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七章 元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绿燕跪了下去,傅明华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那薄薄的眼皮细小的血管清晰可见。她看起来柔弱而又美丽,少女鲜嫩的气息扑面而来,可是绿燕却吓得面无人色,头抵在地上,连求情都不敢。

    虽说年纪小,可是傅明华规矩却立得极严。

    她靠在椅子上没有出声,碧青捡起地上的篦子,跪着的绿燕听到碧云在道:“听说三等丫环中,有个叫卷帘的,手艺也不错。”

    绿燕就小声的抽泣了起来,虽然极力隐忍,但仍发出了些许声音。

    傅明华点了点头,这事儿便算是定了下来。

    大年三十,众人聚在一起用膳,吃了一半,醉熏熏的傅其弦进了院子凑到白氏身边撒娇:“母亲,桂儿已经念了好些天佛了,依我来看,谢……”他话没说完,白氏一巴掌便拍到了他脑门儿上,打得傅其弦登时打了个酒嗝,清醒了过来。

    “大过年的,不要胡说八道,忌忌嘴。”白氏手指点了点他脸,“要是被你爹听到,到时恐怕不会给你留什么脸面。”

    傅其弦此人性情凉薄,他潇洒了几天,早将齐氏忘到脑后,还是今日齐氏的丫环在他面前提起,他才发现好像齐氏是被关了不少天了。

    又听丫环诉苦说齐氏在佛堂中吃不好睡不下。人都瘦了一圈儿,傅其弦倒也怜香惜玉,便想着要将她从佛堂中弄出来。

    齐氏进了佛堂。本来就是白氏下的命令。

    这在傅其弦看来,谢氏病歪歪的,恐怕拖也拖不了多久,若她命中注定三更要死,齐氏为她诵经念佛难道还能拖她性命到五更了?

    他一贯行事不着调,此时有什么话也想说就说,却被白氏一打。又听母亲提起了傅侯爷,傅其弦一个激伶,倒当真有些骇怕了。

    “不过她在佛堂呆了这些天。也差不多了,晚些时候我让常嬷嬷走一趟,让她出来。”白氏神色淡淡的。

    儿子当着她的面为另一个女人求情,她心里多少是有些不大愉快。

    不过齐氏的儿子傅临钰已经要被过继到大房。待过两天选了黄道吉日将此事定下来。把傅临钰的名字上了大房族谱,烧香之后此事便再无更改。

    齐氏当初生产时因为是双胎,身子已经毁得差不多了,任凭她如何再受宠,没有儿子,她也蹦达不起来。

    白氏断了她后根,也不愿在这样的小事儿上与儿子为难。

    此话一说出口,傅其弦果然欢喜。也算是大家都满意了。

    晚上守岁到一半,白氏便熬不住进屋里先歇去了。

    子时之前。白氏重新整理了衣衫出来,外头响起钟鼓之声,白氏与傅侯爷端坐正堂之上,傅明华随着众人肃拜下去,嘴里都说着‘福延新日,庆寿无疆’等祝福的话。

    傅侯爷笑着唤了起,外头丫环婆子也依次进来跪拜。

    屋里倒是热闹非凡,只是傅家礼节简单,傅家早年出身寒微,直到传到傅侯爷这里,才不过二代,许多规矩并不如旁人讲究。

    因此走了个过场便算了。明日傅侯爷又要上朝,新唐对于岁日大朝会十分看重。

    每年的这一天,只要上了品阶的文武官员,必须入宫向皇帝拜年。

    外地官员要么派使者亲信,要么亲自进洛阳向皇上朝贺。就连远在羁摩州等归顺大唐的附属国,也会派使者前来。

    因干系重大,傅侯爷也害怕晚了贪杯误事儿,便早早的让人散了。

    谢氏熬了半天,已经面色发白,她向来睡得早,此时已经再熬不得了,连与傅明华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只看了她一眼,便由安嬷嬷扶着她回去了。

    傅明华踩着月光回屋,就听碧云说:“齐姨娘已经出来了。”

    齐氏已经出来两个时辰了,府中已经传遍,只是她没有向白氏等人拜年的资格,出来之后便躲在院中。

    碧蓝解了傅明华皮裘的带子,听了碧云这话,便抬了眼皮看她。

    却见傅明华噙着冷笑,出来又如何?齐氏以往总当她生了儿子,又得傅其弦宠,便可以在二房之中只手遮天。

    那时只是不想理她,谁让她算计到自己身上来?这只是给她的教训,让她能清醒一些。

    第二日大年初一,各房之间都要拜年。

    傅明华要穿的衣裳已经准备好了,元岁这一天务必要穿得喜庆一些。

    大唐信奉儒家,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损毁,所以大唐的娘子不扎耳洞。

    傅明华又未及笄,许多首饰佩戴不得,几个丫头便想着方儿的从她衣裳上下功夫了。

    她的衣裳早就在准备了,此时几个丫环围着她穿戴繁琐的装饰。

    那层层叠叠的儒裙一穿戴妥当,碧云又拿了帷掌替她穿上。这帷裳里面绣了银线,碧云小心翼翼的穿好:“这是江洲送来的料子,裁了一块做帷裳刚刚好。”

    那襦裙层层叠叠,以八幅丝帛缝制而成。

    腰裙之上甚至还绣了细小的珍珠,确实华美。

    谢氏今日也起来了,因昨晚睡得太迟,精神不太好,她唇上还匀了胭脂描了眉,眉眼处以胭脂晕开浅浅勾描,倒显出与平时不一般的妩媚来。

    母女俩先去了白氏屋中,傅明霞也在。

    前几****虽被白氏罚了禁足,但又没说要禁上几天。

    不知是不是她以为自己母女抢了傅明钰的缘故,所以有些得意洋洋的,看到傅明华母女两人进来时,竟难得露出几分笑容来。

    今日情况特殊,除了傅侯爷一脉的人之外,其余几房女眷也都来了。

    傅老侯爷当年娶妻并未纳妾,认为糟糠之妻不可弃,功成名就之后也没有再养小房的意图。

    嫡妻康氏生四子一女,三子已逝,女儿嫁剑南道成都府下简州刺史顾扬为妻,如今在简州多年未曾归来。

    其余两子倒有一房还在洛阳之中,老太太带着儿媳孙女都过来了。

    相互之间打赏见礼又耽搁了一阵。

    白氏对待妯娌倒还好,两房早已分家,傅二老爷在朝中任闲职,二太太与她没有利益冲突,又样样不如她有心讨好,逢年过节聚在一起倒也相处融洽。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今天也是三更~!不过可能会晚一点,五月第一天,壮着胆子伸手要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