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二章 魏氏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丹阳郡主指的是上次阴氏设宴,傅明霞却被生生吓得倒在花丛里的事儿。

    傅明华与她是姐妹,丹阳郡主恐她回去恐怕也要受连坐之罚。

    摇了摇头,傅明华任她拉着走了两步:“郡主这是要往哪儿去?”

    “叫我丹阳便成,平日家里,长辈唤你什么名字?”

    丹阳郡主不答反问。

    江嬷嬷等人见丹阳郡主与傅明华交好,心里不由喜欢,听傅明华回道:“在家时,母亲叫我元娘。”

    丹阳郡主笑得动人,眼里却是冷静:

    “我要去画坊玩耍,听说不少人都去了,我们也去凑凑热闹,跟着大家走,也不至于走丢。”哪怕就是走丢了,一群人都有差错,也不显眼。

    “现在不玩耍,恐怕明年再无玩耍可能。”她神情中带着几丝冷淡,傅明华看了她一眼,也明白她的意思。

    但是两人交情并不深,她也不想成为谁的知心妹妹,因此便装着没懂的样子,微笑着盯着丹阳郡主看。

    “你别笑。”丹阳郡主伸手抓了一把她的腰,傅明华没想到她竟会动手抓自己,因此没躲得开。

    只是她不怕痒,自制力又强,丹阳郡主这一下没将她抓笑,反倒是丹阳自己有些尴尬了。

    “你倒真是够能忍的。”她顿了顿,“你也别装,我知道你心里明白的。”

    傅明华叹了口气:“郡主可是要订亲了?”

    若是丹阳郡主定下亲事,她翻了年应该虚十四了。这两年薛夫人彭氏便会教她持家之道,为妇根本,确实恐怕轻易是出不来了。

    想想她最后嫁的是君集侯简叔玉。简叔玉乃名门之后,简家底蕴虽薄,但是家底却不薄,否则也不可能支撑起后来简叔玉起兵造反的庞大消耗了。

    简叔玉十四岁请封侯爷,镇守兴元府,手握重兵,早前曾与澶州太守之女王长兴之女定下亲事。可王氏福薄,不等过门便死。

    至此之后,简叔玉至今未曾定下亲事。

    薛夫人若是为女儿谋的是简叔玉。此时他尚未起兵造反,这可是一桩足以令大唐不少小娘子羡慕的婚事了。

    可此时丹阳郡主脸上却不见丝毫喜色,倒是让傅明华看了她一眼。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是要订的。”她拉了傅明华。朝她所说的画坊走去:“只是我这心里慌得很。”

    她说完,看傅明华倒是冷静自若的样子,不由又叹了口气。

    明明是她自己先提起此事,但又突然不想再说下去。

    所谓的画坊正停靠在洛水岸边,岸上杨柳青青,那画坊大得很,足有两层,此时下层已经坐了不少的人。

    丹阳郡主拉了傅明华上去。许多少女便迎了上来,有些讨好两人。

    今日虽然不拘男女大防。便都坐于画坊之中,不过女郎与郎君们各自自觉的分别坐在画坊的两边,傅明华看到上次被丹阳郡主称为‘玉郎’的贺元慎也在,此时几个闻名洛阳的才子聚在一起坐着,手里拿了折扇,头戴双耳幞头锦帽,倒是翩翩少年的模样。

    几个围上来的小娘子选了地方坐下,今日春光明媚,耳旁还有不少郎君吟诗对对的声音。

    摆好的桌案上烧着碳火,虽然已经阳春三月,不过洛河之上风一吹仍是有些冷。

    郎君们便拿了酒煮着对饮,有些则是煮沸了水泡茶。

    空气中各式各样的香气融在一起,傅明华坐着坐着,便觉得人都有些懒洋洋了。

    洛河之外还能看到不少穿着各色衣裳的佳人在岸边,不远处的贺元慎道:

    “今日难得出游,枯坐在此亦是无趣,不如乘画坊游览一番。”

    他说着,指了远处的情景就念:“三月三日天气新,洛阳水边多丽人。”

    几个少年都鼓掌,在这里的郎君与娘子们最多年纪不过十三四,还是贪玩好耍的时候,听了贺元慎的建议都有些心动。

    只是画坊还未动,那边便又有一群小娘子过来,到了水边上岸之后,傅明华转头去看了一眼,便见到几个少女拥着其中一个娘子朝画坊之上行来。

    她一眼就认出了被围在中间的娘子,就是梦中嫁给了三皇子燕追的柱国公府的魏氏了。

    魏氏年纪比她大些,眉眼已经长开,围着她的人中,其中一人便是上回在谢三爷宅中见过的,左武卫大将军霍让之女了。

    丹阳郡主转头去看了一眼,便转过头来,显然与魏氏并没有什么交情。

    梦里的‘傅明华’曾见过已经嫁给燕追的魏氏,只是那时的她高高在上,而傅明华只是傅府之中一个相当于是废棋的长嫡女,两人地位已经不在一个档次,魏氏的目光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便转开了。

    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此时不过是后来的十分之一罢了。

    傅明华看了一眼,便又将目光移开。

    “大家在玩儿什么?”

    魏氏等人一来,自然有人围了过去,她领了人朝这边走来,目光好似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傅明华却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她的眼神在自己身上停了一拍。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眯了眯眼睛,坐得笔直端正。

    “魏姐姐来得正好。卫国公府的世子提议,说是乘画坊看洛水两岸景致,不巧还没走,姐姐们便来。”一个模样乖巧的少女讨好的说了句,魏氏笑了笑,刚刚有人起身迎她,此时她便正好坐了下来,看了傅明华一眼:

    “这位是……”

    刚刚傅明华就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不大对劲儿,此时她主动问话,傅明华就知道她心里恐怕知道自己是谁,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洛阳之中每年都会有些聚会,尤其是每年三月初三,哪怕魏氏没有与自己说过话,但却肯定也是记了自己在心头的。

    每个出身尊贵的闺阁小娘子们心中都有张宣纸,记着与自己曾经来往过,或是有关联的每一个人的名字,一旦记不住,要么是对方实在地位太过低微,不值得记下,要么便是失礼之极。

    此时魏氏故意这样问,莫非是觉得她出身高自己一等了?(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无邪打赏的金蛋欠更全部还完~!!!!!

    求月票!!!

    看我声嘶力竭的喊,大家怎么忍心不把票给我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