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七章 出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碧箩搓了搓手臂,总感觉那雷声每响一回她心跳得便越发急促。

    屋外走廊下挂着的灯笼被风吹打得‘啪啪’作响,不时上窜下跳,影子一晃一荡的。

    “今夜雨大,娘子早些睡了罢?”

    江嬷嬷端了汤水进来,小声的哄了一句。

    傅明华摇了摇头,看江嬷嬷有些担忧,她神情平静:“晚些再睡,现在这雷打得这样大,我也睡不着。”

    她手里拿了块玉在把玩,外头雨下得更大了,屋里众人看她不说话,也不敢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穿着蓑衣头戴斗笠的丫环急匆匆的回来,上了廊之后,她跺了跺已经湿透的双脚,将头上的斗笠一取,身上的蓑衣还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水,没多大会儿功夫便将回廊的地板浸湿好几块地方了。

    有丫环进去唤了一声‘碧云姐姐’,碧云出去了一趟回来时,便小声的说:“世子与少夫人吵了起来。”

    傅明华一下子握紧了手中的玉佩,歪在矮桌上轻笑出声。

    她就说今晚不太对头,梦里也有这样一出事儿,但是她梦到时年岁幼小,许多事情已经记不太清了。

    傅其弦与谢氏是哪一日争吵,她也都忘了个干净。

    但是谢氏心里恐怕会因为这一吵,而下定决心了。

    她示意碧云慢慢说,碧云就道:“世子今日回来便去了夫人院落……”

    傅其弦先去求了白氏,却被白氏断然拒绝。

    身为长乐侯府的世子。傅其弦想要多少子嗣都可以。但这些庶出的白氏统统不在意,她要的是谢氏腹中能听到好消息,为她生下一个嫡出的孙子来。

    可惜的是谢氏生了傅明华便再无动静。傅其弦又不肯再踏足她的院子,白氏说过几回,也没什么用处。

    这样的情况下,宋氏自以为母凭子贵的想法,撺掇傅其弦来寻白氏,却根本没有用处。

    反倒白氏要傅其弦将宋氏处理了。

    傅其弦从白氏院中出来,便想着去了谢氏院落。

    他与谢氏感情不深。傅其弦再是无能,也看得出来谢氏瞧不上他。

    男人也是有自尊的,尤其是齐姨娘等人时常哄着他的情况下。天长日久他也不爱往谢氏这边来了。

    此时一来他张嘴便要谢氏帮他安排宋氏进府,可想而知谢氏当时的心情了。

    她不喜傅其弦,不会为他争风吃醋,同时更不要提为他去向傅侯爷求情了。

    当时谢氏断然拒绝。傅其弦恼怒之下。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在谢氏院里发了疯,白氏听到消息已经赶了过去,但是并不起作用,此时恐怕傅侯爷都已经被惊动了。

    事情闹得这般大,恐怕难以善了了。

    江嬷嬷阴沉着脸,显然是对傅其弦厌恶之极,却因为傅明华的原因而不肯说出来。

    “嬷嬷。”屋里静得可怕。屋里四处摆放着的冰盆散发出丝丝寒气。

    下了雨后气温骤降,与这寒气混杂在一起。让人浑身发凉,寒毛都立了起来。

    傅明华突然开口,江嬷嬷的身体便僵了一僵。

    “上次回江洲,事情办妥了吗?”

    碧蓝等人以为她问的是江嬷嬷自己家中发生的事情,只当她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想到了江嬷嬷的事儿一般。

    江嬷嬷站了过去,眼中露出担忧之色:“娘子,真的……”

    傅明华轻笑了一声,低头盯着自己掌中握着的玉佩看:“正好趁现在,嬷嬷想办法出门一趟,将它弄进来。”

    江嬷嬷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哆嗦,半晌之后,叹了口气:“只是如此一来,娘子……”

    她咬着嘴唇,神色慌乱,傅明华摇了摇头:“去吧。”江嬷嬷顿了半晌,才深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外头雨更大了,夜色之中江嬷嬷的身影悄悄外出。

    谢氏院里刚刚还在此处大闹的傅其弦已经被傅侯爷令人强押了出去,屋里乱糟糟的,四处都有被傅其弦砸在地上的摆设件。

    付嬷嬷双眼通红,看着坐在榻上,不动不哭面无表情的谢氏,小声的哄:

    “少夫人心放宽些。”

    谢氏眼里全是死寂,安嬷嬷死死咬着牙,不敢出声。

    半晌之后谢氏才淡淡的道:“收拾了吧。”

    “将我的东西收拾出来,一样一样全登记在册。”她目光落到了付嬷嬷身上,神情平静:“待到他日元娘出嫁之时,当作她的嫁妆抬出去。”

    崔贵妃当日虽然应承了要好好照顾她的女儿,不过傅氏也清楚,崔贵妃最多也就是保傅明华一条性命,使她不致‘死’在傅府之中。

    没有了谢氏庇护,长乐侯府又恨她入骨,傅明华往后日子想也知道是不好过。

    “少夫人……”付嬷嬷心中大恸,谢氏摇了摇头:“是我对她不住,这些东西希望能使她日子过得好一些了。”这也是她最后仅能为傅明华所做的,再多她也无能为力了。

    她这一生全为谢氏奉献,能给傅明华的不多,她一死,傅明华自然是傅家弃子,再无利可图,江洲也不可能费大功夫再助她,往后好也罢坏也罢,便全是她造化了。

    安嬷嬷低垂着头,谢氏强忍了一口气:“去收拾吧。”

    外头雷声更响了,雨点打在瓦片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安嬷嬷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傅明华院里熄了灯,守夜的丫环缩在角落里眯着眼睛睡得正沉。

    守门的婆子是江嬷嬷一早安排下信得过的人,此时门一打开,换了一身便于行动的胡服的傅明华挑了树荫浓重的小道朝谢氏的屋子方向走。

    安嬷嬷正在候她,一看到她来,便松了口气,一把将傅明华的手握住。

    “少夫人已心生去意,娘子可准备好了?”

    她眼中带着希冀之色,就看到傅明华微微的点头。安嬷嬷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欢喜之色。

    “我会为少夫人喂下药丸,使她昏睡。”安嬷嬷小声的道,她的喉咙像是被沙子磨过,说话时带了些颤音和沙哑。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嬷嬷呢?”

    安嬷嬷抓着她的手微微用了几分力气:“我自有安排。”傅明华眼皮垂了下来,掩住了眼中的冷色。(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月票320加更~!

    弱弱求月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