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 离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从内心深处来说,白氏其实知道傅仪琴这样的提议也不错。

    甚至从目前来看,远比将傅临钰过继给大房要好得太多。

    不过白氏之所以大怒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傅仪琴与齐氏之间暗自的来往,以及傅仪琴当着她的面,对傅家的事指指点点。

    之前白氏不说,只是顾念着母女情份,想要给傅仪琴留几分脸面。

    此时她若提这个建议是真心为傅家着想便罢,可惜她这提议,却是为了她自己的一已私欲,白氏又怎么能容忍得了她?

    更何况这里是傅家,并不是丁家,一个出嫁的女儿,为了她自己的好处,竟然插手起娘家的事儿。

    白氏目光冰冷,盯着傅仪琴看:

    “我还没死,这傅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

    傅仪琴之前看得出来白氏对于她出言干涉傅家的家事有些不满,可是她自己也是姓傅,白氏又一向宠她,料想自己哪怕直言,白氏最多私下训她,事情过了便算。

    却没想到白氏竟会大发雷霆,一下子便有些呆住了。

    将傅仪琴喝止了,白氏才转头盯着脸色青白的傅其弦看:“二郎,你怎么看?”

    傅明华捏了帕子,轻轻压了压自己勾起的嘴角,傅其弦还能怎么看?白氏将傅其孟都抬了出来,又说了兄弟情深,傅其弦虽蠢,此时还有张嘴的余地了?

    只是傅明华倒有些小瞧他了,没想到他神色有些犹豫。竟好像生出些良心来了。

    看样子这些日子哪怕齐氏是被禁足在了佛堂之中,可也没少做小动作。

    “钰哥儿也就算了。”他摇了摇头,脸上细粉‘漱漱’的掉:“母亲觉得。齐哥儿如何?”

    齐哥儿也是他的庶子,是姨娘庞氏所生。

    庞氏出身贵阳商贾之家,其父捐了银子谋了个官身,也算是脱了贱籍。

    后为了讨好洛阳权贵,谋得依靠,而将嫡女庞氏抬进傅府,成为了傅其弦的妾。

    庞氏生一儿一女。儿子齐哥儿今年四岁,被庞氏看得如同眼珠子一般。庞氏出身低贱,但却胜在其父未捐官时家里经商。银两丰足。

    对于这个在侯府的女儿也并不吝啬,她出手大方,在二房下人之中,还是颇受喜欢的。

    白氏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此时傅其弦竟为了齐氏。而顶撞了她的提议。这不由得让白氏心中警惕。

    一个妾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将傅其弦哄得团团转。这一点,就连谢氏都办不到。

    “二郎。”白氏心中对于齐氏已经开始恨上,也打定了主意要断了齐氏依靠。

    但她脸上却丝毫不显,反倒是微笑着温和道:“你大哥福薄,早早的就没了,若是他还在,你觉得母亲用得着替他过继香火。不至断了大房传承吗?”

    傅其弦就是个草包,白氏深知他性情。

    明白自己若是硬来。他这脾气,哪怕舍了儿子,也会将自己记恨上。

    “我总说,兄弟同心,相互扶持,如今大郎不在,若是他活着,你想要他东西,他哪回没给的?”

    白氏这话,却是让傅其弦想起了曾经的过往。

    但是他想的可不是找傅其孟要金银钱财的,而是想起每回若是自己看中哪个姑娘,傅其孟大多都会让的。

    这样一想,傅其弦果然便心头肯了大半:“那就由母亲做主。”

    他拱了拱手,白氏便满意的笑了。

    傅其弦好女色,对齐氏虽有几分宠爱,但那却是齐氏颇有些手段罢了。这个人性情凉薄,腹中又无才华,不会教导儿女,与几个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不长,感情并不多。

    再则他又想着,齐氏不是一直想将儿子变庶为嫡么,以往他不敢迈入谢氏院中半步,也不想看到那个出身高门的妻子,齐氏的话他也只是听听罢了。

    如今也算是如她心愿,免得她在自己耳边唠叨。

    更何况只是过继给大房,又不是不姓傅断绝关系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这事儿定了下来,白氏脸上笑意便多了。

    她又说了几句,才让众人散去了,独留了傅仪琴下来。

    等人一走,屋中空旷了,她才冷冷盯着傅仪琴看:“如今你回洛阳也有些天了,郑南侯府的宅院应该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我过会儿命常嬷嬷随你一同收拾行李,明日你便回丁家去。”

    刚刚被白氏独留下来,傅仪琴便感觉眼皮跳个不停,此时果然恶感应验了,她顿时有些慌张。

    这回阴氏设宴没有请她,便让她察觉出来丈夫的官儿太小,对自己影响着实太大。

    若是住在侯府为儿女谋个好亲事,往后母凭子贵,也不是就完全断了念想。

    但此时白氏竟要她走,她慌忙将女儿一放,扑到白氏面前跪着便求:“母亲,女儿与您分离多年……”

    “你不用再说了。”白氏心意已决,端起了茶杯,拿杯盖赶着飘在水上的茶叶,眼中不见半分温暖。

    常嬷嬷请傅仪琴出去,她又求又抱,白氏却是再没有更改决定了。

    眼见已经腊肉三十,傅仪琴却被扫地出门。

    早晨傅明华起来时,碧蓝就在她耳边说了这一消息。

    她还有些青涩的脸映在镜子里,梳头的丫环绿燕替她将头发小心翼翼的打了膏子梳了挽起来。

    镜子里的她坐得仪态端庄,微笑着任由丫环侍候,她眯着双眼,听碧蓝说:

    “那箱子一抬一抬的被挑出去,天不亮时据说就走的。”碧蓝顿了顿,“据说连姑奶奶想要拜别夫人,敢被常嬷嬷挡了回来。”

    垂下来的头发被抹了香膏,柔顺服贴的任由绿燕捋在手中,一圈一圈的挽了起来。

    屋里还有昨夜点上未烧完的香,幽寂而温暖。

    碧蓝的声音并不大,说的话像是潺潺细流涌进傅明华耳中,十分舒适。

    她并没有将眼睁开,只是细声细气的笑:

    “走了吗?”

    “走了。”碧蓝恭敬的点头,就看到傅明华露出细白的牙齿,温声道:“当日她怎么进府的,自然便该怎么离开。”

    一句话,让正为她梳头的绿燕手里的篦子‘啪’的一声落了下来。(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为小溪打赏的金蛋加更2!!!

    感谢大家四月以来对我的支持~~~让我能够上架没两天,却还能冲到第二名~~

    害羞脸。。。伦家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然后骗到月票再提裤子走淫~~

    求月票,求大家五月初的保底月票~

    现在是在双倍期间,一票等两票~~~

    大家投喂我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