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五章 中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江嬷嬷愣了一愣,自谢氏去后,可真是体会出人情冷暖了。

    往年傅明华生日,谢家总会送来贺礼,今年倒也送了,但因为‘谢氏’之死,谢家送礼来的人搁了东西便走。

    长乐侯府的人更别说,去年人来人往,傅其弦屋里妾室庶女跟那过江之鲫,总削尖了脑袋想往傅明华屋里钻的。

    今年可倒好,冷冷清清的,白氏等人仿佛像是忘了傅明华生日。

    她自己倒是不在意,江嬷嬷却是心中气恨难平。

    听到傅明纱前来,江嬷嬷脸色微沉:“她来做甚?”

    ‘谢氏’去世之后,傅明纱这样一个惯会察言观色的姑娘便渐渐跟傅明华疏远了,不像以前三天两头的总来了。

    听到江嬷嬷问话,傅明华将筷子一搁,小厨房里的人都知道她的胃口,煮的汤饼份量并不多,倒是汤汁鲜美,令她一连喝了好几口。

    让傅明纱在外候着,她擦了嘴又漱了口,才让傅明纱进来。

    “大姐姐。”傅明纱看了傅明华一眼,细声细气的唤了一句。

    傅明纱抬头打量了傅明华一眼,心中是有些吃惊的。

    如今傅府上下的人,都知道傅侯爷与白氏是厌弃了傅明华的,白氏甚至有时连她前去请安也都是推脱不见的。显然对她极为不喜。

    傅明纱本以为她逢此大变,本该小心谨慎,沉默寡语才对。

    却没想到抬头望去。仿佛如同这些年来每一次她来傅明华屋中一般。

    她好似丝毫没受嫡母‘谢氏’之死,以及侯府长辈对她不喜的影响一般,依然是当初端庄华贵,矜持冷淡的模样。

    没有她想像中一般郁郁寡欢,愁眉不展的样子。傅明纱看得发呆,唤了她一声甚至张不开嘴。

    倒是傅明华微微一笑:“五妹妹来有什么事?”

    就是这种神情与语气,跟当初一模一样。依旧是那副令人高攀不起的样子。

    傅明纱攥紧了手里的帕子,回过神来便笑:

    “中元节眼见没有几日,祖母说。今年要带我们前去白马寺上香。”她咬了咬嘴唇,抬了头看了傅明华一眼:“我是想来求大姐姐借我一块料子。”

    傅明纱小声的说完,便忐忑不安的等着傅明华的决定。

    她心里清楚得很,如今她已经虚十岁了。眼见没几个月便是腊月。翻了年就是虚十一岁。她是庶女,在侯府又不得宠,若是不为自己打算一些,恐怕没有哪个是会惦记她的。

    平日她连见白氏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出门了。

    难得白氏肯带庶女前去白马寺上香,她得好好为自己打算一二。

    少女的心思傅明华也是猜得出来的,她点了点头,看了一旁的碧蓝一眼:“带五娘子去选匹料子。”

    傅明纱脸上露出雀跃之色。只是很快的这丝欢喜又被她忍了下去。她乖巧的道了谢,跟着碧蓝下去选料子。

    江嬷嬷冷冷望着傅明纱的背影。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人道小娘养的,无甚教养礼仪,傅明纱倒当真是如此。

    虽说年纪还小,但俗话说得好,三岁看到老,有些心机,但凭傅府,也教不出什么出色的姑娘了。

    连傅明霞都是那样的德性,更别提庶出的女儿了。

    江嬷嬷心里虽瞧不起傅明纱,但嘴里却不愿说她好歹:“中元节到了,娘子也该准备一番才是。”

    大唐信佛,自太祖时期便不停修葺寺庙道观,并将七月十五定为中元节,并在这一日举行盂兰盆法会,热闹无比。

    寺庙道观之中,又以白马寺香火最为鼎盛。

    太祖早年双目有疾,便令人修寺庙道观数十座,后双眼痊愈。

    至此之后太祖对佛教颇为看重,七月十五必会出宫,受太祖影响,每年的盂兰盆法会嘉安帝会携妃及洛阳权贵等前往白马寺上香拜佛,以保大唐繁荣昌盛。

    这一天白马寺不接外客,专接皇帝及达官贵人。

    中元节热闹无比,不止是傅明纱有所打算,江嬷嬷希望傅明华也能挑中一个如意郎君。

    大唐的年岁相当的郎君里,傅明华其实也在留意。

    想起未来终身大事,她脸上不见半点儿娇羞之色。没有父母替她打算,也就只有她自己来为自己好好打算一番。

    傅明纱挑了料子,欢天喜地的离去。

    七月十一,傅明华前去向白氏请安。白氏却借口身体不适,只让她回去。

    自‘谢氏’死后,白氏便不愿再见傅明华一面了。

    常嬷嬷出来传令时,傅明霞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叫你回去还不回去?”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傅明霞便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险些跳了起来:

    “你看我干什么?叫你回去可不是我的意思。”

    ‘谢氏’死后,傅明霞才明白什么叫扬眉吐气。

    “连礼仪规矩也不懂了。”傅明华神色温和,没有因为傅明霞这话而恼羞成怒,反倒是一句话将傅明霞气得脸色都变了。

    “你说谁不懂规矩?”

    她站起了身,冲着傅明华便喊。

    ‘谢氏’死了,傅明华的靠山已倒,此时还装出这副模样来。

    白氏连她的面都不想见,偏偏她脸皮厚,还每次都来。

    “说你。”傅明华坐在椅子上,端了丫环送来的茶,揭了盖子拂茶叶沫儿。

    那茶应该是陈茶了,气味儿不如新茶清冽。那热气涌了上来化为轻烟,将她那双笑意吟吟的眼睛显得有些朦胧不清。

    傅明霞受不得激,一下子便朝傅明华冲了过来:“你说我不懂规矩?我说二叔母一过世,没人教你,你才不要脸呢!”

    ‘嘭’的一声!

    屋里丫环吓了一跳,傅明霞眼皮一抖,傅明华将茶杯搁到了小几上,站起了身,居高临下望着傅明霞:“我母亲虽然过世,但是对我的教导,远胜于你,我所拥有的,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

    “现在我愿意指点你,那是你的荣幸!”

    傅明华声音轻轻缓缓的,却使傅明霞眼神一下就变了。

    她的脸颊微微抽搐,被傅明华这样的目光盯着,她本能的就想躲避,心里没来由的生出几分心虚。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双倍最后一天,求月票!!!

    我觊觎你们手中的月票,就好像你们觊觎我的下一章似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