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四章 生辰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当日谢氏自己想不通上吊,倒使傅侯爷大发雷霆,将傅其弦鞭打了一通,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自己眼前只得这么一个宝贝儿子,险些去了半条命,他被谢氏害得这样惨,自己此时还要受崔氏的冤枉气。

    想到此处,白氏冷冷望了傅明华一眼。她不敢跟崔氏争辩,却心里将这笔仇记到了傅明华身上。

    “道听徒说,哪能当真?”

    白氏勉强一笑,崔氏却道:“哦?莫非明华身旁的丫环说的,也都是假的了?”

    崔氏这话一说出口,傅明华眼神一冷,白氏却将帕子捏紧了,说不出话来。

    她不出声了,崔氏却并没有就此罢休:“为了外头养的客女,他竟冲嫡妻大吵大闹的。”崔氏眼中全是鄙夷之色,“大唐令有言,以客女贱婢为妾,徒一年。不知贵府怎么教导子孙的,这样荒唐的事儿也干得出来。”

    这一刻崔氏的语气神态,让白氏感觉比受了她一耳光还要难堪。

    照理来说,崔氏是谢氏的长嫂,自己比她还要长了一辈,可在她面前却被训得比孙子还要不如。

    白氏深呼了一口气,一方帕子都要被她扯断了。

    今日之耻,待到他日谢家走后,被她查清是哪个嚼舌根的敢在谢家人面前乱说,她非要了这贱婢的命不可!

    陪了一天笑脸,谢、傅两家对于‘谢氏’尸骨去向还没有商议清楚,谢利镇领着妻子回了洛阳谢府。白氏将人送走,前一刻还笑容满面,下一刻看傅明华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

    “家丑不外扬。三岁小儿都懂得,我想你们心里也该清楚。”

    谢家人还没走,白氏此时哪怕再气,也只得阴阳怪气说了两句,才让傅明华回去了。

    傅家人的态度今日完全展现出来了,江嬷嬷有些担忧:

    “娘子,恐怕此后日子难过。”傅明华今年虚十岁。她的生辰在六月初九,眼见差不了两天了。

    若谢氏肯多加忍耐一段时间,使她订下亲事之后再死。那该多好?

    可偏偏谢氏却忍耐不得,如今‘她’倒一死了之,可等到三年守孝之后,傅明华都该虚十三了。

    没有母亲扶持。今日见谢家人态度也是冷淡。

    只是对‘谢氏’尸身争个不停。对傅明华往后该如何安排却只字不提,显然是靠不住。

    如此一来傅家又记恨,谢家也不管,她的亲事该怎么办?

    江嬷嬷咬着牙,想了想:“大爷有嫡子,如今已经十三了……”

    虽说谢利镇的嫡长子如今尚未定下亲事,谢家人也极有可能会为他娶年纪相仿的阴丽淑为妻。

    可如今事情尚未定下,一切都应该有更改可能的。

    傅明华坐在书桌前。摇了摇头:“若是大舅与大舅母有此意,这一回进洛阳之时。恐怕大表哥便应该随同前来了。”

    说到底,她就是个弃子,谢家又怎么还会将她捧起来,使傅家能够利用?

    “倒是没想到……”傅明华眼睛眯了起来,她倒是没想到崔氏会说是自己身侧的丫环说了‘谢氏’之死的缘由。

    如此一来,白氏定会算计记恨上自己。她想起了梦里的‘碧云’逃出傅家,要前往江洲报信儿,却遭傅府差人以逃奴的名义抓住。

    她身边四个丫头都非傅府的人,傅家对其无计可施,便只有以傅明华的名义,将碧云送到官府。

    那时的‘傅明华’处于孤立无援的处境,只能任由傅家搓圆捏扁,‘碧云’最后被活活打死,尸体都没人替她收。

    照理来说,她的行为虽然使傅家不快,但傅家也犯不着与一个丫头过不去。

    之所以她会被打死,极有可能是如现在一般,自己身侧的丫环被白氏盯上。

    最后只死了碧云一个人的原因,便是后来的‘傅明华’将傅家防备得极重,直到她定下亲事,白氏再也没有机会出手。

    “去查查,府里哪个丫环与江洲的人联系过。”

    傅明华侧头冲碧云吩咐,碧云应了一声出去了。

    江嬷嬷蹲了下来替她整理裙角,想了想又有些忍不住。

    她为傅明华终身大事担忧:“今日三皇子送兔子,可有何用意的?”

    若是崔贵妃有意使三皇子娶傅明华,那便是再好不过。

    三皇子与傅明华年岁相当,崔贵妃也是四姓之一,她的儿子与母亲是江洲谢氏的傅明华也算是配得。

    想起上回送谢氏出城之时,三皇子鼎力相助,看得出来他与傅明华也算是识得,这回又送兔子,说不定是有意于她了。

    “嬷嬷。”傅明华头也不抬,端了桌上的茶杯,倒了些茶水在一旁的砚台里,她还没拿墨条,江嬷嬷便自发自愿的拿了墨条替她研磨了起来。

    傅明华看砚中的水迹渐渐变得浓稠,她的眼神也如这墨汁一般,慢慢深邃了:“不用理会,嬷嬷担忧,我心里有数。”

    燕追送她兔子,内侍又特别点明这兔子是第五只,她想起了当日在崔贵妃的蓬莱阁里,与燕追的对话。

    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

    她轻轻念着,江嬷嬷便吓了一跳:“娘子,不吉利。”

    “那兔子好端端的,又怎么会死?”

    傅明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三皇子送她这兔子,恐怕是要看她能不能熬得过这谢氏死后的境地吧。

    她眼神平静,拿了笔沾了墨,碧蓝替她摊开了宣纸,江嬷嬷小声道:

    “那兔子……”

    “好好养肥就是了。”旁人都焦急万分的时候,她稳稳的落了笔在纸上,写出个‘傅’字来,江嬷嬷也就不敢出声了。

    对于三皇子送的兔子,她并不是特别放在心上,反倒是下人们小心翼翼的养着,深恐死了。

    待到她生辰送来时,已经有些肥硕了。

    这一年生辰自然不如以往般热闹的,谢氏一死,仿佛她在侯府中地位便一落千丈了。

    小厨房为她煮了汤饼,她吃了几口,外头就有人来传,说是五娘子傅明纱来了。(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为月票720加更~~!

    求月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