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六章 暴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为内院的主子们裁制新衣是属她管,若是换了旁人她也不见得亲自过来,但白氏、谢氏与傅明华这边,她每回都是亲自前来的,还陪着笑脸,这也是权势地位的好处之一了。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江嬷嬷笑着答。

    翻过了年傅明华已经虚十岁了,去年的裙子都已经穿着显小了些,得重新再裁制。

    大唐的女郎喜好飘逸的衣裙,夏裙时尤其偏好绫罗裁裙,走动间款摆生姿,着实动人好看。

    傅明华看了江嬷嬷一眼,见周嬷嬷在一旁拘谨的站着,不由笑道:“碧蓝替周嬷嬷捧杯茶来。”

    “不用不用。”周嬷嬷连连摆手,“奴婢不渴,不必劳烦碧蓝姑娘。”

    “歇会吧,嬷嬷量尺寸还要一会儿。”傅明华这话一说出口,周氏便听出了傅明华的意思是想要有话与她说了。

    江嬷嬷也听明白了,慢下了手中的动作。

    碧蓝去令人端了茶杯过来,周嬷嬷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也不敢去喝那茶水。

    外头天色阴沉沉的,屋里虽说摆了冰盆,但周嬷嬷身上汗水还是大滴大滴的淌下来,这样冷热一冲,她激伶伶的打了个寒颤,感觉头都有些发昏了。

    一时之间她仿佛能听到自己冷汗浸出来时,将衣裳浸湿的声音。

    “恐怕是要下雨了。”周嬷嬷汗水浸进眼睛里也不敢伸手去擦,只是陪着笑讨好的说了一句:“奴婢来时。看到地龙在沙里翻滚。老人们都说,地龙滚沙,定是要下雨了。”

    天空里带着一股风雨欲来之势。傅明华看了坐立难安的周嬷嬷一眼:

    “嬷嬷可去为父亲量过衣衫了?”

    周嬷嬷被她留了下来,还当她有什么话要与自己说,没想到她只问了这个事儿。周氏松了一口气,笑了出声:“世子爷外出办事儿,尚未归来,兴许会比娘子晚一些才量。”

    傅明华眯了眯眼睛。

    她是知道这事儿的。傅其弦本性难改,好色如命。他家中有妻有妾又有通房。

    大唐令规定,纳妾也有定数。

    王亲贵族可纳妾八人,公侯可纳六人。依次而下,若男子四十不得子,又方可再纳。

    只是通房侍候的丫头却是不定数的,傅其弦房中已有四妾。通房更是许多。血脉也不少,可偏偏他却贪不知足。

    他新得了一个客女宋氏,已安置在府外半年之久。

    这宋氏之父原本为营州参军事,与营州别驾狼狈为奸,伙同刺史张通贩卖武器至胡人部落,待有人举报之后,嘉安帝勃然大怒,将营州刺史张通一干人等拿下大狱。除张通等人斩首示众,首级悬挂与城门口。女眷则被流放入官坊之中。

    宋氏便是当初被流放的客女之一。

    她长得貌美,自小进入教坊,吃尽了苦头。她是官家娘子出身,不甘坠入风尘之中,那时傅其弦与一干人前往教坊之时,一眼便将楚楚动人的宋氏相中。

    得了她的元红便食髓知味儿,知晓她身份特殊,恐怕带回傅府傅侯爷不一定容他,傅其弦又实在舍不得这样一个美人儿,不愿她再接客旁人。

    思来想去,便在外头置了外室,买了丫环婆子侍候宋氏,将她养在了外头。

    三不五时的傅其弦便过去快活一阵,至今已经半年有余了。

    宋氏自然不甘心一辈子守在外头当个无名无份的外室。当日她贪傅其弦容貌俊美,又出身高贵,便委身于他,时间一长便看得出来傅其弦此人性情凉薄。

    她有意想要寻个依靠,一心想要让傅其弦带她进府,使出了十八般解数,迷得傅其弦神魂颠倒。

    前几个月齐氏被白氏关进佛堂时,他之所以没有大闹白氏,便是因为这一出。

    宋氏颇有手段,知道傅其弦畏惧傅侯爷,便喝了那易受孕的汤药。

    每每与傅其弦行房之前便喝上一碗,一个月前她便说自己怀有身孕了。

    她吵着要进傅府,傅其弦最近正被她闹得头都大了。

    梦里的‘他’最后走投无路,去求了白氏,白氏却狠狠喝斥了他一顿,令他将宋氏腹中的孽胎下了。

    他又去让谢氏为他向傅侯爷求情,谢氏不肯。

    那时傅仪琴又从中挑拨,使傅其弦与谢氏争吵不停,事后谢氏一根白绫挂了脖子。

    事情闹大,傅侯爷险些将傅其弦活活打死。

    傅其弦攥养罪奴,并为此事逼死嫡妻,大唐令有律,此罪该徒半年。

    只是傅家有爵,傅其弦便能躲过。

    御史一纸罪状将傅家告上御前,直指傅侯爷治家不严之罪,嘉安帝因此降罪傅侯爷,贬其为特进光禄大夫,剥傅家世袭罔替之爵位传承,改为世袭五代。

    傅家莫名遭了这样的大祸,后来的傅其弦自然不敢再提起宋氏这个人,到了最后宋氏也并未进府。

    傅明华猜想,依傅侯爷为人性格,恐怕宋氏早被他处理得干干净净了。

    她问周嬷嬷傅其弦下落,此时听她说傅其弦尚未回府,傅明华心里便有数了。

    这样一个废物,傅其弦哪儿懂什么做官?担任的也不过是闲职,只领每月俸禄罢了。

    大部份的时间傅其弦都花在了寻芳问柳之上,哪有什么正事儿要做?

    她抿了抿唇,又说了几句,这才示意碧蓝将打赏的荷包交到了周嬷嬷手上,周嬷嬷也是人精,收了荷包便将茶杯搁下了。

    江嬷嬷将量好的尺寸报了给她,她牢牢记下了,这才告辞离开了。

    刚用过晚膳,外头天色便像是黑尽了。

    乌云压着顶,头顶上空传来阵阵闷雷响声。

    屋里摆放了冰盆,也是闷热得受不住。傅明华出了一身汗,沐浴之后,大滴大滴的雨点便打落下来了。

    开始还好,渐渐的便雨水密集了。

    ‘轰隆隆’的雷声中,闪电一道一道的劈了下来,将守在屋外几个小丫头吓住了。

    傅明华神色平静的坐在炕桌上,今夜她总感觉有要事发生。

    闪电落下来时,那光透过窗映照在她脸上,将她一张脸衬得有些惨白惨白的。

    “今年这雷当真邪门儿。”(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求票票。。。

    双倍都过了一半了……

    请大家给我点盼头吧。。。嘤嘤嘤,总感觉前途无亮,乃们不能拨**无情,提着裤子就走啊。。。

    伦家可是你们的人了……

    求爱护,求照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