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一章 踏春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不晚的,不晚……”齐氏摇头,如今白氏虽然有意要过继傅临钰到大房,但只是这样一说罢了,因为元岁而耽搁了,如今尚未过仪式,傅临钰的名字也未上宗谱,只要有人肯出手相助,一定不会晚的。

    谢氏出身江洲谢家,白氏一向对这个儿媳忍让三分,只要傅明华能求得谢氏说话,白氏就一定会打消这个念头的。

    只是,“我为什么要求母亲替你说话?”

    傅明华别开头,看也不想看齐氏一眼,这个有胆惹事儿却没能力收拾善后的蠢货!

    “我……”齐氏哑口无言。

    “姨娘如果无事,不如求求父亲,亦或是姑母,兴许会有转机。”傅明华伸手撩了撩头发,看着齐氏微笑。

    她这话让齐氏心里开始‘突突’的跳了起来。

    傅明华让她去寻求傅其弦的帮助也就罢,可为什么会提到傅仪琴?

    齐氏自己心里有鬼,便吓得三魂七魄丢了大半,她不知道傅明华说出这话,究竟是无心还是有意。

    只知道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被傅明华屋里的丫环搀扶着出了她屋里了。

    外头冷风一吹,她打了个激伶才清醒过神,要想再进去,却被丫环挡在了外面,说是傅明华要歇息了。

    碧蓝从屋里透过窗看到齐氏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才看了傅明华一眼:“娘子,齐姨娘走了。”

    傅明华拿帕子擦了擦嘴。齐氏在自己这儿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她就是留下来也没用的。

    兴许白氏也是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担忧儿子被齐氏吹了枕头风。因此两日之后,便将傅临钰过继到了大房,并上了族谱。

    此事再无更改可能,齐氏哪怕就是再怨恨不甘,却也知道大势已去,往后傅临钰不再是她儿子了。

    过继之事刚完,齐氏便大病了一场。请了大夫前来看病也是药石罔效,据说是药不肯喝。

    元月初江嬷嬷归来,待到了二月底时。傅府已经忙了起来,便再没有人关注齐氏了。

    三月三是上巳节,大唐沿袭了前朝的规矩,对于上巳节这一天十分重视。

    自太祖时期开始。便在每年的三月初三赐宴郊外牡丹亭。朝廷大小官员都可携女眷出席。

    这一天不止是洛阳权贵们会出城游玩,就连平民百姓也会寻春郊游,到洛水边以春水洗涤污垢,除病去疾、驱邪避怪。

    每年这个时节,河上会瞧见许多画坊美人儿。

    才子书生更是不少,倒真是热闹之极。

    碧蓝等人早前半个月就在期盼了,实在是她们虽说是丫环,可也是养在深闺。难得有一日可以出门,自然是兴奋的。

    三月天气已经暖和起来了。厚重的衣裳自然便不适合了。

    提前一天,江嬷嬷令人早早的以香熏草药熬了给傅明华沐浴,待到第二日起来时,傅明华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香气。

    坐在出城的马车里,谢氏对这于这一切显得兴趣缺缺的,傅明华规矩的坐着,看她闭目养神。

    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伴随着有男子喝斥:“让远一些!”

    赶车的车夫慌忙赶着马车朝另一边避让,深怕被这骑马出城的人撞上,傅明华身体一歪,冷不妨头磕在了窗上,将原本垂下来的纱窗撞得一歪,那下方卷着细纱的紫檀木原本是为了增加细纱的坠性,此时被她挤到一旁,原本掩得严严实实的窗露出一条细小的缝隙来。

    她原本没有想要往外看的,可是这下纯粹只是无意行为,只见人还未到,地上却灰尘漫漫,为首骑着马狂奔而至的人双腿一夹马腹,马收了蹄。

    马背之上,一个穿着淡紫色胡服,头发并未绾起的少年背脊挺得笔直。

    这惊鸿一瞥之间,碧云的手抚到了她身上,她还未被拉直坐好。

    后头的人陆续到了,马背之上的少年转过头来,燕追那张冷淡中带着傲气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他的目光精准的捕捉到了她的视线,继承了崔贵妃容貌的三皇子今日实在是有种让人惊艳的姿仪。

    未到束冠的年纪,他头发披散着,额间戴了以明黄丝线编织的带子将头发固定,使其不会绕到额前将视线挡住。

    带子两侧坠了珠子,在他脑后绑住。

    傅明华看了一眼,收回目光,她被碧云拉了起来坐直,那马车之上的纱裙又重新垂了下来。

    谢氏还在闭目假寐,江嬷嬷有些心疼的将她拉进怀里,伸手替她揉着刚刚被磕到的地方,咬了咬嘴唇。

    马背之上的燕追出了城,想起刚刚看到傅家的马车。

    傅家那位大娘子也在马车里,他觉得自己好像见过她不少次了。

    看到傅明华,燕追自然便想到了她曾念过的那首打油小诗。

    他露出浅薄的笑意,只是很快又隐了下去。

    嘉安帝昨日便携崔贵妃与容妃来到了洛阳之外的牡丹亭,这牡丹亭是先陈王朝悼帝所修,到了后期皇室**,皇帝贪图享乐。

    天下大乱之后,愤怒的民众不堪压剥,怒而将这座牡丹园烧毁。

    直到太祖安定天下之后,令人重新修葺牡丹园,以每年赏花之用。

    因嫌牡丹园这个名字不吉利,因此改园为亭。

    每年的三月初三,大唐皇帝都会在此设宴朝臣。

    牡丹亭背靠青山傍着洛水,顾名思义,这里种植了大片大片的牡丹,此时正是花开得正好的时节。牡丹亭中有一钟鼓楼,爬上高楼之时,能将洛阳城景致尽收眼底。

    傅明华到了牡丹亭时,时辰尚早,崔贵妃邀了众夫人们一起赏花,也不愿拘了孩子们,任凭他们自己玩耍。

    这里重要的地方有人把守,娘子与郎君们身边又有下人陪同,也出不了什么事。

    傅明华还没想好要去什么地方,突然有人唤她:“傅大娘子。”

    她转了头,就看到丹阳郡主领了人朝她走过来。

    “远远瞧着就像你,没想到真是。”丹阳郡主露出笑意来,拉了她的手:“上回的事儿,可有惹上什么麻烦?”(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无邪金蛋加更9~!

    今天你们投票的日子,就是他日你们在我一更两更时能理直气壮挥鞭催更的爽快时。。。

    此时大家都不行动,我人都躺平了,大家还在等神马!!!

    难道让我自己嗨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