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章 哀求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汤放了不少药材补品,以文火熬了七八个时辰,食材化开后捞了起来再放新的食材炖的。

    傅明华觉得尚可却又不想接见厨娘,就证明这汤可以再上几次,但又没有足够让她喜欢到亲自接见厨娘的。

    绿芜将这事儿记下,又退了回去。

    外头有婆子在外间叩头:“娘子,齐姨娘想要求见您。”

    一盅原本还算是得傅明华中意的汤品,顿时因为听到了齐姨娘而失去了一些味道。

    她想了想,最终仍是点头示意让齐姨娘进来。

    碧青连忙出去吩咐了几声,那外头跪着的婆子退了出去,不多时,一脸失魂落魄模样的齐氏跌跌撞撞的进来了。

    在这样的喜庆日子里,她穿着一身皱巴巴的圆领胡服,眼圈通红,头发凌乱,竟是呈现出几分老相。

    进了屋她似是再也没有力气踏进内室了,越过了外室的屏风后,远远的便在外室门口‘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头抵在了地上,‘呜咽’了一声之后,好半晌她才深呼了一口气,颤音道:

    “求娘子助我。”

    似是实在太过惊慌了,她连本该显示谦卑的自称都忘了用了。

    大家都知道她来的原因是什么,傅明华听到这话,嘴角扬了扬。

    母亲爱子是天性,可是齐氏爱自己的儿子,却算计旁人的女儿,若是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她拿了汤匙搅着那熬得浓稠的汤。她含着笑意的脸在盅里被搅得七零八落的,仿佛无数个傅明华在对着她冷笑。

    “帮你什么呢?”

    傅明华温声的问着,齐氏几乎伤心得说不出话来。

    “我。我的钰哥儿,元娘,元娘求求你帮我吧。”

    齐氏肩膀不停的哆嗦着,痛哭流涕。

    炕上端坐着的少女不紧不慢的缓缓劝着:“姨娘保重身体才是。”

    她的声音温柔而知礼,那时的齐氏也是时常听她这样说话的,听得习惯了,只当她贤贞有礼。进退有度,确实是嫉妒又恨的。

    可是此时她这样的语气,与自己慌乱的神情形成鲜明的对比。齐氏一下子便觉得后背寒毛都立了起来。

    傅明华实在是太冷静了,她仿佛不会有慌乱无助之时。

    这一刻齐氏心里生出泼天的怨恨。

    凭什么自己慌慌张张跪在她的面前,哀求她的垂怜,自己因为失去儿子而痛苦至死。偏偏她却能安然坐着。不动声色的?

    仿佛自己的哭求引不起她心里的怜悯。

    到底这段她被关在佛堂中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她突然被白氏赶入佛堂,与她合谋的傅仪琴被驱离长乐侯府,待到她出来之时,前一刻她还欢天喜地,后一刻听到丫环哭哭啼啼说傅临钰要被过继大房,齐氏那一刻就像是经历了极致的欢乐与痛苦的感觉。

    她慌慌张张的哀求傅其弦,但这个以往被她视为最大依靠的男人,到了此时齐氏才发现靠不住。她又想求白氏。可白氏压根儿就不是她想见便能见的。

    齐氏又去求了谢氏,但谢氏任由她跪了半个时辰。却连她的面都没能见。

    到了这样的时候,她只有来哀求傅明华了。

    “婢妾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齐氏心里乱糟糟的,她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人算计了,可是到底是谁要害她,此时她头疼欲裂,却又全然没有头绪。

    平日她做人太过嚣张,傅其弦的妾室通房恨她的也不少……

    “只是我的儿子,却要过继给大房。”齐氏一宿没睡,白天又四处想法子,此时只是凭口气强撑着而已。

    她跪在地上,语不成调的说了半天,却没见傅明华有什么回复的。

    白瓷汤匙在盅里搅动着,发出小小的声音。

    齐氏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耳聪目明,她能清晰的捕捉到傅明华搅动汤匙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能看到她每一个不疾不徐的动作,可以看到她的侧脸。

    刘海温柔的垂落在她白净的额前,她甚至嘴角还轻轻勾着,下颚的线条优美而又细致。

    炕上的小桌放了灯,灯光照在傅明华脸上,齐氏看到窗外的雪,她的影子仿佛与这景致融在了一起般。

    光线将她细长的脖子照得亮堂,那领口打出来的细微阴影,随着呼吸,能看到那细腻雪白的肌肤,随着她的呼吸与说话而轻轻起伏。

    “姨娘。”她好声好气的唤着,音调拖得极长:“太晚了。”

    傅明华的笑容意味深长,齐氏恍惚着,竟然似是没听清她说了些什么。

    只看到她嘴唇上下阖动,半晌之后,那一字一句落入她耳中。

    地底明明烧了地龙,膝盖下跪着的地方温暖异常,可是这一时刻,齐氏浑身毛孔像是舒展开来,萦绕在她身侧的寒冷空气顺着毛孔灌入她身体中,游走在她四肢百骸,让她一瞬间手脚冰凉,麻木得甚至失去了知觉。

    ‘太晚了’,她说‘太晚了’,这是什么意思?

    那汤匙搅动汤盅的声音仍未停止,可是齐氏只觉得寒冷一波一波的,铺天盖地朝她涌来。

    炕上的少女微笑着,转过了头来,眼睛下露出淡淡的卧蚕,眼中似是堆积着风雪。

    “太晚了。”傅明华又重复了一句。

    她所指的太晚,与齐氏所理解的太晚并不一样。

    傅明华是指,从齐氏与傅仪琴合谋想算计她的那一刻起,齐氏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此时只是她应得的报应而已!

    难道齐氏以为在她做了这样的事儿后,来求自己有用吗?她是不是认为自己只是个孩子,便比较好糊弄。

    亦或是,到了如今,她还以为自己不知道她与傅仪琴之间的事儿?

    傅明华嘴角边的笑意更深,她将汤匙往盅里一扔,汤匙与盅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撤了吧。”

    她拉了拉衣襟,绿芜低垂着头放轻了脚步上前,端了东西缓缓的退开了。

    原本绝望的齐氏骤然清醒,她跪在地上爬了两步,如今她求的人中,愿意见她的就只有傅明华了,如果她也说没有办法,齐氏实在不知道该去求谁。(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干巴巴的求月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