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一章 相助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里江嬷嬷噤了声,眼眶中似是有泪珠滚动。

    若是有一天她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会如安嬷嬷一般,只愿求傅明华长长久久的活着。

    回城的途中,不知是不是下雨的缘故,天色漆黑一片。

    远远的就能看到城门口前点着的火把,排队的人已经排到了半里开外了。

    照这样的速度,哪怕是能进得了城,但恐怕天色也是大亮了。

    江嬷嬷扒了纱窗往外看,有些焦急。

    若是亮出了长乐侯府的招牌,倒是能快些进城,不过如此一来行踪也就暴露了。

    外头雨渐渐的小了些,天色渐渐便亮了起来,江嬷嬷忍耐不住,撩开帘子起身望出去。

    ‘嗒嗒嗒’的马蹄声响了起来,江嬷嬷还没回过神,一队约十三四人的队伍朝城门方向疾冲而来,江嬷嬷仰出的半边身体被马蹄溅起泥水喷了一声都是。

    傅明华这头拉车的马受到惊吓,开始有些不安的刨起了蹄子。

    江嬷嬷赶紧抓住车厢门沿稳住身体,心中暗道了一声晦气,拿了帕子正要擦裙上的泥点,那为首的人却一勒缰绳停了下来。

    后头的人紧急勒住缰绳,堪堪停了下来。那为首的人影驱着马匹朝这边走来,居高临下的打量了江嬷嬷一眼,又看了看这辆马车:

    “傅大娘子。”

    这可真是冤孽了。

    江嬷嬷后背冷汗‘刷’的一下便淌了下来,若是傅明华被人发现。下场可难以收拾。

    她千算万算,没想到在这样的凌晨,竟然自己只是探出身体来看一眼外头的情景。便被人发现。

    若是因为她的原因而使傅明华遭人发现,给她引来麻烦,江嬷嬷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这一刻江嬷嬷脑海虽闪过不少念头,她甚至想了要抵死不认。

    却没想到傅明华听到少年的声音时,竟然叹了口气,半晌之后她将车窗口的纱帘撩了起来,看到了骑在马上。双手握着缰绳,正含着笑她的三皇子。

    他应该是连夜赶路而回,并没有以往傅明华看到他时的雍容尊贵。

    反倒带着风尘仆仆之色。身上穿着的黑色胡服已经被雨水淋湿,贴到了他的身上。

    发梢还在往下滴着水,脸色苍白,使他的笑容显得有些阴冷。

    他的出现带来一股远比清晨的寒意更深的阴冷感觉。他双腿一夹马腹。来到车厢边沿,居高临下望着傅明华看。

    那勾起的嘴角带着玩味与傲然的感觉。

    燕追的靠近使傅明华闻到了马戈与铁锈的味道,不知是血腥气还是其他的。

    两人都极有默契的没有问对方怎么会在此地遇到,燕追扬了扬眉梢:“进城?”

    傅明华点了点头,他将身体俯了下来,几乎压到了马的脖子:“我带你进去。”

    他离得比刚刚更近,傅明华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水珠滑落到下巴,汇聚成水滴。缓缓往下落,最后没入他紧贴在身上的衣裳里。

    “多谢三殿下。”

    他冷冷勾了勾嘴角。随即一言不语,嘴里轻喝了一声:“驾!”那马迈蹄往前冲。

    驾车的车夫随即也跟在了后头,燕追身后的侍卫手里高举着代表燕追三皇子那至高无上的身份玉牌,守城的官兵迅速让开。

    一行人冲进洛阳城里。

    燕追帮了傅明华的忙,也没有要与她道别的意思。马车朝长乐侯府所在的方向冲去。

    江嬷嬷脸色惨白,牙齿撞得‘咯咯’的响:

    “娘子,如今怎么办?”

    不巧遇上了三皇子,虽说因为三皇子的缘故,一行人得以顺利入城,可是同时也相当于被三皇子发现了傅明华踪迹,始终是个隐患。

    傅明华笑了笑,却不以为意。

    她是真的不太在意,谢氏一‘死’,她在傅家本来便尴尬万分。

    但是谢氏哪怕做得不对,但有一句话却说对了。崔贵妃可能不会保她富贵,但却绝对会留她性命。

    只要有崔贵妃在,傅家哪怕恨她入骨,也不能杀她。

    同样的,她将谢氏保下来,傅家哪怕就是知道了吃了这样一个闷亏,又能如何?

    最多如梦里一般,对她不闻不问,待她年长之后,将她许到陆家罢了,拿她依旧无可奈何的。

    马车停到傅家之时,傅明华匆匆进了后门。

    傅府后门尚未关闭,恐怕傅其弦此时还未回来。

    回到了房中,傅明华换了衣裳匆匆往谢氏院中赶,院里已经摆好了灵堂,付嬷嬷跪在灵堂之前,看到傅明华出现时,长舒了一口气。

    知道事情恐怕是已经成了。

    安嬷嬷的尸体还摆在后头,白氏回去换素服,傅侯爷却不见踪影,付嬷嬷在她耳边小声的说:“去寻世子了。”

    傅明华点了点头,由江嬷嬷替她戴上了白孝,跪到了临时停放‘谢氏’的灵樽前。

    半晌之后,傅其弦的庶子女们才换了麻衣匆匆赶来。

    等到天色微亮之时,傅其弦才一脸醉熏熏的被人架回了长乐侯府。

    看到停放‘谢氏’的灵枢时,他一个激灵,酒登时便醒了大半。

    “怎,怎,怎么……”他惊吓异常,已经连说话都不大清醒了,闻讯而来的傅侯爷闻到他身上的胭脂香粉味,阴沉着脸重重一脚踹到他后背心中。

    傅侯爷虽说不会武艺,但含怒之下出手,依旧是将傅其弦踹得踉跄着朝前跑了几步,最后一下子摔到在地上,脑袋嗑到了门槛,连惨叫都不敢。

    此时傅其弦自己也知道恐怕闯了大祸,浑身哆嗦着,想要往屋里爬,却又使不出力气来。

    “你还有脸回来。”傅侯爷眼中闪过杀意,此时此刻,他真恨不得将这个儿子打死在谢氏屋中,好换‘谢氏’活过来。

    一个谢氏的价值,远比傅其弦这个废物要重要得多!傅侯爷闭了闭眼,深呼了一口气。

    “她,她怎么就死了呢……”傅其弦浑身哆嗦着,这副没出息的样子,让傅侯爷眼里的厌恶又添了一层。

    院子中安静异常,傅侯爷上前将他提了起来,他无力的惨叫着,连挣扎也不敢。(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为月票560票加更……

    美人儿们求投票……

    我要当有更可加的宝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