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九章 挨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快别哭了。”傅明华拿了帕子,替傅明琪压了压眼角,看她一双大眼中露出羞涩紧张之色,不由微微笑了起来:“今日元岁,正是欢喜的时候,去和几个姐妹们玩吧。”

    “嗯。”傅明琪重重的点头,想要唤傅明华一起玩,却见她收回了手,坐在椅子上,微微偏着头看着窗外。

    傅明琪也就不敢再喊了,屋里人开始还拘束着,可这几个小娘子都年纪还小,不一会儿便忘了之前发生的冲突,又欢喜的笑了起来。

    外头跑出来的傅明霞走了一阵,才发现脸上有些刺痛,伸手一摸,却只摸到了脸上冰冷的泪水。

    她出来了这么久,屋里却没有哪个出来追她的,显然都是将她遗忘了。

    屋外又冷又静,在元岁这样的好时候,她能隐约听着屋中传来的笑声,更加显得她有些凄凉了。

    傅明霞这会儿又拉不下脸来回屋,也不敢去白氏那边。

    她寻了院中一套石桌,强忍着刺骨的冰冷哆嗦着坐了下去,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的原本还算喜欢的衣裙,又想着傅明华今日穿的那一身,不由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碧环找到她的时候,傅明霞已经冻得嘴唇乌青了。

    吓得碧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赶紧将她带进屋中,又递暖炉又喂热水的,好半天才缓过来。

    若是这祖宗出了什么事儿,白氏可不会管是不是下人的错处的。尤其是碧红还尸骨未寒。

    暖阁这边的动静自然瞒不过白氏的,虽说与二房的人仍是笑脸相向,但白氏的眼神却冷了下来。

    强撑着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傅明霞与傅明华等人分两拨进来,她好像哭过了,眼圈有些发红,却仿佛平静了下来。

    席间傅二太太也瞧得出来有些不大对劲儿,用完晚膳便带了自己房里的人告辞离开。

    等二房的人一走,白氏阴沉了脸,捂着胸口只觉得喘不过气来。

    “我向来都说。骨肉同心,其利断金。”白氏拿了茶杯,垂着眼皮。头也没抬:“你们是至亲骨肉,却当着二房的几个娘子面吵闹起来,”白氏突然之间,将手里的茶杯重重的嗑到了桌子上:“成何体统?”

    那杯子落桌时。发出‘哐’的一声重响。配着白氏沉重的语气,吓得傅明霞打了个哆嗦,嘴唇抿了起来。

    “元娘,你是长姐,就该有个长姐的风范,为底下的妹妹做出表率。”

    白氏说完,将矛头指到了傅明华身上,一旁正拿帕子捂着嘴的谢氏一听这话。一双秀眉便拧了起来。

    “当着面与妹妹争吵,回去罚抄女……”白氏向来宠爱傅明霞。今日也知道孙女恐怕是被傅明华那句‘女诫背得滚瓜烂熟,可见平日抄得不少’给刺激了。

    既然傅明华讥讽傅明霞抄得不少,那自己倒要让她也多抄抄,让她自个儿打了自个儿的脸!

    想必这样一来,傅明霞心里会觉得舒服一点。

    果不其然,白氏看到傅明霞听到这话,咬着嘴角偷偷的笑了起来,抬头看她时,眼中露出了欣喜之光。

    “元娘,你可服气?”

    白氏心里一软,转头再看傅明华时,便问了一句。

    谢氏咳了一声,拿帕子挡住了嘴角边的冷笑,正要说话,傅明华却点头认真道:

    “自然服气。二妹妹抄得太多,若是再罚,如何抄得完?”

    白氏脸色一僵,以为她是有意讥讽,心里正怒,却见傅明华又一副端庄温婉的模样,倒像是自己想多了。

    “我倒觉得,二姐儿性情太过暴燥。”谢氏闷咳了两声,将帕子拿开,小喘了两口气:“倒是真应该多抄女诫是对的,姐妹之间一言不合便起身要跑。如今的傅府,可不是当初祖父打天下时,许多规矩也该立起来,明华抄女诫是好的,多磨炼磨炼,免得往后丢人现眼!”谢氏说完,懒得看脸色青白交错的白氏与沈氏母女,站起了身来:

    “我这身体不争气,也不敢再叨唠母亲,这便告退了。”白氏气得脸色发白,却得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硬挤出笑容来:

    “还愣着干什么?”

    她转头盯着身旁的丫环时,目光如箭:“快送少夫人出去!”

    “不必了。”谢氏冷声拒绝:“不劳母亲挂心。”她由安嬷嬷扶着出了门,傅明华只感到屋内随着谢氏的离开,屋里的空气渐渐的就更加冷凝了起来。

    白氏指甲掐进肉里,钟氏与沈氏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她目光落到傅明华身上,看她低垂着头,依旧是那副沉稳的模样。

    心里一股怒火没来由的涌出来,她阴声道:

    “二姐儿听到了没,你二叔母认为你该多抄女诫,免得往后丢了傅家的脸!”

    “回去吧,我乏了。”今日大好的日子,却吃了一肚子的气,将儿媳孙女送走,白氏狠狠的将手边的杯盏扫到了地上,‘噼里啪啦’的杯盏落地打破的响声中,白氏胸膛不住起伏:

    “好,好,好一个高门儿媳。”

    谢氏看不起傅家,她甚至刚刚说起那些话时,连鄙夷都没有。

    她是真正没将傅家看进眼里,这个事实简直就如一根利刺,插入白氏心窝,使她再沉不下气来。

    傅明华出门时,隐约还能听到白氏屋中扫落杯盏时的声响,碧云等人低眉敛目,装作一副懵懂的模样。

    反倒是白氏屋里送她出来的丫环,脸上掩饰不住的惶恐。

    “娘子可要去瞧瞧少夫人?”

    碧箩端了炖好的汤品上来,傅明华刚换了一身舒适的衣裳,又取下了头发,此时浑身舒坦的靠坐在烧热的炕上,拿了汤匙吹凉着热汤。

    傅明华摇了摇头。

    她知道碧箩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今日谢氏难得的维护让碧箩感到意外了?

    可是太迟了。谢氏兴许还有几分为母之心,但她已经心硬如铁。

    傅明华小小喝了一口,点头赞道:“这汤是谁熬的?有赏。”

    绿芜有些欢喜的上前一步应答:“这是今年三爷送来的厨娘,最擅煲汤。”(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求月票!!!

    我要哭晕在厕所里!!!

    这两天是双倍,这是聚能环票啊,一票更比两票强……

    话说最近老公在看武神赵子龙……

    为啥我感觉貂蝉和义父好像在玩仙人跳。。。干死了董员外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