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三章 挑衅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魏氏的敌意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傅明华心里猜想,恐怕她应该是知道了,自己有可能与她争嫁给燕追的资格罢了,所以才出言想要羞辱自己。

    傅明华嘴角边笑意更深,她并不是一个好性格的人,魏氏这样做,对她自己可是没什么好处的。

    “这是长乐侯府嫡长女,傅大娘子。”那之前拉着魏氏说话的圆脸少女介绍了傅明华的身份,又有些纳闷的说了一句:“魏姐姐应该是见过的。”

    魏氏挥了挥手,也不知她是热了,还是想要表示不屑,听了少女的话,头也不抬:

    “记不清了。”

    这边原本唧唧喳喳说着话的几个娘子听了她这样一说,顿时便不敢出声。

    众人哪怕是再傻,也感觉得出来恐怕魏氏是有意要针对傅明华的了。

    围坐着的几个小娘子的目光落到了傅明华与魏氏身上,丹阳郡主眉头皱了皱:“敏珠……”

    丹阳郡主脸上露出严厉之色,当着这样多人的面,魏敏珠有意挑事儿,不是摆明了想要欺负傅大娘子吗?

    “人参、五味子、麦冬、远志、节菖蒲再加几味药混在一起煎服。”傅明华微笑着,看魏氏一脸的挑衅之色:“服用之后对痴愚有大用。”

    “你……”魏氏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丹阳郡主呆了一呆,看了傅明华一眼。

    少女脸上并没有丹阳郡主想像中的,被羞辱之后脸颊通红。负气便走。

    反倒是将率先挑事儿的魏氏气得不轻了。

    “我曾祖父乃是太祖亲封左武卫大将军,百年之后更是被追封护国公,配享太庙。如果你还记不清楚。我想柱国公府的家教也不过只是如此而已了。”傅明华可不会被魏氏这样一个小丫头欺负得哭哭啼啼的,她并没有疾言厉色,却仍要将魏氏说得脸色发青了。

    “你……”

    “我想其他你记不得,我的曾祖父百年之后被追封幽州都督,想必魏娘子应该记得了吧?”

    傅明华冷冷的笑,伸手拉了拉滑落到手臂的披帛,那轻声细语的。眼里却带着轻蔑之色。

    魏氏祖上原镇守幽州,只是如今通过大唐两位帝王的努力,魏家在幽州的势力名望已经大不如前了。

    恰巧的是傅老侯爷百年归天之后又被太祖追封幽州都督。傅明华此时有意提起此事,便如在魏氏脸上抽了一耳光般。最重要的是,魏敏珠说她不记得傅明华是谁,傅明华却将她祖上来历都点了出来。两个对比之下。更显魏敏珠失礼之极了。

    魏家除了有个识时务的功臣名头,除了在幽州还有几分名声,还有什么?

    连魏家老本营幽州都保不住,此时的魏氏还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装什么目中无人的天之骄女了?

    仿佛她这一刻已经成为了三皇子妃,高高在上蔑视众人似的!

    傅明华细腰挺得笔直,神色意味深长。

    之前还不可一世的魏氏,此时在她连削带打之下,竟然再匀不出半分底气来。

    反倒是傅明华。她还未抬出谢家,魏敏珠又算得了什么?

    周围众人静悄悄的。刚刚两位小娘子掐的架,让几个年纪不大的姑娘都有些发蒙。

    众人没想到面对他人刁难,还能以这样强势的态度回击回去的。

    画坊楼上略比楼下要小许多,楼下刚刚两位娘子的争执被上头的人听得清楚。

    燕追手指描着茶杯边沿,少女刚刚轻柔慢语的话似巴掌抽到了魏敏珠的脸上,他想起了那首打油的小诗,想到了谢氏,燕追眉头皱了皱:“麻烦了。”

    “你知道得倒挺多。”魏敏珠被气得脸儿发红,可是此时在傅明华面前,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将她压下去。

    她想了又想,又有些不服气,转头往画坊另一方看了过去。

    魏敏珠的眼睛一亮,连声便唤:“表哥!”

    被她唤的少年十三四岁的模样,穿着一身蓝色锦袍,捏着一把折扇,与贺元慎坐在一道。

    事实上这边的争执,刚刚另一边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女孩儿间的争斗,男子不便插手罢了。

    此时魏氏争输了嘴,咽不下那口气,便想着要唤救兵了。

    少年朝这边过来,与他同坐的贺元慎等人也跟了过来。

    傅明华微笑着,捏了帕子掩住嘴唇。

    贺元慎一下子就将她认了出来。

    这是在谢三爷府中赏梅时,曾透过梅林惊鸿一瞥看过的娘子。

    只是当时他的心思分了一些在被傅明霞压断的梅树上,心疼那满地的残枝落花。再加上傅明华年纪又不大,他最多便记得一个女郎的模样,倒也没想其他。

    没料是长乐侯府的长嫡女,倒出乎贺元慎意料之外的冷静聪敏,将有意挑衅的魏敏珠说得眼泪都要滴下来了。

    “你如此厉害,什么都记得,什么都知道,我这表哥考你对子,你能不能对得上?”魏敏珠瞪了眼睛,不服气的道。

    一旁被她唤来的少年耳根泛红,正要客气一番,傅明华却是笑了一声,温声道:

    “对不上。”

    她这样干脆,倒让魏敏珠有些接不上话了。

    少年始终不能眼睁睁看着傅明华欺负表妹的,因此双手抱团长揖了一礼:“题都未出,小娘子怎么知道对不上?”

    傅明华看了他一眼,二楼之上,燕追的目光似是绞到了杯子上。他不转头,若是转了头发现魏氏太蠢笨,会使他难以忍耐。

    “我确实不知道对不对得上,但是我知道,我若出一题,郎君必定对不上。”傅明华将身体往后微仰,歪头盯着少年看。

    一眼就认出了少年是洛阳太守顾饶之的嫡三子顾喻谨,此人在洛阳颇有美名,风流而不下流,未参与科考,但也是有几首小诗流入坊间传唱的。

    “娘子自管道来。”顾喻谨原本不想与女流之辈计较,可偏偏傅明华这样一说,自然激起了少年心中的不服输:“只是若问闺阁少女之事,我自然会答不出来的。”

    他担忧傅明华有意出些女儿家的题来考他,不过是先小人,防她难以纠缠,有意丑话说在前头罢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求求你们赏张票吧。。。

    大爷们啊……

    我都好几天揭不开那月票锅了啊。。

    可怜可怜我吧,求你们了。。。嘤嘤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