷干净了,傅明华漱了几口水去了嘴里的苦味儿,拿了帕子擦脸,才开口问话。

    “去了。”碧蓝有些佩服傅明华的料事如神,她让自己派人去厨房以及傅明霞院外打探,果然就听到白氏带了常嬷嬷去了。

    “为什么夫人不生气?”

    碧蓝实在是觉得想不通,傅明霞今日丢了这么大个人,白氏反倒还要去哄她。

    倒是自家娘子差点儿被贴上,白氏不止没有宽慰一句,反倒极为不满的样子。

    “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过看喜欢不喜欢罢了。

    碧云冷笑了一声,将傅明华脸洗净了,挖了香膏抹到她脸上,一边温柔道:

    “娘子嘴里那颗牙快掉了,往后吃东西得仔细一些。”

    说到这个,碧蓝忍不住偷偷的笑,觉得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傅明华才真正的像几分九岁的孩子,平日简直冷静沉稳得可怕。

    傅明华闭上眼睛。任由碧云的手在自己脸上轻缓的将香膏匀开,微微笑了。

    隔了两日,谢利贞托人捎来了消息。说是要回江洲了。

    阴丽芝与定国公府的薛世子定下了亲事,临走时阴氏带着阴家两姐妹前来道别,两姐妹还拉着傅明华的手,依依不舍的。

    最近天公做美,连着好几日放晴。

    长乐侯府里往年都是腊肉二十九各房单独团年,三十则是整个傅府都要一起用膳的。

    往年谢氏不喜傅其弦,也没有心思替他张罗着拉妾室一起热闹。每回都是借口身体不适,使齐氏能够风光一回。

    可今年齐氏被禁在佛堂之中,本来以为今年就这样算了。没想到白氏却派了人过来唤谢氏与傅明华前去。

    沈氏也在白氏屋里,大过年的,却因为她死了男人,穿得一身青蓝色。倒是她身旁的白色看着也要比沈氏精神些。

    傅其弦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副酒还未醒的模样。

    “今天唤你们过来,我也是有话要说的。”丫环替谢氏与傅明华除了皮裘,才刚抱着暖炉坐下,白氏便开口了:“大郎去世几年了,我这心头总是日思夜想的。”

    谢氏没出声,傅明华微微勾了勾嘴角,只是很快这丝笑容又隐了下去。

    白氏身旁坐着的沈氏一脸得意之色,傅明华抱着暖炉。白氏接着又道:

    “这连着几夜,我都梦到了他。”白氏长叹了一口气。提到早死的儿子,眼中多多少少露出几分真实的伤感来:“他说,越到过年,阳间热闹,阴间便冷得很了。他离世时,年岁还小,大房又没留下香火传承……”

    说到这儿,白氏拿帕子压了压眼角:“大郎去后无子嗣送终,大房便相当于断了根。”

    谢氏听到此处,终于明白白氏心头打的什么主意了。

    她眼中露出讥讽之色,转头看了傅明华一眼,外头傅仪琴也抱着女儿进来了。

    前些天阴氏设宴不曾邀她,她羞得躲在院中数日没有出来,今日还是头一回出了她的院子。

    进门便听到白氏提起大房,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白氏又道:

    “所以我与侯爷商量,想为大房过继一个孩子,传承香火。”

    傅仪琴听了这话,点头便笑:“这是好事。”

    一旁坐没坐相的傅其弦也努力直了一把身体,不过很快又瘫软在椅子上:“大姐说得对,不过不知三弟会愿意否?”

    进门的钟氏听了傅其弦这话,脸色就变了。

    没有哪个当母亲的,愿意将儿子过继给别人,从此以后唤别人娘的。

    只是当着白氏的面,她也不敢反驳这个不着调的二叔,心里呕得吐血,脸上却得硬挤出笑容来。

    “二郎。”

    白氏微笑着盯着自己的儿子看:“依我瞧,你屋里齐氏所生的钰哥儿不错,你与大郎兄弟情深,你可舍得钰哥儿?”

    听了这话,钟氏大大松了口气。

    就这一会儿功夫,她手心里汗都浸出来了。

    “不行!”刚落座的傅仪琴端了茶,一口水都险些喷了出来,她虽咽了下去,可却被呛得不轻,咳了两声便连忙阻止:“那怎么可以?”

    白氏脸上笑容不变,眼神冰冷的盯着傅仪琴看:“为什么不可以?”

    当着儿子儿媳的面,被女儿这样阻止,白氏心中的火简直要将傅仪琴生焚了。

    “我……”傅仪琴看到母亲的神色,便知道她此时动了真火。

    可是她跟齐氏有约,要帮着齐氏,使谢氏认养傅临钰,他记为嫡子。

    若是现在白氏要将傅临钰过继到沈氏名下,岂不是她的盘算都得落空了?

    “二房都没有嫡子,要我说,这钰哥儿,应该记到傅谢氏名下才对。”傅仪琴虽然明白白氏心中的打算,也知道白氏不希望她插手,可是她性情向来骄纵,嫁人之后丁治平也完全被她拿住。

    白氏此时的眼神警告根本便没将她吓住,她指着沈氏就道:

    “等到二房先有了着落,再从三房中过继一个给她不就成了?”

    沈氏没出声。

    如果能过继的孩子是三房的,那么她自然也是高兴的。

    只要有儿子,往后为她养老送终,让她有个依靠,当然就好。

    最重要的是,钟氏若是有儿子在自己手里,往后还不得对她服服贴贴的?

    可是钟氏就心中怨恨了,她没想到自己与傅仪琴也算是自小相识,自己也没有哪点儿对她不住,可是傅仪琴此时却来害她,让钟氏恨得牙齿都咬紧了。

    “荒唐!”白氏重重一掌拍到桌子上,屋里顿时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了。

    傅仪琴此时看白氏的脸,也知道她是动了真火。(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感谢:亲爱的小溪打赏的灵兽蛋~~~~~

    感谢:亲爱的臣哥y、mars桐、打赏的和氏璧~~~~~

    感谢:亲爱的chenhb、mars桐、冰鈴铛、青儿20105打赏的和氏璧~~~~~

    今天溪儿和臣哥同一天生日。。。

    我觉得要不祝你俩百年好合……

    为:溪儿的金蛋+1更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