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四章 比试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傅明华身后的江嬷嬷听了这话,冷冷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傅明华的性格,她房中的人是最清楚不过了,这位顾三郎实在小瞧了她,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昨日的昨日的,前日的大前日的后天是哪一天?”

    原本准备要好好回答,一显才华的顾三郎未曾料到会是这样一个问题。

    他心里本来都已经想好若傅明华问些小娘子家的私事儿来为难自己,毕竟她都肯定的说自己回答不上。

    顾三郎满心自信,总觉得除了这样的问题他答不上之外,也没什么能难得倒他。他还想着到时为了小娘子脸面,他也就道声侥幸大家也好将此事揭过去。

    但独没想到傅明华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初时听来确实简单。

    也没有他所想像的会使他大感为难,倒是直白得让他一时回不过神来。

    想着刚刚自信满满的样子,少年脸颊涨得通红,拱手道:“是退之冒犯了。”

    “顾三郎文才过人,只是有意承认罢了。”傅明华微笑着恭维道。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两人都肯下台,这是最好的,魏敏珠心中还有些不太服气,不过傅明华与顾喻谨都不再争执,她若再是纠缠下去,便更是丢脸了。

    只是魏敏珠却将今日之恨记了下来。

    画坊顺着洛河漂了一段距离,少年男女忘性快。已经差点儿将之前的事儿忘了。

    待到下了画坊时,魏敏珠气冲冲的离开,丹阳郡主拉了傅明华的手。小声警告:“敏珠恐怕吃不得今日的气,往后你看到她,避着些。”

    傅明华笑了笑,看着魏敏珠消失的方向,眼睛眯了眯,眼里闪过杀意。

    再看丹阳郡主时,便带了些笑:“我知道。多谢郡主提点了。”

    丹阳郡主勉强一笑,正要说话,却有人匆匆赶来。说是薛夫人正在找她。

    两人分别离开,傅明华已经失去了再逛的兴致。

    这满眼景色再好,她却再看不进眼里。

    “今日那魏家小娘子实在太过嚣张。”碧蓝哼了一声,心里仍有余怒。

    江嬷嬷看了她一眼。神情倒是平静:“不过年纪小。还未定性。”江嬷嬷出身谢家,魏氏一脉虽有来头,但她却也有些瞧不起。

    一个世族的教养与传承,从后人身上便能看得出来几分了。

    傅明华不出声,她想着今日魏氏的举动,神情有些冰冷。

    魏氏如此针对她,应该是知晓了自己与她都有可能被崔贵妃看中这个事儿。

    她既知道,应该不是像自己一般。从梦里谢氏的自尽到后来‘傅明华’倍受冷落的情景能推断得出几分。她若知道,必定是通过魏家得知。

    如此一来。自己被瞒着,而她却知晓此事,从某方面来说,便已经看得出来,众人对这事儿的态度了。

    谢氏对自己只字未提,恐怕心里也已经打好了主意。

    梦里的‘她’是这场博弈中的弃子,要找麻烦,也不应该是魏敏珠来找她才对。

    回到牡丹亭,下人领她来到了牡丹苑,这里以崔贵妃为首,正坐在亭中赏花。

    那亭子不大,身份尊贵的诰命夫人自然是陪崔贵妃会在亭中,身份稍低的便站在弧形拱桥之上静候着崔贵妃的传召,期待她能想得起来。

    再低一些连桥都没资格上,远远的候在一旁。

    傅明华一来,便由宫人领着往亭中走,许多人看她的眼神中带着羡慕之色。

    这就是权势的好处了,她风光之时,有机会进入亭中,一旦失势,恐怕连进入这座园子的资格都没有了。

    薛夫人与丹阳郡主也在此处,她比傅明华早来一步,刚刚与傅明华有过争执的魏敏珠也在,但看她的眼神有些恨恨的。

    “元娘来了。”崔贵妃看到傅明华,脸上露出微笑,冲她招了招手。

    傅明华朝崔贵妃靠了过去,崔贵妃将她手握在掌心:“玩了些什么?可尽兴了?”

    她伸手替傅明华撩了撩刘海,这样亲密的动作,坐在亭中的白氏脸上露出骄傲之色。

    傅明华不相信崔贵妃不知道之前画坊上的事儿,只是此时她既然问了,傅明华也就答:“看了大唐盛景。”

    崔贵妃左侧坐着的穿了一身湘妃色胡服的妇人听了这话,便不由笑了起来:“太傅果然教导有方。”

    傅明华转了头去看,就见容妃笑意吟吟的看她。

    身为嘉安帝宠爱的女人,不惜遭人诟病也要的容妃美貌自不必说。

    她的媚像是自骨子里透了出来,举手投足皆是风呢。

    崔贵妃虽美,可始终出身崔家,言谈举止还带着束缚与尊贵。

    容妃便不同了,她哪怕是穿着胡服,却依旧透出妩媚。她与崔贵妃向来不合,洛阳人尽皆知,此时赞傅明华,便如抢了崔贵妃的话说一般。

    亭中众人只装木偶,低头微笑着,只求不出错,唯恐被搅进两人斗嘴之中。

    容妃却像是没感觉到众人的异样,拉了一旁的少女:“云阳比娘子大些,可倒差一些了。”

    坐在容妃身侧的少女一听这话,眉峰便皱了起来。

    她是容妃的女儿,嘉安帝的掌上明珠,三公主燕玮。

    在她之前,嘉安帝也有两个女儿,照理来说燕玮并不尊贵,可她出生之后,嘉安帝便打破了大唐规定,公主不允封号为大唐名山大川,而封她为恒山公主,食邑万户,可见其受宠之程度。

    直到后期有御史进言,认为此举有违太祖定下的规章制度,嘉安帝才将三公主的封号改为‘云阳’,她是唐朝少有未到成年出嫁便有封号的公主。

    此时容妃指着傅明华冲女儿笑,燕玮的脸色当下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差在哪里?”燕玮扬起了眉梢,她女凭母贵,嘉安帝一向宠她,此时她心里不快,脸上便显露了出来:

    “母妃喜欢珠玉,总不能让女儿也学着那珠玉一般。”

    气氛顿时僵了下来,白氏低垂着头,脸色不虞。

    傅明华暗暗将这笔账记在心里,脸上却不动声色。(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求月票!!!

    这一更为四月月票160加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